江皓昕 一個月三十本

|共19篇|

江皓昕:「時間迴旋」(一)——如果天上星星都不見了

前陣子在大埔的「解憂舊書店」看到這本書,看見奇蹟價錢十蚊,也就抱著一試無妨的心態在早班火車上開始翻著。翻了一個多禮拜,那就翻完了,我打給我的朋友,問他記不記得在數年前曾向我推薦過這麼一本書,他說:「當然記得,那書得了雨果獎。」我告訴他,這實在是太好的一本小說了。這次他更正我:「是科幻小說。」

江皓昕:天眼,三體,大 X 鑊

小說往往預言了現實。國際搜尋地外文明計劃認為,「中國天眼」在未來十數年會是人類尋找外星人的重要角色。可以想像是,很快,來自荷里活以及中國本土的電影人,都會把這隻眼設計為他們的故事場景,也許在某個地球侵略戰的故事中佔下重要一位。其實,這一個故事,劉慈欣早已寫了,叫「三體」。作為 2015 年雨果獎得主,中國當代科幻小說的新標竿,「三體」說的正是一個中國科學家尋找外星人的故事。

江皓昕:東山彰良「流」(三)——如果不流血,那麼能夠證明甚麼?

東山彰良曾在訪問中說,「流」是他寫得最快的一本書,只寫了三個月就完成了。如果這是真的,要不他是一位天才,要不他在動筆之前,一定有了許多年的沉澱,對生命的感悟達到滿瀉,再一次傾注在這本小說中。當然,最大可能是他既是一位天才,也同時對生命充滿著感悟。

江皓昕:東山彰良「流」(二)——台灣風情畫

「流」的故事從葉秋山 17 歲那年開始。那是 1975 年,蔣中正逝世,除了有些杞人憂天說大陸要是攻過來,台灣不會撐過 5 分鐘,大街小巷上實際是沒多大改變,蔣經國繼位,社會重新上軌,感覺甚至比以前更加輕鬆愉快。故事就在這跳健康舞般輕快的時代中開始。那一年,葉秋山的爺爺在迪化街的布料店內給人殺害了。

江皓昕:東山彰良「流」(一)——神奇頂級超卓,這書有今生沒來世

如果今年只看一本書,就是這本。「流」是 2015 年出版的書,只是台灣圓神出版社在今年 6 月才推出中譯本。這事說來奇妙,這書作者本是台灣人,本名叫王震緒,5 歲時隨父移居到日本,口裡會說日中雙語,案頭上則以日語寫作,東山彰良是他的筆名。去年在日本出版「流」即橫掃東洋書壇,在日本文學最高榮譽的直木獎中,更史無前例地,一致獲得了宮部美幸、東野圭吾、高村薰、淺田次郎等神級評審的全票滿分。

江皓昕:馬家輝「龍頭鳳尾」(三)——本是男兒郎,又不是女嬌娥

黑幫發跡是包裝,整本書的主軸,其實是這個幫派龍頭和港英情報官之間的禁忌愛情,在峰火連天下的絲連藕斷。然而,個人認為「龍頭鳳尾」最吸引人的地方,最兵行險著的地方,卻也是最錯過了細節的地方,即是在男男主角之間的感情上。畢竟馬家輝先生本是男兒郎,又不是女嬌娥,初次揮劍寫小說已是達如此,其野心,其格局,其視野,已叫人讚嘆和尊敬。

江皓昕:馬家輝「龍頭鳳尾」(二)——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一本小說到底哪裡好看,每本書自有不同答案。「龍頭鳳尾」好看之處,於我來說,一定是馬家輝對 30、40 年代的充分瞭解,並用文字如電影鏡頭般重新呈現,簡直是一本融合了戰前歷史、風俗掌故、以及香港黑社會派系歷史的百科全書。那種真實、細膩和「貼地」,讓人不禁懷疑除了是靠上一代口耳相傳和文獻搜集,馬家輝是否有穿越時空的本領。

江皓昕:馬家輝「龍頭鳳尾」(一)——好久好久以前,在一個叫香港的地方

磨劍三年,馬家輝終於兌現了他對自己和讀者的承諾,推出了香港三部曲之一--「龍頭鳳尾」,英語書名就是 Once upon a time in Hong Kong。故事設在 1936 到 1945 年,抗戰前後,香港最動盪不安的時代。這是風花雪月、醉生夢死又美好的年代隕歿的一次文史見證,也是馬家輝由始至終最心繫的「灣仔」的風俗變異,電車在軌道上繞啊繞的沿途風景。

江皓昕:「夏之一冊」——閱讀吧!世界會變得不一樣

也許你不需要懂日文,也不需要理解她的獨白在說甚麼,只要看見飾演大學生的蒼井優,拿著村上龍的「69」在校園裡走來步去,在陽光和樹影下發呆,你就會下意識要跑去書店,也買一本「69」的文庫本來裝文青。

江皓昕:「小說餐桌」,舌尖上的文字

讀小說是了解外國文化的最便捷途徑。美國設計師 Dinah Fried 去年出了一本「小說餐桌」(Fictitious Dishes : An Album of Literature’s Most Memorable Meals‎),就是把西方文學經典中的餐飲化為實體,偽文青(hipster)式的高抄拍攝,再配上原文出處的句子——很作狀,卻也賞心悅目。

江皓昕:銀河廿周年,讀十周年的「銀河映像,難以想像」

銀河映像 20 週年,隔個星期,報章網絡就會出現一篇杜琪峯或韋家輝的訪問,這類訪問,銀河粉絲必定已經讀得曉背。其實早在 10 年前,也就是銀河 10 週年,本地作家潘國靈編過一本「銀河映像,難以想像」,一本介乎於 Hardcore fan book 與電影學術研究的硬皮書,專門分析銀河映像的十大電影,今天值得再拿出來讀讀。

江皓昕:「毛澤東重返人間」,What the fu*k am I reading?

早前談過德國人寫關於希魔重生的小說「希特拉回來了」,還頌讚外國人的幻想力厲害,殊不知外國月光不一定特別圓,自己實在孤陋寡聞,原來華語世界早有一本相近題材的著作,出版得更早,走得更前,無懼世俗價值與道德枷鎖。那天在舊書攤看見此書,頓覺驚為天人,書名已值千金:「毛澤東重返人間」。付錢時,老闆特意跟我說:「呢本買咗無得換。」

江皓昕:重讀韓寒「三重門」,揮手送別一個時代

所以說,世界上的成功,還是靠包裝。雖然韓寒本人絕不會認同,以往的他,總會說自己不靠外表來提升自信心,用以攻擊他出名貪靚的對手郭敬明。然而韓少本人又哪無不包裝的道理?他的臉容俊俏,長髮掩著半邊臉,總掛著一個不羈笑容,嘲笑著中國的山寨、制度的荒謬、世界的愚昧……他是沒才華嗎?絕不是,他可以說是當今地平線上最有才華的人之一了。

江皓昕:「東京,一期一會」We will always have Tokyo

「哈韓」抑或「哈日」是一個人的品味指標。當韓風盛吹,師奶愛煲韓劇、電台狂播韓文流行曲、Re-U 飯愛約在韓國餐廳、MK 都愛作韓式打扮。那些還會聽日文歌、讀日本文學、看日本戲、穿日系衣服的,都是一群留守到最後的貴族騎士。他們穿的盔甲叫格調,悍衛的東西叫質素。禮樂崩壞,美好價值逐漸失去,騎士們不會發出最後的吼聲,而只會在原宿的咖啡店裡聽著爵士樂,默默守護著那個縱然被輻射感染,卻還沒給壞品味玷污的文明島國。畢竟東京日和不是每個人都懂得欣賞,中古小姐的著作「東京,一期一會」就是寫給懂的人看。

江皓昕:閱讀「你一生的故事」,彷彿一連看了七集 Black Mirror

這形容可不是我創,而是我在書店猶豫該不該把書放進籃子時,上網看到一個閱後點評是這麼說。就是這一句,我把書帶回家了。優秀的書總是有這種魅力,當你讀完,你恨不得把書借給每一個朋友,日以繼夜地硬銷,甚至會有慾望到書店裡買下所有存貨,送給那些有眼無珠的朋友,待他們意識到當初有多愚昧時,你沾沾自喜:「看,我不早說了嗎?」對我來說,姜峯楠的短篇小說集「你一生的故事」(Stories of Your Life and Others),正正就是這麼一本書。

江皓昕:閱讀怪癖

剛過去的四月廿三日是莎士比亞的逝世紀念日,也是世界閱讀日。這種節日聽起來很有清新,腦海瞬間有了畫面,一大群喜愛閱讀的文青,躺草地上看看書,讀讀詩,野野餐,朗誦一下今期流行的傷春悲秋佳句。然而我認為香港的讀書節應該定在每年暑假,特別是七月舉行書展的那幾天。站在會展人潮中,你會錯覺全地球最愛閱讀的人都住在香港,接著書展一過,這群喜歡閱讀的朋友又全都移民了。

江皓昕:從曾俊華網誌看出「衛斯理」套路

財爺要學習衛斯理的火爆和魯莽,拒絕相信,笑他胡說八道,把他罵走。接著翁老先生臨走前說了一句神秘的台山方言,財爺不以為然,當回到香港後,從另一個沒事幹的朋友口中(衛斯理小說裡慣常是溫寶裕、小郭或陳長青,財爺版可能是吳克儉)再次聽得那句台山話,才覺得事有蹊蹺,尋找熟悉中國所有幫派方言的白老大(財爺版可能是發叔)幫忙,得悉會說這句方言的人都是來頭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