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揚 新中環人

|共10篇|

李文揚:愛情城市學

大導 Wim Wenders 相信攝影堪稱一種問米通靈法,每張相片 channels 著拍攝地方要向你細訴的故事;所以多年前大台節目「細說名城」的意義可提昇至此哲學境界: 細說的名城(The Speaking Cities),讓城市娓娓道來身世歷史、轉世與未來。從這角度看,一座城市頓時壓縮變成一層 4D 相片,每次 visit 一座城市,你彷彿是經歷一場自己前世今生的角色重演(recast)。

李文揚:杜小喬般的清名橋

2,000 多年歷史的古運河全長超過 1,500 米,北抵京城南至杭州。無鍚淸明橋一段更是富有江南水鄉風情,其小巧古樸之妙,即使與布拉格查理斯橋(Charles Bridge)和京都嵐山渡月橋相比,也能夠不覺輸蝕——情況就如若干宅男真心認為杜小喬正過范冰冰加 Blake Lively。

李文揚:無錫—遙遠的 3mm

南長街是有趣的,熱鬧只集中在近陽春巷的一截,淸明橋附近幾乎人跡罕至,晚上十時,一個個紅色燈籠映照下,街上幾個皮膚雪白的女仔面上添上一沫紙紮公仔的紅潤。似黃昏時間離開京都東淸水寺,走過人多的二年坂,見高台寺。這時在竹林深處幾十米高觀音像旁的高台寺中,你差一點便能感應到豐臣秀吉之靈。

李文揚:醉了

橘越淮而枳,同一粒種子,在淮河兩岸不同地域不同土壤結出不同果實。農業是一門很博雜的學科:法國紅酒師有 terroir (風土)之概念,並廣泛應用於咖啡及可哥的種稙。Winemaking 須精通香港人忽視的地理學(Geography),其中包括氣候(Climatology)、地形(Geomorphology)、生物土壤(Biogeography)、人文(Human geography)、地球板塊(Plate tectonics) 等。至於同一件事,不同地方的人做,也有著不同的效果或後果。我有以下看法。

李文揚:亮點下的 Ace in the Hole

今次出 trip 做領隊,帶幾個 business partners 去「睇」(不是「行」) 成都各大商場,包括開業較久的仁恆置地廣場(Yanlord Landmark)、距離市中心遠一點在二環路以外的成都萬象城(MixC)、位處最中心地帶的成都國際金融中心(Chengdu IFS) 以及號稱世界最大的單體建築新世紀環球中心(New Century Global Center)⋯⋯

李文揚:那重慶白帝城之女

由下邊望上去(我還在嘔吐中;倒轉看法係widely applicable於大陸——我指用詞上,例如:安保、素質),我認為她是成都女子,因為該食店並不是裝飾寒酸而是完全沒有裝修,在水泥地板和牆壁中,木製家具顯得格外明亮,其光澤可以說是一種戳穿化學工業製造過程的失言(slip of the tongue/Freudian slip)。她,一個樣貌娟好骨肉均稱體格健康並具良好志趣(in retrospect)的年輕女仔,竟無一絲在香港大快樂裏面一眾少女之嗱口嗱面,又無四季Caprice女生的有如剛戴Miss HK后冠的傲視同群,係真正寵辱不驚。

李文揚:大陸中嘅大陸——成都

又去大陸(少用個「返」字)。好多人話要改口叫「內地」,認為「大陸」有貶義。據我話,「大陸」(Mainland) 只為地理詞彙,不用每事太sensitive——不然是否可含貶義之「天水圍」、「深水埗」要分別改叫「西水地」、「近西水地」(yes, Central-centric mindset in force:中環以西)。 其實即使對於上海蘇杭人,成都重慶就係大陸。依此logic,我今次係去大陸中嘅大陸——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