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康宇 創意經濟

|共10篇|

廖康宇:行人專用區殺無赦(上)

以文化政策角度,行人專用區的問題不在於表演項目本身,而是在於部分歌舞表演者以「生人霸死地」、使用大型音響,甚至向黑社會交保護費等方法,令其他表演者無法公平地使用公共空間,造成資源運用的不公義。行人專用區的表演亦由以往百花齊放,逐漸趨向單一、大堆頭、互相鬥大聲,劣幣驅逐良幣。如果各方自律,表演者與觀眾、居民之間互相尊重,行人專用區本應是香港社會珍貴的藝術資源。

廖康宇:電視點止撈飯咁簡單

這些電視劇的故事內容大概相同,但每個版本都各自帶有本地元素:台灣版本的「流星花園」夾雜著台語對白;韓國的「花樣男子」主角都穿著韓式校服等等。雖然表達的方式不同,但觀眾的文化體驗又如此相近,最重要是受眾國家在文化同化過程中並沒有失去自主性,並非一個單方向的文化侵略現象。

廖康宇:共享經濟是未來發展模式?

傳統經濟學相信利己主義是人類天性,每個人都會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同時供應及需求為兩個對立的極端,一方開天殺價,另一方落地還錢,是為「自由市場」。但共享經濟則挑戰這兩個經濟學概念。例如共享經濟以分享剩餘資源代替購買,繞過買賣交易行為。

廖康宇:廣告其實做啲乜?超過半世紀的大辯論(二)

相比起上一世紀,傳銷知識由廣告公司壟斷,廣告客戶相信廣告公司比自己更了解消費者;隨著傳理課程在大專院校愈來愈普及,以及廣告客戶向廣告公司挖角,客戶由以前習慣長期依靠廣告公司,變成只將部分工作外判及短期項目化。廣告公司要同客戶角力,必須建立一個「專業廣告人」的身份,否則再難以服眾。

廖康宇:廣告其實做啲乜?超過半世紀的大辯論(一)

雖然與廣告業相關的大學課程愈開愈多,但要成為廣告人卻不需要有傳理相關的學位。廣告公司一直相信混合不同背景的從業員,有利於創作及產生新意念。而且在傳理課程大行其道之前,上一代的廣告人大多都沒有於大專院校接受廣告訓練,加上之前所講廣告業涉獵的範疇非常之廣,要建立一個「專業廣告人」的身份是非常困難。

廖康宇:「特務戇 J」如何拯救英國?

英國電影由「占士邦」系列、「哈利波特」系列、「柏靈頓」,到即將上映的「特務戇 J:神級歸位」,或者電視劇「新福爾摩斯」,都是在英國政府大力支持下推向國際市場。除了售賣電影本身播映權及相關版稅收入,這一類影視產品亦向世界輸出英國文化。由創意產業所帶動的經濟鏈,推動包括農業、工業、服務、旅遊、教育等等,經濟效益極大。英國經濟的成功轉型亦引來歐亞各國的爭相仿效,於全球化下的世界舞台爭一席位。

廖康宇:廣告最緊要有創意?但教主唔係咁諗

近來網上流行分享泰國廣告,就連本地龍頭媒體「100 毛」都要仿效。泰國的廣告大賣溫情,強調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叫人無不動容。而且題材新穎:時有愛情、時有驚慄,天馬行空,甚具創意。一般人想起廣告創作,必定會覺得創意是最重要。但美國廣告界教主大衛奧格威(David Ogilvy)曾經在著作 Confession of an Advertising Man 中指出,他不會接受他的員工以「創意」來形容他們的工作。奧格威認為在廣告行銷當中產品是最重要,一個好的廣告應該要令觀眾留意產品,帶來銷售效果,而並非令觀眾沉迷於廣告本身。

廖康宇:從毛記上市看廣告行業轉變

「100毛」母公司毛記葵涌在一片歡呼聲中招股上市,引發超額認購,世俗對新媒體行業的未來充滿憧憬。另一邊廂,全球最大廣告上市集團 WPP 錄得過去 20 年有紀錄以來最大虧損,市值蒸發近 200 億港元,投資者及從業員無不叫苦連天。廣告公司之間的盈虧除了是商業角力,當中亦反映了媒體行業的發展及從業員價值觀的世代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