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Norish 北國閒話

|共33篇|

Live Norish:芬蘭總理醜聞案 威脅新聞自由全球第一之位?

香港新聞自由每況愈下,無國界記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公布本年度的全球新聞自由指數顯示,香港位居 69 位,主要原因是港媒批評中央政府時有所顧忌,新聞界自我審查的問題嚴重。反觀北歐小國芬蘭,連續多年新聞自由全球居首。芬蘭政府重視資訊透明當然值得借鏡,但過去一個月芬蘭社會發生了一件大事,懷疑該國新聞自由備受打壓,引起國際關注。

Live Norish:綠色聖誕——挪威聖誕樹

一年一度的聖誕將至,街道上的聖誕燈飾經已亮起,聖誕市集也開始了。火樹銀花下,手捧一杯冒煙的 mulled wine,坐在市集裡架起的火爐旁聞著松木香,聖誕氣氛愈來愈濃。把家居佈置看得很重的挪威人,也開始把家裡粉飾佈置一番,其中主角必定是一棵聖誕樹了。從 11 月中左右,聖誕樹在花店或大型的園藝中心開賣,也有些 pop up 的臨時賣點出現在各個住宅區。

Live Norish:世上最大野心的房屋政策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立的瑞典,戰後不用重建,卻因為百廢待興的歐洲供應戰後重建材料而得到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當時大量人口由農村湧入各大城市去尋找機會,城市房屋嚴重短缺,故政府推出百萬房屋政策去紓緩房屋壓力。對於一個當時人口只有 800 萬的小國來說,百萬房屋政策可算是當時世上最大野心的房屋政策。

Live Norish:挪威育兒天堂

反觀遠在挪威的自己,兩公婆全職工作,一手一腳帶孩子,完全沒有家傭或祖父母幫手,香港親友都驚歎不已。多得北歐完善的育兒制度和兩性平等的社會觀念,大部份女性在一年產假後都重返職場,挪威在職女性比例高達 77.6%,而香港就只有 51%。

Live Norish:樓價高企的斯德哥爾摩

啟德一號早前開賣,一日之內便全部售罄。雖說是港人港地計劃,但單位售價一點也不低,兩房單位索價 700 餘萬,但香港人依然趨之若鶩。人人說香港樓價高到望塵莫及,原來斯德哥爾摩的情況也不好得多。大家也許沒有想過在這最快樂國家之一的地域,瑞典人也如我們一樣擔心土地問題吧。

Live Norish:挪威奧斯陸都有土地問題

最近香港因土地問題鬧哄哄的,想不到挪威這邊同樣。挪威那麼大也有土地問題?其實正確一點來說是房屋問題。想買樓的朋友,都叫苦連天,因為樓價升得太快了,尤其是在首都奧斯陸。在奧斯陸樓價升得最快的區域,現在是 52 平方米標價 320 萬,計起來也不用 6,000 港幣一呎,而且實用率接近 100%,還好吧?表面上是還好,但別太天真被這數字給騙了。

Live Norish:無聲的恐懼——挪威連環恐襲五周年

「家的概念不受狹隘的國界限制。我們來自何方,我們是甚麼國籍,這不容易說出口。心在哪裡,家就在那裡。」挪威國王哈羅德五世在奧斯陸皇家花園派對上發表演講,還呼籲民眾要關懷、愛護並包容難民、不同宗派人士、多元種族以及 LGBT 權益,獲挪威網民一致好評,王室收到大量來信請求官方將演講內容翻譯成英文。為甚麼哈羅德國王的包容論受到國際熱烈討論?

Live Norish:哥本哈根 設計宗師的足跡

上世紀 30 至 60 年代,丹麥湧現了一批設計大師,他們匠心獨運的設計,為丹麥人的生活與審美觀帶來了變革,亦令丹麥設計於海外聲名鵲起。時至今日,他們的影響猶在,如有機會走訪哥本哈根,大可在市內找到大師的足跡。

Live Norish:「堅離地公社」——共享,是否在離地覓理想?

70 年代,是一個叛逆的時代,是一個掙脫成規束縛的時代,是一個有意破舊立新的年代。這時代的丹麥新聞報道員 Anna(Trine Dyrholm 飾)亦不例外,不甘平淡的她,決意要為生活帶來新衝擊。丈夫 Erik(Ulrich Thomsen 飾)剛剛繼承了大宅,帶來契機。屋子太大,一家三口也住不滿,於是他們決定找來其他人共住。從熟悉的朋友,到陌生的外人,都搬了進來,同屋共住。這就是電影「堅離地公社」(Kollektivet)的序幕。

Live Norish:北歐傳奇作家 Stieg Larsson(三)

讀「千禧年三部曲」有一個好玩的地方,就是從角色的住處或其經常出沒的地方,大抵就能猜測到該角色到底是忠還是奸。研究「千禧年」的讀者,或許會留意到小説中幾乎所有忠良的角色都住在斯德哥爾摩的南島(Södermalm)。

Live Norish:維京人的鐵人體質

我有合理懷疑,大部分挪威人都有特別的基因,就算不是運動狂熱份子,也極喜歡挑戰人體極限。今年剛舉行的 Norseman Xtreme Triathlon,挪威版的超級三項鐵人賽,總長 226 公里,據說是世界上難度最高的三項鐵人賽之一。看過它的官網介紹,我覺得挑戰的人都是神人級别。

Live Norish:企鵝移民去北極?

選舉季節又來臨,各區大街小巷的競選橫額上,總少不了「成功爭取」的字眼吸引眼球。某位來自經常標榜成功爭取「雞毛鴨蒜」政積的政黨的區議員,幾年前曾經在電視時事節目中揚言「北極人少企鵝多」,其豐富自然科學常識及為企鵝爭取移民的熱忱到今天仍然受人津津樂道。若然企鵝真的移民北極,企鵝寶寶會生活得好嗎?

Live Norish:芬蘭作家 Tove Jansson 與她的姆明世界(一)

曾經看過 Jansson 的 「姆明童話」,後來讀了 Jansson 在姆明以外的寫作,再看姆明故事,感覺好不一樣。不一樣在於重讀時才領略到作者在姆明小說背後的哲學層次,察覺到其人生態度和政治觀點。姆明家族接受多樣文化和差異性,故事中的警務督察(Hemulen)和劫犯壞蛋(如 Hobglobin和Stingy)同是姆明家的朋友。
姆明故事探索的又包括物質與精神觀念、男女在家庭和社會的角色、同屬不等於遵從等等,同時不逃避令人傷感的現實議題,如猶豫、悲傷、死亡、恐懼和寂寞,尤是後兩者。

Live Norish:北歐傳奇作家 Stieg Larsson(二)

Stieg Larsson 是瑞典的傳奇作家,可惜英年早逝,著有「千禧年三部曲」,生前事蹟仍為人所津津樂道。接到恐嚇電話,普通人可能已經怕得冷汗直流,但 Stieg 沒有被嚇到,反而發揮其記者本能,反問對方:「你為甚麼憎恨我? 我們可以出來 fika(瑞典人的 Coffee time),討論一下嗎?」

Live Norish:為何北歐人喝那麼多咖啡?

在挪威,每年人均消耗接近 10 公斤咖啡豆,和其他幾個北歐國家,長據榜首三甲。幾年前更加有標題寫到,Uten Kaffe,stopper Norge,字面意思是說沒有咖啡,整個挪威就停止運作了。這當然是誇張手法,但也成功凸顯咖啡在挪威社會中的重要地位。我一直疑惑,為甚麼北歐人喝那麼多咖啡?

Live Norish:可能係世界上最好嘅門將

卡斯柏舒米高協助李斯特城於今季英超奇蹟封王,成為一時佳話。不少丹麥球迷都為其功績感到高興。喜上加喜的,是他與父親彼得舒米高(下稱舒米高)成為首對曾摘下英超冠軍獎牌的親父子。舒米高堪稱傳奇,他為丹麥國家隊贏得 1992 年歐洲國家盃的故事,同為大衛壓倒哥利亞的經典。縱退下沙場多年,他在不少球迷心目中仍是頂級門將的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