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Norish 北國閒話

|共40篇|

Live Norish:瑞典人的日式生活

春天時份的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日照時間加長,雖然還在下雪,但天氣漸漸暖和,遊走城市中心的皇家花園 Kungsträdgården 恍如到了日本東京的上野公園。 滿天盛開的櫻花在皇家花園水池兩排爭艷鬥麗。63 株櫻花樹給整個花園點上了粉紅色。偶爾碰見高挑的金髮女學生可能從 KTH(瑞典皇家理工大學)放學後跑過來裝成日本動漫人物 Cosplay,幾個拿著手機又拍又跳,好不熱鬧!

Live Norish:恐襲防不勝防 瑞典開放邊境惹禍?

這一年間,瑞典不時傳出恐襲消息。就在上周五(4 月 7 日),美國總統杜林普的預言靈驗了,瑞典斯德哥爾摩下午發生恐襲,一輪貨車高速行駛,先剷上皇后街(Drottninggatan)的行人路衝向人群,再撞入一家百貨公司,至少造成 4 死 15 傷。瑞典首相勒文(Stefan Lofven)事後對傳媒說道:「恐怖份子永遠不能擊倒瑞典。」到底這番話能否助瑞典人走出恐襲陰雲,回復正常生活呢?

Live Norish:挪威社會的 Janteloven

有人說,要了解 Scandinavian(挪威,瑞典和丹麥人),就要先了解 Janteloven(law of Jante)。這是丹麥裔挪威作家 1933 年小說 En flyktning krysser sitt spor(英文版本名字為 A Fugitive Crosses His Tracks),在虛構的 Jante 村裡要遵守的法則。作者並不是憑空杜撰那些規例,靈感來自北歐人的行事習慣和社會風氣。小說面世以後,這 Janteloven 竟慢慢得到大眾認同,確認這是北歐人不宣之於口的行事規範。法則有十條,但其實總适來說,核心意思就是「你不能太突出,不要以為自己很特別」。

Live Norish:杜林普誤稱恐襲 瑞典如何應對假新聞?

杜林普就任美國總統後,新政府團隊除了炮製出「另類事實」( alternative facts)一詞,被斥玩弄語言偽術之外,新政府還不時狠批主流傳媒散播假新聞、混淆視聽。有趣的是,杜林普上月出席在佛羅里達州造勢集會時,錯誤暗示瑞典遭恐怖襲擊,此言被質疑並非事實,網民隨即嘲諷他才是製造假新聞的罪魁禍首。事隔數天,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近郊移民區發生暴亂,到底是杜林普一語成讖,還是瑞典治安真的因為移民問題變差了?

Live Norish:瑞典還是新加坡?

最近網上流傳名為「Sweden better or Singapore better?」的短片,引來不少迴響。來自瑞典的 Stefan 就公共交通工具﹑社區外觀﹑住屋供應等比較瑞典及新加坡的分別,Stefan 特別欣賞新加坡的樓房外牆沒有塗鴉,地鐵車廂乾淨,城市在晚上依然安全,總括而言他認為新加坡是理想的居住城市,反之瑞典不如想像中舒適。

Live Norish:從瑞典性別教育反思楊千嬅教仔法

香港藝人楊千嬅 3 年前接受傳媒訪問時,被主持人問到兒子 Torres 平時喜歡玩甚麼。千嬅說:「他不玩車,有時鍾意(冰雪奇緣)Elsa,我狂罵他『這是甚麼來的?那麼醜怪!不准!』他是男孩子,玩 Elsa 做甚麼。電話有個 app 可以下載這些卡通人物,我便把他的照片和 Elsa 合成,兒仔立即說不好。」千嬅還透露兒子喜歡玩煮飯仔和公主等女生玩意,她覺得很奇怪,擔心兒子會喜歡粉紅色或「變乸型」。

Live Norish:芬蘭總理醜聞案 威脅新聞自由全球第一之位?

香港新聞自由每況愈下,無國界記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公布本年度的全球新聞自由指數顯示,香港位居 69 位,主要原因是港媒批評中央政府時有所顧忌,新聞界自我審查的問題嚴重。反觀北歐小國芬蘭,連續多年新聞自由全球居首。芬蘭政府重視資訊透明當然值得借鏡,但過去一個月芬蘭社會發生了一件大事,懷疑該國新聞自由備受打壓,引起國際關注。

Live Norish:綠色聖誕——挪威聖誕樹

一年一度的聖誕將至,街道上的聖誕燈飾經已亮起,聖誕市集也開始了。火樹銀花下,手捧一杯冒煙的 mulled wine,坐在市集裡架起的火爐旁聞著松木香,聖誕氣氛愈來愈濃。把家居佈置看得很重的挪威人,也開始把家裡粉飾佈置一番,其中主角必定是一棵聖誕樹了。從 11 月中左右,聖誕樹在花店或大型的園藝中心開賣,也有些 pop up 的臨時賣點出現在各個住宅區。

Live Norish:世上最大野心的房屋政策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立的瑞典,戰後不用重建,卻因為百廢待興的歐洲供應戰後重建材料而得到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當時大量人口由農村湧入各大城市去尋找機會,城市房屋嚴重短缺,故政府推出百萬房屋政策去紓緩房屋壓力。對於一個當時人口只有 800 萬的小國來說,百萬房屋政策可算是當時世上最大野心的房屋政策。

Live Norish:挪威育兒天堂

反觀遠在挪威的自己,兩公婆全職工作,一手一腳帶孩子,完全沒有家傭或祖父母幫手,香港親友都驚歎不已。多得北歐完善的育兒制度和兩性平等的社會觀念,大部份女性在一年產假後都重返職場,挪威在職女性比例高達 77.6%,而香港就只有 51%。

Live Norish:樓價高企的斯德哥爾摩

啟德一號早前開賣,一日之內便全部售罄。雖說是港人港地計劃,但單位售價一點也不低,兩房單位索價 700 餘萬,但香港人依然趨之若鶩。人人說香港樓價高到望塵莫及,原來斯德哥爾摩的情況也不好得多。大家也許沒有想過在這最快樂國家之一的地域,瑞典人也如我們一樣擔心土地問題吧。

Live Norish:挪威奧斯陸都有土地問題

最近香港因土地問題鬧哄哄的,想不到挪威這邊同樣。挪威那麼大也有土地問題?其實正確一點來說是房屋問題。想買樓的朋友,都叫苦連天,因為樓價升得太快了,尤其是在首都奧斯陸。在奧斯陸樓價升得最快的區域,現在是 52 平方米標價 320 萬,計起來也不用 6,000 港幣一呎,而且實用率接近 100%,還好吧?表面上是還好,但別太天真被這數字給騙了。

Live Norish:無聲的恐懼——挪威連環恐襲五周年

「家的概念不受狹隘的國界限制。我們來自何方,我們是甚麼國籍,這不容易說出口。心在哪裡,家就在那裡。」挪威國王哈羅德五世在奧斯陸皇家花園派對上發表演講,還呼籲民眾要關懷、愛護並包容難民、不同宗派人士、多元種族以及 LGBT 權益,獲挪威網民一致好評,王室收到大量來信請求官方將演講內容翻譯成英文。為甚麼哈羅德國王的包容論受到國際熱烈討論?

Live Norish:「堅離地公社」——共享,是否在離地覓理想?

70 年代,是一個叛逆的時代,是一個掙脫成規束縛的時代,是一個有意破舊立新的年代。這時代的丹麥新聞報道員 Anna(Trine Dyrholm 飾)亦不例外,不甘平淡的她,決意要為生活帶來新衝擊。丈夫 Erik(Ulrich Thomsen 飾)剛剛繼承了大宅,帶來契機。屋子太大,一家三口也住不滿,於是他們決定找來其他人共住。從熟悉的朋友,到陌生的外人,都搬了進來,同屋共住。這就是電影「堅離地公社」(Kollektivet)的序幕。

Live Norish:北歐傳奇作家 Stieg Larsson(三)

讀「千禧年三部曲」有一個好玩的地方,就是從角色的住處或其經常出沒的地方,大抵就能猜測到該角色到底是忠還是奸。研究「千禧年」的讀者,或許會留意到小説中幾乎所有忠良的角色都住在斯德哥爾摩的南島(Södermalm)。

Live Norish:維京人的鐵人體質

我有合理懷疑,大部分挪威人都有特別的基因,就算不是運動狂熱份子,也極喜歡挑戰人體極限。今年剛舉行的 Norseman Xtreme Triathlon,挪威版的超級三項鐵人賽,總長 226 公里,據說是世界上難度最高的三項鐵人賽之一。看過它的官網介紹,我覺得挑戰的人都是神人級别。

Live Norish:企鵝移民去北極?

選舉季節又來臨,各區大街小巷的競選橫額上,總少不了「成功爭取」的字眼吸引眼球。某位來自經常標榜成功爭取「雞毛鴨蒜」政積的政黨的區議員,幾年前曾經在電視時事節目中揚言「北極人少企鵝多」,其豐富自然科學常識及為企鵝爭取移民的熱忱到今天仍然受人津津樂道。若然企鵝真的移民北極,企鵝寶寶會生活得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