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Norish 北國閒話

|共56篇|

Live Norish:淺談瑞典街市 Saluhallen

Östermalmshallen 的原址正進行保建維修,在 2018 年才會重開。市政府在原址旁興建了臨時街市,把所有檔口原封不動搬地到新址。建築風格雖然現代了,但街市那份親切和傳統的人情味仍在。也正因如此,Östermalmshallen 的文化保育不只是停留在建築的硬件上,而是街市作為人與人之間通過食物交流接觸的匯聚點。

Live Norish:北歐神話的世界觀(二)—— 北歐的阿修羅

許多文化研究學者相信,印歐語系有着共同的文化,而 Aesir 這個字和原始日耳曼語的 Ansuz、印度梵語的 Asura 及阿維斯陀語中瑣羅亞斯德教的善神 Ahura 有着相同的語源。阿修羅,字義為大力神,是一群追求力量的神族,在印度神話中與提婆神族對抗,有時被視為暴力之神。有部分研究神話學的學者就認為,阿薩神族即阿修羅,和其對立、時戰時和的華納神族可能就是印度神話中的提婆神族。

Live Norish:消失的精靈語 —— Elfdalian

Elfdalian 聽起來像是來自 J.R.R 托爾金魔戒小說中的精靈語,但這其實是一個真正的北日耳曼語系語言,根源自古挪威語,但是自中世紀以來她就孤立地發展,並保留了其他德語甚至冰島語中沒有的古代特徵,最獨特之處是其乃以符文寫成。目前,估計只有 60 個 18 歲以下的人會說 Elfdalian。長期以來,Älvdalen 地區一直在推動 Elfdalian 普及,並希望她在瑞典被正式承認,為後代保留這種文化。也許你會問,為甚麼我們要關心一種瀕危語言?

Live Norish:童話國度的潛艇兇殺案

Køge Bay 的夏天本應充斥著金髮碧眼的泳客,但今天卻堆滿了記者、電視台工作人員及警察。翌日丹麥各大電視台及新聞報紙都以頭條報道 Køge Bay 發現一具頭與四肢都被刻意砍掉的女性軀體,警方經調查後證實遭斷頭及切斷四肢,變成「人彘」的身軀屬失蹤著名瑞典女記者 Kim Wall。相信她被殺害的現場屬發明家 Peter Madsen 第 3 艘自製潛艇「UC3 Nautilus」。這位曾單人匹馬到北韓和海地等國家採訪的記者,卻在相對較文明現代的鄰國丹麥被殺,令人關注記者人身安全的問題。

Live Norish:瑞典文翠珊下台

瑞典政局再起波瀾,有「瑞典文翠珊」之稱,屬最大在野黨 Moderates Party(溫和聯合黨)的黨主席 Anna Kinberg Batra 月前辭職下台,消息引起瑞典政界一片嘩然。在今年執政聯盟的竊密醜聞爆出後,內閣險遭彈劾。帶領 Moderates 3 年的 Batra 想要「打落水狗」,令執政聯盟在泄密危機中作出更大讓步時,竟決定和反移民的民粹政黨 Sweden Democrats 合作。消息一出,以往提倡多元共融的 Moderates 民望即時如股災沉底,執政聯盟民望不跌反升。Batra 下台後,下一屆 Moderates 黨主席必須在不到一年的時間重燃 Moderates 在 2018 年 9 月瑞典大選中挑戰執政聯盟政府的希望。這個艱巨任務,又會由誰來完成呢?

Live Norish:遠嫁北歐之前的心理準備

TVB 節目「嫁到這世界邊端」,讓嫁到當地的香港女性與觀眾分享異國人妻辛酸。有些女士幻想嫁到外國就生活無憂,住大屋,揸靚車,不過現實與理想總有一段距離。來到陌生的地方,語言、文化、工作以及人際交往都是困難重重的。在異國文化衝突下,物離鄉貴,人離鄉賤,其實北歐並不如媒體所講的那麼平等、那麼幸福。在異國文化衝突下,物離鄉貴,人離鄉賤,有時甚至想食碗魚蛋粉,也只能發夢幻想。

Live Norish:北歐神話的世界觀(一)

北歐神話由早期日耳曼民族之一的維京人所創,最早流傳在芬蘭、瑞典、挪威及冰島一帶,甚至在北美及格陵蘭都發現過相關文獻、文物。13 世紀後,基督教在歐洲盛行,多神體系的北歐神話日漸式微,只剩冰島以詩歌散文形式流傳。時至今日,北歐神話雖非主流宗教信仰,但對其有興趣的民眾依舊不絕於耳,除了英雄電影系列外,冰島雷克雅未克亦有北歐教徒打算重建神廟。

Live Norish:瑞典外判洩密風波,政府險倒台

瑞典運輸署於 2015 年外判數據庫給國際企業 IBM,但卻繞過正常的安保審核程序,整個瑞典國家的個人資料、駕駛執照號碼、各路標和附近建築資訊,全部都在數據庫中。更甚者外判公司 IBM 將數據庫及網路工程統統放在東歐國家。作為 NATO 親密盟友的瑞典如果明天和俄羅斯開戰的話,俄羅斯便可以不費吹灰之力,運用資料庫的國防機密摧毁瑞典,給瑞典一個滅國災難。

Live Norish:瑞典電子樂壇大熱 DJ Alesso ——用拍子講故事

人口只有 900 萬的瑞典是僅次英美之後的第三大音樂出口國。瑞典音樂一向聞名國際,串流音樂公司 Spotify,樂隊 ABBA, Swedish House Mafia,DJ Avicii 等。而相信喜歡 House Music 的朋友對 Alesso不會陌生,這位現時和 Afrojack 齊名的瑞典意大利混血少年曾以 23 歲之齡榮獲 DJ Mag Top 100 DJs 第 15 名。

Live Norish:在挪威的「中國夏天」——飛躍與妥協的藝術

中國當代藝術界,由 80 年代起隨著工業和經濟發展猛烈地成長。為了表達爆炸式的膨漲,展覽嘗試涵蓋的範圍很大,媒介也很多元化,主菜落在以新穎的表達手法,突出了藝術家們怎樣在所探討的題材中——不論是社會性或抽象性的題材——同時糅合東方文化歷史和哲學,在新舊和東西方之間探索出自己的道路。

Live Norish:「想死冇咁易」與「嫲煩家族 2」——從老人駕駛談到死亡

電影「想死冇咁易」中的主角老伯 Ove 是 Saab 的車迷,跟鍾情 Volvo 的鄰居兼好友從年輕鬥到老。電影將瑞典曾經輝煌一時的汽車工業還原,讓觀眾緬懷那段美好時光。同樣是談老人問題,「嫲煩家族 2」以日本老人駕駛題材切入電影。子女們擔心老父駕駛有危險,要求交還駕駛執照,老父誓死不從,還大喊:「不准我駕駛等於叫我唔好出街」。

Live Norish:人權的珍貴

瑞典電影 Zozo 講述 1975-1990 年間黎巴嫩內戰演變成民族和宗教的屠殺。一個 10 歲的小男孩 Zozo,家鄉戰火不斷,Zozo 一家為了躲避戰火,準備去瑞典和爺爺共聚天倫,遠離防空洞的生活。作為 2006 年北歐理事會電影獎得獎作品,並無矯情造作的情節,如此寫實也許因為是導演的自身經歴。

Live Norish:挪威跳蚤市場的環保潮流

挪威踏入春季,天氣反覆乍暖還寒,街上的氣氛有了點躁動,就像沉睡過後從地上冒出的嫩綠,而首先出動的是大大小小的跳蚤市場!這邊春秋兩季的跳蚤市場,書本廚具擺設衣服傢俬滑雪用品應有盡有,是消磨週末的好去處。冬天過後,平日久不久就見路邊一個牌,寫著哪間學校哪個時段開放收二手物品。

Live Norish:別墅謀殺案——瑞典版的「汪海澄」

早前瑞典阿爾博加鎮(Arboga)爆出了一單震驚全國的兇殺案,䅁情更有如心理追兇一樣撲朔迷離。一名曾修讀社工的 42 歲瑞典女子涉嫌教唆其 18 歲男友在一間避暑別墅內謀殺她自己的父親及涉嫌謀害母親。同時,警方在追查之下,懷疑該女子早於 2015 年在同一地方附近佈局殺害自己的丈夫,之後裝扮成溺水喪命的假象。

Live Norish:瑞典人的日式生活

春天時份的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日照時間加長,雖然還在下雪,但天氣漸漸暖和,遊走城市中心的皇家花園 Kungsträdgården 恍如到了日本東京的上野公園。 滿天盛開的櫻花在皇家花園水池兩排爭艷鬥麗。63 株櫻花樹給整個花園點上了粉紅色。偶爾碰見高挑的金髮女學生可能從 KTH(瑞典皇家理工大學)放學後跑過來裝成日本動漫人物 Cosplay,幾個拿著手機又拍又跳,好不熱鬧!

Live Norish:恐襲防不勝防 瑞典開放邊境惹禍?

這一年間,瑞典不時傳出恐襲消息。就在上周五(4 月 7 日),美國總統杜林普的預言靈驗了,瑞典斯德哥爾摩下午發生恐襲,一輪貨車高速行駛,先剷上皇后街(Drottninggatan)的行人路衝向人群,再撞入一家百貨公司,至少造成 4 死 15 傷。瑞典首相勒文(Stefan Lofven)事後對傳媒說道:「恐怖份子永遠不能擊倒瑞典。」到底這番話能否助瑞典人走出恐襲陰雲,回復正常生活呢?

Live Norish:挪威社會的 Janteloven

有人說,要了解 Scandinavian(挪威,瑞典和丹麥人),就要先了解 Janteloven(law of Jante)。這是丹麥裔挪威作家 1933 年小說 En flyktning krysser sitt spor(英文版本名字為 A Fugitive Crosses His Tracks),在虛構的 Jante 村裡要遵守的法則。作者並不是憑空杜撰那些規例,靈感來自北歐人的行事習慣和社會風氣。小說面世以後,這 Janteloven 竟慢慢得到大眾認同,確認這是北歐人不宣之於口的行事規範。法則有十條,但其實總适來說,核心意思就是「你不能太突出,不要以為自己很特別」。

Live Norish:杜林普誤稱恐襲 瑞典如何應對假新聞?

杜林普就任美國總統後,新政府團隊除了炮製出「另類事實」( alternative facts)一詞,被斥玩弄語言偽術之外,新政府還不時狠批主流傳媒散播假新聞、混淆視聽。有趣的是,杜林普上月出席在佛羅里達州造勢集會時,錯誤暗示瑞典遭恐怖襲擊,此言被質疑並非事實,網民隨即嘲諷他才是製造假新聞的罪魁禍首。事隔數天,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近郊移民區發生暴亂,到底是杜林普一語成讖,還是瑞典治安真的因為移民問題變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