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yashi 在日廢青異聞錄

|共33篇|

Moyashi:我是你的作者

單純以愛與勇氣為主題的動畫,經常都重複一定的模式:主角一定會靠友方支持及自身的毅力打敗敵人;如有機械人,最後必定要來個大合體,衝前大叫就可以使出絕招獲勝;劇情需要免不了正義必勝,而正義必定是主角陣營。「勇者特急」故事講述主角旋風寺舞人的父親,留給他一眾機械人及相關技術,加上跨國公司資本財產,平日當大企業的老闆,但逢有罪惡發生,就駕著機械人出來儆惡懲奸。基本上就是個超級機械人版的蝙蝠俠,只差在氣氛比較歡樂。典型的王道機戰故事,結局中卻幽了自己的一默。

Moyashi:尋找日常的日常

2000 年代初,日本動畫開始興起一股名叫「日常系」或者「空氣系」的熱潮。「日常系」就是沒有目的,簡而言之,這體裁就是表現出日常生活感,故事內容多數沒有甚麼主線,甚至只是角色間的閒話家常,打打鬧鬧就完一話。但詭異的是到底「日常」是甚麼,其實很難說得清。尤其「日常」所意指的普遍性和尋常性,理應是不辯自明的東西。叫你用三百字寫出何為「日常」,該如何下筆?事實上,所謂「日常系」一點都不「日常」,起碼不是我們正在經歷的日常,反而是我們所渴望的「日常」,或者可以說是一個現代烏托邦的寓言。

Moyashi:超時空麻婆

天津沒有的「天津飯」其實是炒蛋燴飯,上面打個醬油芡汁,是醬油汁感覺中華,還是炒蛋感覺中華?乾燒蝦仁近親的「辣醬蝦球」,是由日本中華料理之父陳建民,為配合日本人口味而創造的菜式。兩樣都是有名的中華料理,簡單入屋,在外面食價錢便宜,在家食也方便易煮,雖然兩者跟「中國」都沒有甚麼關係。進食食物,除了食盤子裡的東西,還有食菜式傳達的感覺。「異國」本身是很區域性的感受,出了特定文化圈就會變得不倫不類。在我們眼中,日本中華料理很不明所以,因為我們觀看的,其實是「異國」本身所感受的「異國情懷」,中間隔住兩重文化層,覺得怪,理所當然。

Moyashi:道德包膠包膠道德

順應 2020 年奧運,日本大搞形象工程,除了之前清洗式整頓色情產業,亦有意規管動漫文化界,來個大掃除,務求外國人來日本眼不見為乾淨。日本便利店的雜誌架上的成人刊物,雖然一般都有用膠帶或者繩子綁住,目的只是為了不讓人站著看。基本上是店舖決定,並非發行商規定。於是,政府就向成人雜誌開刀。

Moyashi:三神器賜我力量

日本三神器是八咫鏡、八尺瓊勾玉和草薙劍,日本神話中來自天照大神,歷代天皇傳承的 —— 不,這些都跟此文章沒有關係。家庭電器三神器的說法起源於戰後 1950 年代日本,最初指黑白電視、洗衣機和雪櫃 —— 每戶家庭都配備的家電。

Moyashi:財團 B 的陰謀

幪面超人(假面騎士)電王由時空穿越,發展出作品穿越的概念。名正言順的官方二創,將過往的作品循環再用,與前作的幪面超人共演。結果當年賣出亮眼成績,劇場版在 TV 版結束後還多拍了兩年。Bandai 驚覺幪面超人作品的消費者,除了小學生外,還有喝變身腰帶奶水大的成年人;另外還有陪小孩一起看星期日晨間特攝英雄片,結果愛上帥帥小生的主婦。但 Bandai 和東映當時仍停留於「多人看?拍多一部劇場版吧」的階段。

Moyashi:便利店——現代都市土地公

論日本當代偉大的發明,筆者認為必定要數 24 小時營業的便利店模式。在日本國內,無論任何時間、身處任何地方,附近總會有家正在營業的便利店。雖然不同公司售賣的貨物種類可能會有些許不同,但總括而言,他們所提供的商品與服務都是大同小異。所以只要身處便利店,就可以解決生活需要,彷彿在守護著社會運作的基本機能,便利店實在是現代都市的土地公。

Moyashi:先生你貴姓呀?

日文「一字多音」與「一音多字」的情況普遍,所以日本人的名字經常是「同字異音」或者「同音異字」。於是,即使你知道對方的名字怎樣叫,也不能肯定該怎樣寫。同樣情況,你望著對方的名字,也不一定讀得對。所以,在日本人的卡片上,名字旁邊必定會標示讀音。而填寫表格時,個人資料的名字一欄,都會有位置讓人用片假名標示讀音。一切都很好很貼心,但當對象成為外國人,就出現問題了。

Moyashi:九龍城寨進行曲(三)——電腦九龍城

日本將原來己被拆毀的九龍城寨,重新帶回三次元的世界,我所說的就是位於神奈川縣川崎市的遊戲中心——「ウェアハウス川崎:電脳九龍城」。Warehouse 的口號是:「Warehouse 從日常到非日常。」,即進入遊戲中心,就從「日常空間」脫離。回頭看看電腦九龍城貌似生鏽殘破的外觀,與周邊城市建築格格不入,這一層差異已經突顯出「普通都市景觀」——「日常」,與「電腦九龍城」——「非日常」的空間性質差異。

Moyashi:有錢大家搵?

日本與東京之間幾乎畫上等號,雖然就旅遊而言,關西的大阪京都似乎比關東熱門,但講城市機能,東京絕對佔優。動畫日劇裡經常出現的情節是,某角色不清楚自己人生目標,到東京上大學找工作,總之去了再說。側面訊息是:無論如何,東京的機會總會比其他地方多。從二戰結束後開始,一直都有首都機能轉移的意見,認為政府將所有機能置於東京,乃百害而無一利。除了地區經濟不平等外,還有危機管理上的問題。日本天災不算少,地震簡直是家常便飯,萬一東京遭遇大型災難,基本上所有政府機能都要癱瘓。所以將東京首都圈的部分機能轉移,有助於風險分散。

Moyashi:講鬼要在放學後

說起日本的學校怪談,「音樂室的貝多芬畫像的眼睛會眨動」、「實驗室的骷髏標本在晚上到處走動」、「某校舍的四樓樓梯會多出一級」等最為常見,甚麼「校園七不思議」簡直是例牌常餐。但要數最經典的,一定不可以少「廁所裡的花子」。媒體研究學者松田美佐指花子是由「學校的傳言」,演變出所謂「學校怪談」體裁的轉捩點。角色有了名字,場景亦被指定。由那一刻起,鬼怪出沒不再是人與人之間不定形的「流言」,而是清晰、而且可被消費、有角色有故事大綱的「物語」。

Moyashi:一個時代的終結與開始

適逢這個千載難逢的年份,日本政府當然不會錯過舉行紀念活動的機會。「明治 150 周年」的重心就是在於學習「明治精神」,在時代更替的轉捩點裡,回首過去的成功例子——「你看,明治日本面對比現今更動盪的年代,也能夠成功現代化、工業化,今天的我們也必能乘上時代的浪頭」諸如此類。回首一個半世紀前的明治,不禁令人聯想到日本軍國歷史,尤其是二戰時期種種不愉快的事情。於是有人指,學習「明治精神」,是要軍國主義復辟的意思嗎?明治工業現代化及國家中央集權的結果,是帝國主義;還是安倍在民望低迷的情況下搞的小手段?也有人認為他借「明治開化」的類比宣傳,暗示自己可以帶領日本步入新時代。

Moyashi:航行在歷史風波中的軍艦島

2015 年,當時日本費了差不多十年時間,終於以「明治日本工業革命遺產:製鐵、製鋼、造船、煤炭業」的名目,成功令軍艦島登錄世界文化遺產名錄。但基於其特殊的歷史背景,韓國早在正式登錄前已強烈反對,認為文遺化是不尊重當時在日朝鮮人的勞役史。當時有為數不少的朝鮮人在島上被迫勞動,有的是被宣傳騙來,亦有的是被抓捕來,最後無數人在礦坑意外,或因為惡劣的生活環境死去。日本為軍艦島申世遺的行動,觸動了韓國這段歷史的神經,認為冠上「文遺」之名,是美化了這段歷史。

Moyashi:橫須賀軍艦散步

位於東京南的橫須賀,距離都心大概一個多小時車程,是日本明治工業現代化的重鎮,也是現今日本自衛隊及美國的軍艦停泊之地。一個下午的時間足夠遊覽沿岸主要歷史景點,包括韋爾尼公園及紀念館、紀念艦三笠,而在海軍基地附近還有旅遊社提供軍港遊覽船服務,從美軍基地南端出發,繞過海上自衛隊基地,遊一圈再回來。

Moyashi:九龍城寨進行曲(二)——宮本隆司攝影展

早於 80 年代末已出初版的「九龍城砦」,相片中的影象處理,或多或少與九寨神話的誕生脫不了關係。時至今日,「九龍城砦」仍然是重要的參考資料。而曾經在香港土地上存在過的九寨,在歷年的文化創作後,影象漸漸脫離本體,成為一個獨立的想像載體。

Moyashi:TED x UTokyo 見聞

TED, Idea Worth Spreading。應該不少人在網上聽過其免費演講,不用花錢又有字幕,就是學英文也值回票價。另外有所謂「x 系列」,是外判的本地組織之作。向美國總部申請版權,符合一定條件後,基本上就可以自己舉辦「x 系列」的 TED Talk。香港幾年前曾經都舉辦過,TED x Kowloon,有沒有人去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