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施會

|共12篇|

樂施會:勞力.士 真正的香港之光

香港人來去匆匆,往往忽略了這班在我們身邊辛勤付出的基層勞工。為了使更多市民明白他們的辛勞,樂施會聯同策展人謝至德一起舉辦「勞力是……#窮得只剩份工視覺藝術展」。我們期望透過不同形式的藝術作品,呈現基層工友的辛酸以及背後的不公平現象,藉此加深公眾了解在職貧窮背後的結構性問題,與我們一起推動政策改變。

樂施會:甜蜜蜜生產線 助埃塞俄比亞小農改善生活

全球氣候變化衝擊東非國家埃塞俄比亞,氣候變化令降雨變得不穩定,大大影響當地小農戶的生計。小農當中,大部分土地由男性持有,女性農民沒有地權,連種植農作物發售的機會都沒有,缺乏收入,陷入貧窮。樂施會與夥伴支持 5,000 多名當地農婦養蜂取蜜,逐步發展成「甜蜜蜜」生產線,將蜜糖運送至國內外發售,更出口遠至歐盟,助婦女脫離貧窮。

樂施會:消除貧窮,是夢不是夢?

聯合國於去年 9 月總結了「千禧發展目標」,並訂立了 17 項「可持續發展目標」,涵蓋消除極端貧窮、減少貧富差距、性別不公平等範疇,是未來 15 年世界發展的藍圖。新的目標不只要減少貧窮人口,更要做到「一個都不能少」。當各國領袖充滿雄心壯志,希望 2030 年達致「零貧窮」,但原來全球普遍民眾卻對滅貧工作感到悲觀,而且並不知曉極端貧窮人口於過去 20 年已成功減半。

樂施會:你快樂過生活 我拼命去生存

我跟隨樂施會到埃塞俄比亞東部索馬里地區,當義務攝影工作。當時的埃塞俄比亞已連續 14 個月沒有下雨,出現旱災。強烈的日照令原本已經乾旱的土地出現龜裂現象。在曠野感受到灼熱的空氣如燃燒肺部一樣,還帶股濃濃的鹹魚味,原來在村落四周,有不少動物已渴死,伏屍於赤地上,散發著陣陣的腐屍惡臭。情景、味道至今仍歷歷在目。

樂施會:十年回望,泥土芬芳——我與拉市海的十年

麗江市玉龍縣拉市海濕地面積雖然不大,僅有區區 9 平方公里湖面,匯水面積約 260 平方公里。因為片面追求經濟發展,導致無論是湖畔村寨還是山上村莊,都遭受不同程度的生態環境破壞。村民們生計因而陷入困頓無著,為爭奪資源而時有內鬥、本土文化式微難以為繼……凡此種種,都是當今中國不同地方社區共同面臨的困境。

樂施會:受夠了,敍利亞要停戰!

空襲過後,一名五歲敍利亞男孩被救出,在救護車上靜待救援,臉上染血,他一手輕抹臉上的血跡,像抹去泥巴那樣,抹到座位上。無聲的一幕,卻震撼著全球心靈:持續五年的敍利亞內戰已導致逾 480 萬人被迫離開家園,棲身他國,尋求庇護,仍在國內戰火中掙扎求存的人直迫 660 萬。然而,至今仍未有停戰跡象。

樂施會:十張面孔,告訴你南蘇丹人的心聲(下)

來自蒙達里的珍妮失去了丈夫,女兒也不知所蹤,她每天都祈求女兒能平安無事:「我希望妳仍然活著,我需要妳。」歷時近兩年的內戰,引發了一場「兒童的人道災難」:據估計,約有 25 萬名五歲以下的兒童嚴重營養不良。超過六成南蘇丹的難民是 18 歲以下的兒童。

樂施會:緬甸捍衛土地權益運動面臨新挑戰

緬甸自去年 11 月大選,昂山素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以壓倒性姿態勝出大選,為該國的政治和民主改革帶來了曙光。然而,軍方仍然掌握緬甸的國防和安全事務,以至實際的商業利益,真正的改革似乎仍然路漫漫。以位處緬甸北部,接壤中緬邊境的克欽邦為例,內戰持續交織,當地居民面對政府的管治缺失,只能靠自發組織管理自己的林地。

樂施會:留守兒童的真正需要

在中國,父母因為生計的壓力不得已離鄉別井到城市打工,留下孩子在農村由祖父母或親戚照顧。這群孩子被稱為「留守兒童」,目前分佈在中國各地農村,人數超過 6,100 萬,即每 5 個小孩就有一個是留守兒童。沒有父母溫暖的懷抱,獨自面對成長路上的風風雨雨,這對於尚未成年的留守兒童而言,會是怎樣的挑戰?

樂施會:尼泊爾地震重建毅行路 「廁所的秘密」

去年 4 月 25 日的尼泊爾大地震,令當地 85 萬戶房屋受到破壞,道路、供水及衞生設施損毀嚴重,「啹喀兵」世居的廓爾喀地區(Gorkha)是其中一個重災區。早前,五名樂施毅行者參與了「樂施毅行者 2015」X「亞洲萬里通」尼泊爾考察之旅,親訪在廓爾喀遭逢劫後餘生的災民,目睹就地取材的生活智慧與堅毅,感受災民在重建過程中的毅行精神。

樂施會:凝望非洲 穹蒼下的希望

香港人熱愛旅遊,但曾踏足非洲的相信不多,了解這片遼闊大陸的人就更加少。對很多人來說,非洲幾乎與貧窮和饑餓畫上等號。沒錯,非洲的確面對很多發展上的困難,不少人還是生活在貧窮中。根據聯合國發展計劃署「2015人類發展報告」,43 個低發展中國家之中,33 個位於非洲。目前,非洲仍有數億人朝夕面對饑餓、災害、衝突及疾病威脅,很多人甚至連清潔食水也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