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 日劇情史

|共37篇|

紅眼:不再華麗不再是驕子

老祖宗道理是對的,成功不必 SMAP 在,功成其中有 SMAP。儘管過去多年,木村拓哉是日劇長勝將軍,個人號召力本就超越了他作為團員之一的身份,但如今隨著人氣逐年下滑,並帶著 SMAP 背叛者污名,正式單飛之後的路,並不好走。久違兩年,今季木村擔綱主演的日劇「A LIFE」,夥拍竹內結子,開播成績就極不理想了,收視率僅 14.2%,是其主演劇集中最不濟的一次。在 13 年前,幾乎同一日,木村拓哉和竹內結子主演的「冰之驕子」開播,收視率是 28%,而這數字對於當年無人比肩的「木村神話」,也只屬普通成績。

紅眼:玻璃中年

今年,部分香港人對紅白的話題怪異地落在 X Japan 團長 YOSHIKI 身上,因為紅白前舉辦的香港演唱會甩轆,加場之下趕不及回日本採排,也意外讓沉寂幾年的紅白在香港媒體中多了談論。至於傳統的哈日迷,都離不開名勢漸不如前的 AKB48 和憑著「逃恥」人氣急升的星野源,本來萬分期待後者會拖著劇中妻子新垣結衣跳「戀舞」,結果有點失望。反而,當出道 20 年第一次登上紅白舞台的 KinKi Kids 唱起「玻璃少年(硝子の少年)」,卻叫人點滴在心頭,老淚在縱橫。

紅眼:你的愛情有點難懂,並不代表世界不能包容

這陣子如果沒看過「逃避雖可恥但有用」,簡稱「逃恥」,喔不好意思,連沒跟上進度準時追看都已經是罪,兩位主角新垣結衣和星野源在片末的「戀舞」如今已成熱潮,不斷有粉絲模仿,連美國駐日大使館都急不及待技癢拍了一條短片來致敬。像這樣成功吸引全民動起來,上一次可能已是「野豬大改造」的「青春Amigo」,久遠年代的美好回憶了。雖然「逃恥」最終回已經播出,但接下來就期待星野源在星光𦒉𦒉的紅白獻舞吧。

紅眼:還會再見吧,高遠遙一

特首梁振英宣布不再考慮連任,聽說這晚尖沙咀的酒吧全部爆滿,在銅鑼灣購物的香港人比較豪情,連旺角的火鍋店竟也多了人吃龍蝦。但如果你是日劇迷,則可能食龍肉都無味,幾乎就在特首梁振英宣布不連任的同一時間,成宮寬貴宣布退出演藝圈。なに?なり?我在手機找遍所有 emoji 都找不到一個合適的表情去形容當下的晴天霹靂。

紅眼:除了月薪嬌妻,還有一個家政夫

由老牌男團 TOKIO 鼓手松岡昌宏主演的「家政夫三田園」,說他這次是反串演女人也不對,他演的是一個在劇中扮女人的男人三田園。以松岡一米八的高大身材扮女人,加上三不五時 Closeup 其激厚粉底和猥瑣動作,此劇重口味的程度可見一斑。

紅眼:編輯是作家的第三條腿啊啊啊

雖不是真的有甚麼可比性,不過一邊是新垣結衣,另一邊是石原里美,也算女神交鋒,日劇迷今季焦點都完全落在「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和「校對女王」兩作之上(這樣叫收視明明大勝一截的「Doctor X – 4」和米倉涼子情何以堪)。尤其對一個恆常跟編輯打交道的專欄作者來說,是真的沒法相比,「校對女王」劇中不少對白都叫我在三更時份(普遍是尚未交稿典床典蓆之際)默默捲在被窩中涕零鼻酸。

紅眼:逃避雖可恥但有用,簡稱甜故

此劇重甜,嚴重傷害一眾單身狗觀眾,但戳破浪漫糖衣,故事就跟現實世界的現實愛情故事沒有分別。新垣結衣的部分不消說,萌透半邊天,未結婚的男性不心動才怪。就如劇情,當新垣結衣提議同床共枕,有多少男士會像星野源毅然拒絕呢?

紅眼:當日劇女王遇上校對女王

講到悉心打扮,米倉涼子並非真的全勝,收視無敵的日劇女王,今季對手是顏值堪稱無敵的「校對女王」石原里美。從事出版業或在媒體世界工作過的朋友,相信一看就會皺眉頭,與行內真正情況差距極大,石原里美劇中豈只超越了校對甚至編輯的工作,光是跟蹤作者查探作品背後是否隱瞞真相,這已不可能在現實中任何一家出版社發生,說是偵探社還有點合理。

紅眼:喝酒請用玻璃杯

近幾個月是旅遊淡季,同樣也是日劇淡季,作為日劇迷救命稻草的,就是深夜劇「俠飯」。柳刃龍一廚藝了得,教曉了廢青在飲食細節下功夫,順便亦向正準備步出社會的廢青分享一些人生道理。本來這種心靈雞湯式的劇情會令人覺得陳腔濫調,但由惡形惡相的黑幫老大哥說出來,雖只是人所共知的人生哲理,但每每配合當時所煮之食物,加上點到即止,反而既不露骨,又意外入骨。

紅眼:不怕生壞命,最怕改壞名

與 iPhone 7 同日公佈的,是 Sony 的家用遊戲機 Playstation 4 Pro。且說 PS4 Pro 的護航遊戲當中,號召力數一數二的,應屬「Final Fantasy」。我不太相信 iPhone 或者 Playstation 可以推出十五代,其實當初「Final Fantasy」的開發公司 Square 都沒想過他們這個沽注一擲的 RPG 遊戲可以延續十五代,「Final Fantasy」的名字本就隱含了團隊背水一戰的決心。

紅眼:你是哪一代?

金田一,我是哪一代?我是堂本剛那一代,往後的松本潤、龜梨和也和山田涼介,我總有股錯覺,他們不是在演金田一,而是「Cosplay-ing」堂本剛飾演的金田一。同樣情況,也出現在今季日劇「穿越時空的少女」。黑島結菜初回主演電視劇,本來頗值得注目,但她面對的豈只一道高牆,而是一座難以攻克的大阪城,拆到城牆,都未到本丸。

紅眼:學會「棄番」才是成熟人生的開始

「擁有神之舌的男人」聽聞是堤幸彥構思了 20 年的作品,堤導英名一世,也許這故事是他的初戀,愛得太深,焦了也不知。適時「棄番」,果斷揮慧劍,止蝕離場,才是成熟的表現。我真的只是在說日劇而已,不過人生如戲,看劇也有它的做人道理。

紅眼:英雄難過虎牙關

虎牙妹擁有獨特的魅力,當然,魅力來自那一顆爆得恰到好處的小虎牙,倒不是女生的專利。不過換在男性身上,虎牙男的可愛門檻則頗高,不是人人都「爆得靚」。日本男星當中,有誰是迷死姨姨不償命的虎牙之男?信手拈來便有福士蒼汰、窪田正孝,以及有著「中二病之王」美譽的藤原龍也。

紅眼:日劇女王涼子s

名字不代表一切,但往往邪門,你愈不信,撞名之人便愈有相似之處。在香港這彈丸之地,自古 Cathy 多串嘴、十個 Jason 九個賤這些說法,不時聽聞;而在日本女星名字中,有「涼子」兩字的女神,礙於年紀輕見識少,但至少也數到四個。

紅眼:無限輪迴的三億日元搶劫案

今季日劇 SP 中其中一部亮眼作品就是犯罪片中的犯罪片「montage 三億日元事件奇譚」,主演卡司頗強勁,一字排開有福士蒼汰、唐澤壽明、野村周平、門脇麥、香川照之、西田敏行、遠藤憲一等等,光是這陣容就值得看一看了。而為甚麼是犯罪片中的犯罪片呢?看片名就知道了,是關於在日本 1968 年震驚全國的三億日元劫案。

紅眼:看劇‧看星‧追明星

看慣 TVB 的你都好明白,看收視一向無意義,TVB 是,日劇也是。有時都不是看劇,而是看著「幾個熟口熟面的明星行來行去」。憑牌面,「99.9-刑事専門律師」邀得松本潤和榮倉奈奈坐鎮,未開播已經坐定粒六,有迷妹和宅男捧場,收視坐亞望冠。

紅眼:有日劇,就有死神

其實在日劇的國度裡,有一個巨大的意識形態一直充當著安慰劑效應的身分。故事平平無奇的「極樂天使」,剛好也是其中之一。劇中的死神,是一隻粉紅色肥兔,坦白說,雖有花臣但賣點一般,觀眾對他的記憶在兩季日劇之後恐怕就所剩無幾了,至少我就覺得連死神都要賣萌,未免折墮。主要原因是在日劇中出現過的死神已經太多了,從整個劇本以至死神的人設及世界觀設定,都註定此劇難逃季起季落之作。

紅眼:愛你的工作,還是愛你的情人

可能因為自己也正好是 1987 年出生的第一代「寬鬆世代」,對宮藤官九郎執導的日劇「寬鬆世代又如何」,有一種總是被情節與對白零距離刺入心窩的共鳴感。每次看到主角們失意吼叫,我都想隔著屏幕大聲附和,你們最看不起的寬鬆世代,不也是有著一群日子過得一點都不寬鬆的人嗎?

紅眼:救國之道,盡在美人稅

日劇「世界奇妙物語」已經播了廿多年,一年兩季,每季四、五個短篇故事,有時也著實寫個服字,劇組是如何用心把質素一直保持下去。數起上來幾百個故事,數得出的題材都有拍過,天馬行空之餘,玩味十足,雖為長壽電視劇,但素來不跟隨電視劇套路,觀眾永遠不知道這一季的那幾個故事會關於甚麼,不過,名叫「世界奇妙物語」就有驚喜保證,從小到大看到十多年,倒未失望過。坦白說,它甚至是其中一個我寫小說時會好好偷師的電視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