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 日劇情史

|共59篇|

紅眼:「深海魚男」——物以類聚的孤獨者們

「深海魚男」,日文原名是「わにとかげぎす」,是一種名為巨口魚的深海魚類。原著漫畫中以一個「小知識」來作比喻,原來深海魚是不能夠直接被拉到海面的,因為水壓的急速變化,會讓牠們的眼睛和內臟都被擠出來。因此作為深海魚,除了深海哪裡都活不了。現在我們流行說甚麼人生教練和脫獨工程,冀望將這些所謂失格者帶回正常軌跡,但在古谷實的世界裡,所有勵志的思維和念頭,其實都是一種傷害。

紅眼:「深海魚男」——鄰家少女怎可能迷戀中年大叔呢?

古谷實後期作品隨著他本人的年紀增長,漸漸收起搞笑漫畫的形象,同時剝去以往的青春物語格局,鎖定在更為成熟的 30 歲視點。畢竟,一個人在青春期的耍廢和荒廢到中年是兩種層次。今季被改編成深夜劇的「深海魚男」,有田哲平飾演的主人公富岡,就是一個這樣的絕望中年。

紅眼:「Code Blue」再起 ── 神手救人,神劇救台

「Code Blue」沒有讓人失望,首播收視率達 16.3%,是繼 2014 年另一鎮台之寶 ── 木村拓哉的「Hero」第二季之後最漂亮的首播成績,可謂吐氣揚眉,一洗「月九」的霉氣。不過,積弱成疾的「月九」早就傳出將被撤檔,能否起死回生,還是要看「Code Blue」第三季的後續表現。

紅眼:追隨明仁天皇的最後一代假面騎士

年事已高的日本明仁天皇有意在 2018 年退位,皇太子德仁親王則會在 2019 年即位。自 1989 年明仁天皇繼位,沿用近 30 年的年號「平成」,將會成為過去。有著 40 多年歷史的假面騎士系列,過去被分為「昭和騎士」和「平成騎士」兩大世代,若皇位如期交接,隨著德仁親王即位和新年號的頒發,假面騎士系列也會迎來一個全新的世代。至於「平成騎士」世代,來到同年號的第 19 作「假面騎士 Build」便正式告一段落。

紅眼:沒有 Bilibili 的日子

過去這大半年間,在香港、中國、台灣等華語地區的日劇風潮,可謂大起大落,就好像從熱鬧的盛夏捲向了蕭瑟的晚秋。沒錯,觀眾是流走了,但也許不是轉了台,更大的原因是熄了機,俗稱「B 站」的內地影片分享網站 Bilibili 自 4 月底將日劇撤檔。追看日劇這麼多年,說對 Bilibili 無感情就是騙你的。只能說,關係再親密,都有離散決裂的時候。

紅眼:園子溫末日狂想曲「東京吸血鬼飯店」(上)

「東京吸血鬼飯店」是園子溫玩得相對有自己味道的作品,在夏帆和客串演出的中川翔子周街開槍殺人之際,我總是在男主角滿島真之介被迫浮誇的肢體動作,以及那說了等於沒說,沒具體內容的末日預言中,對園子溫腦海裡假得來又很有趣的「世界末日」感到萬分好奇。

紅眼:打廣告都要講時機

古有燕國少年,今日則有中國翻拍的「深夜食堂」。由中國男星黃磊主演,改編自經典日劇「深夜食堂」的同名電視劇,六月在中國開播。兩劇豈只名字一樣,中國版幾乎是照板煮碗,將日劇的角色和場景再拍一遍,黃磊的造型甚至完全抄足日劇版的小林薰,山寨味極濃。

紅眼:市原隼人,優雅地老去的男人

市原隼人的青春期發育得異常旺盛,將攻守逆轉,在「Rookies」中飾演一名高大威猛,(內心溫暖的)不良少年,頗難以想像他就是幾年前在「青春電幻物語」中比碇真嗣還要軟弱的男生,事實上,出道之後的市原隼人就已擺脫了蓮見雄一影子,改以肌肉猛男的形象示人。

紅眼:「貴族偵探」——沉迷月九,倒錢落海

今季的「貴族偵探」實在出色得多,只是要跟十年前得「求婚大作戰」和「神探伽利略」等作品相比,就有天淵之別。現實殘酷,從前「月九」當道,想找一流的劇本和演員,要多少有多少,如今「月九」失勢,先不要說幕後班底,很多人都覺得相葉雅紀的氣質溫文弱氣,完全不似劇中玩世不恭,囂張傲慢的貴族偵探。未必是找錯主角,而很可能是一線當家小生都怕了「月九」,不想做下一個收視毒藥的炮灰。

紅眼:「反轉」——四缺一的揭尾故

由於「告白」獲得空前口碑,湊佳苗馬上就成為日本各大電影公司和電視台的新寵,稿約不斷,往後幾年跡近所有作品都是一出版就拍成電影和電視劇,而且一律由一線明星主演,例如「告白」之後有井上真央、綾野剛和蓮佛美沙子主演的「白雪公主殺人事件」,去年由本田翼和山本美月做雙女主角的「少女」;電視劇則更多了,早前有榮倉奈奈和窪田正孝主演的「為了N」,今季日劇則有同樣星級陣容的「反轉」,由藤原龍也和戶田惠梨香擔綱。噢,是夜神月和彌海砂十多年後的再度合作。

紅眼:「命中注定你愛我」——求婚再作戰

「命中注定你愛我」屬於極之穩陣的愛情喜劇,講述正木誠(龜梨和也飾)和湖月晴子(木村文乃飾)這對三十而立都未有感情對象的孤獨都市人,如何被命運「捉弄」擦出愛火花,從劇情到劇名的延伸,甚至誠和晴子這兩個 Old School 到不得了的名字,都完全鎖定了年輕不再的 80 後一族。

紅眼:四個人的樂團,兩個人的故事

遙想在最後一段會用 mp3 機聽音樂的年代,最後的 playlist 上大抵不會記得有多少歌,反正那時候最多都是幾百 mb 的容量。但看著電影「キセキ(KISEKI)」(奇蹟,降臨的一天),就像被打撈起一段記憶,那台下落不明的 mp3 機裡頭一定盛載過 GReeeeN 的「愛唄」。

紅眼:一個人吃飯的修行

談不上是一部出色的作品,始終深夜劇製作成本所限,劇本固定而簡單,沒甚麼緊湊情節可言,但「孤獨的美食家」還是載譽演到第六季,仍有像我這樣的忠實支持者。「孤獨的美食家」從來不強調美食,中年大叔眼中的美妙並不在食材,而是那個專注於吃飯的 Timing,旁若無人一個人的 Timing,可以隨意慢喝淺嚐或大快朵頤的天時地利。

紅眼:「四重奏」之人生是一碟小菜還是伴碟的菜

Thank You, Parsley。這似乎就是日劇「四重奏」的收筆語。或許是編劇坂元裕二的最後一個伏筆,最後一集,就像首尾呼應,經歷離離合合的四人組,一年後再次在輕井澤的別墅裡吃飯。同樣是一盤炸雞。故事的開場白,便是講炸雞與檸檬汁,到結局,是炸雞旁邊的伴碟菜,Parsley。

紅眼:「四重奏」之夢想醒來後只是一場夢

四重奏(Quartet)的意思,字面上即是四件樂器繞著一個主旋律合奏,也儼然是一個說故事的獨特節奏,一套細節豐富、不容易完全解讀的敘事手法。在坂元裕二的劇本下,「四重奏」的主角真紀、別府、家森和小雀,除了當真組成了弦樂四重奏團隊「Doughnuts Hole」,角色之間的互動都有這樣的連結。四個人的故事,就如不停為彼此的情節作鋪墊,是對方滑音時的點綴,休止靜默時的註腳。

紅眼:「四重奏」之不要拆穿埋在輕井澤的心事

「四重奏」的故事早就揚言「全員騙子」,以噓言交織感情,劇中四位主角都企圖掩飾自己的過去,同居一寓,葉底藏花,各懷不可告人的秘密。底牌一日不翻開,也就一日不翻面。所有偶然,包括四人的邂逅,都是早有預謀。誠然,其中一個在故事中讓我覺得一定是別有用心的,是它發生在積著厚雪的輕井澤。

紅眼:「四重奏」之收視不濟才有資格成為神劇

要形容某套電視劇收視報捷,口碑向好,譬如上季新垣結衣和星野源主演的「逃避雖可恥但有用」,你可以說它鶴立雞群;但形容緊接「逃恥」於 TBS 電視台火十(周二晚上十點)黃金時段播出的新作「四重奏」,卻不得不贈殘酷的四字眉批,曲高和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