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 日劇情史

|共72篇|

紅眼:「喰」之猜想

如今常見於日本漫畫的「喰」字,不但關乎「狂賭之淵」的故事背景,還見諸「東京喰種」、「喰靈」和「喰姫」等人氣作品。問過好幾個漫畫迷和日語通,都認為廣東話或普通話應該有邊讀邊,與「食」同音。當然,這解釋也說得通,以「食」為「喰」,字面意思出入不大。所以「蛇喰夢子」真的直接讀作「蛇食夢子」?

紅眼:「學生會」之猜想

「狂賭之淵」令人想起幾套經典作品:「賭博默示錄」、「詐欺遊戲」以及「少女革命」,講述貴族校園之內,學生需要以賭博輸贏定階級,破產的學生成為奴隸,反之最為財雄勢大的學霸團隊,則雲集於權傾校園的學生會。區區一個學生會,到底有何本錢如斯巴閉?然而,這是日本 ACG 界的不成文校園倫理,學生會會長不但擁有自己的私人會議廳,地位遠超老師和訓導主任,凌駕在校長校董之上,甚至會跟其他校園以至政府部門進行外交談判⋯⋯

紅眼:莎喲娜啦,中森明菜

原來 90 後已經不知道誰是中森明菜。他們甚至還誤會了一件事。像我這樣的 80 後,有幸認識中森明菜,從來不是因為中森明菜在我小時候曾經紅過。跟 90 後打交道,常有感慨,挺羨慕他們的好日子。在他們成長階段,父母一般都買了電腦,而且屋苑鋪了光纖,有大把途徑和資源去認識一首歌,或者一個歌手。雲端上的選擇太多,反而讓深入認識的意欲更少,你會刨根挖底地認識一個人、一件事,很多時候是因為當初得來不易。

紅眼:神木隆之介,一個出演 4 次大河劇的男人

神木隆之介在這十多年來,從校園小偵探到天才駭客,還有中二病到不得了的超能力少年,到了今季主演「刑警弓神」,做個正式的警探,仍覺有點未足秤。畢竟他才二十出頭,一般沒有那麼年紀小的刑警。脫下童星光環的神木隆之介,觀眾對他並不陌生,但亦不如往日的雀躍,他愈來愈平穩,像個老實人,像個路人。但二十出頭就參演 4 次大河劇,應該沒多少人在這方面能跟神木隆之介比肩。唔,儘管還是靠邊站,沒有做得成男主角。童星的殘酷是,初時你只要交出某個水準,別人就會讚賞,但到後來,你交出再多,也換不來當日那些光采。留下來繼續發展,要很大毅力,也需要承受很多冷落和失意。

紅眼:哀傷的機械人偶

近年日劇界經常會看見一位綠葉演員,對白不多,亦無演技,但劇組總會特別為它安排數個特寫鏡頭。相信是廣告商付足了贊助費,所以才能夠跟新垣結衣有「對手戲」,智能機械人逐漸成為日劇的客串嘉賓,而且頻率頗高。智能機械人一直深受日本人歡迎,像自小看著「叮噹」、「IQ 博士」和「原子小飛俠」等漫畫長大,到成年向的「攻殼機動隊」和「最終兵器彼女」,從科幻類到愛情類,機械人偶都從不缺席於日本文化中對未來的想像。日本人想像出來的機械人偶,重點不在於進化或物種競爭,卻更強調於服從和奉獻。日式機械人偶的特質是不會疲倦,亦不會憤怒,而且辦事比人類稱職,願意成為棄子自我犧牲。這種想法,興許是來自傳統武士道精神的崇高投射,而機械人偶就是日本人所追求的終極忠臣。

紅眼:名編劇的夢,潮騷的回憶

如果沒有看懂「監獄公主」,多數是因為不了解宮藤官九郎。譽滿日劇界的宮藤官九郎,選擇用自己的方式懷念自己。主角不再是大暴走的輕狂少年,不是自戀乖張的奇人,卻是關於幾個中年婦女的公主復仇記。無疑在他創作生涯中只算一首 Side Track,不過,這大概是他真正想寫的愛情故事,一段潮騷的記憶。往後多年,他一直沒忘記逐漸退居二三線的她,在「海女」和「自戀刑警」,都會見到這位初相識於曼哈頓咖啡店的赤羽小姐。在 14 年後,他終於為著年逾知命的她正式寫出一部作品。他已經這麽有名氣了,誰都想做他的女主角,然而,現實中的他就像「曼哈頓愛情故事」的店長,赤羽小姐在他心目中有著很重要的地位。「監獄公主」的角色們亦擁有各自的外號,而她們不斷在喊著某個謎一般的公主。其實,是他的公主。這部讓人摸不著頭腦的作品,是宮藤官九郎寫給自己的曼哈頓物語。老去的小泉今日子,在他心目中仍像一個繆思女神。

紅眼:當他們認真編織時,他們在編織甚麼?

在日本這個大男人主義的國度,電影和電視劇中時常都會渲染陽具崇拜。把毛冷 JJ 當祭品燒掉這個別出心裁的情節設計,正是用非常陰柔和傳統的女性方式,反諷了陽具圖騰祟拜,所「超渡」的當然不只是凜子的 JJ,電影也順勢「超渡」了日本社會的迂腐思想。這部小品溫情的作品,鏡頭下盡是打打機、喝喝酒、煮飯仔和織 JJ,但瑣碎日常的微小火花,確實有著穿透心靈的力量。圍繞著凜子的親人都非常善良,而且都是那麼難能可貴地擁有教養和智慧,心術正確、心地善良。電影沒有硬生生的說教,而是軟軟的。就像凜子用那堆毛冷 JJ 與世界對抗,看似綿軟無力,實際上是一份綿密交織以至強大不屈的信念。

紅眼:一切盡在「忖度」中

載譽歸來的「Doctor X」,演到第 5 季還有什麼好演?既然在 2017 年播,就有 2017 年的時令 Gimmick。劇中除了繼續大喊「御意」、「承知」這些經典用詞,亦與時並進,添了一個熱門新辭。「唔……讓我『忖度』(そんたく)一下吧。」另一長壽電視劇「世界奇妙物語」的 2017 年秋季篇,剛好於 10 月中旬播出,這次劇組還追加了一個深夜特別篇,篇名就是「忖度」,輕輕的幽了安倍醜聞一默。緊接在 11 月,日本心理學作家片田珠美的新書亦將上架,書名?「忖度社会ニッポン」(忖度社會日本)。不得不說一句,你今日「忖度」咗未呀?

紅眼:「戀上香港」—— 從架空回歸真實的香港

日劇涉及香港元素,並不罕見,但像「戀上香港」(恋する香港)這樣專程來香港取景,確實不多。小品之作,拍攝手法頗為特別,而鏡頭下呈現的香港頗為真實,甚至有點小清新。開播之後,不少日本觀眾表示對香港另眼相看。這就有趣了,他們本來那隻眼,到底是看見了一個怎樣的香港?其實日本人對香港並不陌生,但他們熟悉的,很有可能,由此至終都是另一個平行世界的香港。一個與中國主權界線模糊,時代不明,並且時常跟龍連在一起的神秘都市。

紅眼:性愛成癮的佐佐木希

佐佐木希新劇「下雨天你總是那麼溫柔」,跟當年的「天使之戀」一樣尺度大膽。劇集由金牌編劇野島伸司操刀,題材罕見,甚具爭議性。跟幾年前的「晝顏」類近,故事也從「平日晝顏妻」不倫出軌的社會問題展開,講述佐佐木希飾演的人妻,性愛成癮,除了丈夫,白天還會不能自拔,主動跟其他男人發生性關係。無法不想起丹麥導演拉斯馮提爾(Lars von Trier)那部驚世駭俗的史詩式長片「性.上.癮」,相信野島伸司都有從此作取經。

紅眼:特攝夢工場,還是明星夢一場?

主攻女性讀者的日本娛樂新聞網站 Modelpress,日前公佈了最有男朋友感覺(彼氏感)的男星榜單。一兩年前紅到發紫的「暖男」福士蒼汰和「鹽系」坂口健太郎,如今居然只是掹車邊入圍。至於力壓菅田將暉、岡田將生和窪田正孝這些熱門人選的,首三位分別是山崎賢人、吉澤亮和竹内涼真。「男友力」排行榜十強裡面,正好就有
4 個假面騎士和 2 個紅戰士。若只是當中一兩人做過特攝英雄,那還算是偶然;過半數人氣小鮮肉來自特攝劇集,則顯然是日本演藝圈的新興現象了。

紅眼:「黑色筆記本」——唔夠惡,無表情,演得差

舊版「黑色筆記本」深入民心,十多年之後,今季再由跟米倉涼子同一經理人公司的武井咲主演新版。武井咲固然漂亮,但「媽媽生」始終跟陪酒小姐、按摩女郎不是同一級別的,除了外表好看,都要有震住場面的手眼身法步。武井咲則怎看都沒那股氣場,如此就需要靠演技了。觀乎武井咲版本的「黑色筆記本」,女主角除了(臉)好看、(化妝)好看和(和服)好看,演技只屬路人級別,實在有眼看的都不敢恭維。

紅眼:「深海魚男」——物以類聚的孤獨者們

「深海魚男」,日文原名是「わにとかげぎす」,是一種名為巨口魚的深海魚類。原著漫畫中以一個「小知識」來作比喻,原來深海魚是不能夠直接被拉到海面的,因為水壓的急速變化,會讓牠們的眼睛和內臟都被擠出來。因此作為深海魚,除了深海哪裡都活不了。現在我們流行說甚麼人生教練和脫獨工程,冀望將這些所謂失格者帶回正常軌跡,但在古谷實的世界裡,所有勵志的思維和念頭,其實都是一種傷害。

紅眼:「深海魚男」——鄰家少女怎可能迷戀中年大叔呢?

古谷實後期作品隨著他本人的年紀增長,漸漸收起搞笑漫畫的形象,同時剝去以往的青春物語格局,鎖定在更為成熟的 30 歲視點。畢竟,一個人在青春期的耍廢和荒廢到中年是兩種層次。今季被改編成深夜劇的「深海魚男」,有田哲平飾演的主人公富岡,就是一個這樣的絕望中年。

紅眼:「Code Blue」再起 ── 神手救人,神劇救台

「Code Blue」沒有讓人失望,首播收視率達 16.3%,是繼 2014 年另一鎮台之寶 ── 木村拓哉的「Hero」第二季之後最漂亮的首播成績,可謂吐氣揚眉,一洗「月九」的霉氣。不過,積弱成疾的「月九」早就傳出將被撤檔,能否起死回生,還是要看「Code Blue」第三季的後續表現。

紅眼:追隨明仁天皇的最後一代假面騎士

年事已高的日本明仁天皇有意在 2018 年退位,皇太子德仁親王則會在 2019 年即位。自 1989 年明仁天皇繼位,沿用近 30 年的年號「平成」,將會成為過去。有著 40 多年歷史的假面騎士系列,過去被分為「昭和騎士」和「平成騎士」兩大世代,若皇位如期交接,隨著德仁親王即位和新年號的頒發,假面騎士系列也會迎來一個全新的世代。至於「平成騎士」世代,來到同年號的第 19 作「假面騎士 Build」便正式告一段落。

紅眼:沒有 Bilibili 的日子

過去這大半年間,在香港、中國、台灣等華語地區的日劇風潮,可謂大起大落,就好像從熱鬧的盛夏捲向了蕭瑟的晚秋。沒錯,觀眾是流走了,但也許不是轉了台,更大的原因是熄了機,俗稱「B 站」的內地影片分享網站 Bilibili 自 4 月底將日劇撤檔。追看日劇這麼多年,說對 Bilibili 無感情就是騙你的。只能說,關係再親密,都有離散決裂的時候。

紅眼:園子溫末日狂想曲「東京吸血鬼飯店」(上)

「東京吸血鬼飯店」是園子溫玩得相對有自己味道的作品,在夏帆和客串演出的中川翔子周街開槍殺人之際,我總是在男主角滿島真之介被迫浮誇的肢體動作,以及那說了等於沒說,沒具體內容的末日預言中,對園子溫腦海裡假得來又很有趣的「世界末日」感到萬分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