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 錦衣衛札記

|共49篇|

紅眼:三十年後的「跳舞街」

如果以 YouTube 點擊率計算,登美丘高中應該是 2017 年最受歡迎的日本高中。在今年暑假舉行的日本高中舞蹈錦標賽中,來自大阪的登美丘高中雖然只是奪得亞軍,但比賽片段不斷在 YouTube 和社交網站瘋傳,較冠軍得主同志社香里高中更為矚目。學界級別,國際賽規格,不但跳得投入忘我,連梳化服都似模似樣,一絲不苟。孔雀綠眼影,濃妝豔抹,窄身裙配一件大墊肩閃閃發亮的外套,還有一個雞乸竇爆炸頭(台灣叫半屏山頭 ),標準 Disco 風,向 80 年代致敬,簡直是我阿媽「做女去威嗰陣」的打扮。

紅眼:無知與裝逼的大中華中產

就在潮童們有錢都未必買到一雙 Yeezy Boost 之際,全球第一間 Yeezy 專門店在中國浙江省溫州市開幕了。所有一鞋難覓的限量版,在裝潢佈置潮味十足的專門店裡都全部齊全,而且價格頗為實惠,比 adidas 官方定價要便宜一半。據聞專門店吸引到不少潮童搶購,甚至供不應求,令部份鞋款賣到斷碼。當然,溫州 Yeezy 專門店只是新興案例,在中國內地最為源遠流長的經典爭議,莫過於 Nike 旗下 Jordan Brand
與「喬丹體育」的侵權角力。如今「喬丹體育」甚至是內地近日開幕的第 13 屆全運會官方合作夥伴,更反饋提告,要求 Michael Jordan 及其中國代表律師停止誹謗和惡意中傷。

紅眼:大殺傷力玩具

最近看「春嬌救志明」,客串嘉賓多,都不夠玩具多。男主角張志明——即是彭浩翔本人,多年來實在收藏了不少潮物,有些可能真如劇本對白,是男人一輩子總要擁有的。但有些,真是貪過癮。例如 Supreme 去年推出的那塊磚頭,的而且確只是一塊(印上 Supreme 標誌的)磚頭,每塊索價 30 美元,甫推出時全世界大呼痴孖筋。彭浩翔識玩得來眼光真不錯,目前這塊 Supreme 磚頭在 ebay 粗略估計炒價高達 1,000 美元。

紅眼:Left turn, Right turn, Lesson learned.

不少香港人的政治方向感欠佳,對於政治光譜上的所謂左派和右派,都有點左右不分。或者說,人類和政治都很複雜,你以為明辨了左右,其實忠奸都未看清。時間卻很簡單,手錶要戴左還是戴右,總是有其一路以來的規律和原因。最直接的說法一定是「男左女右」。然而,細心一想就知道它是附會而來的格義概念。

紅眼:我是眼鏡奴又如何

「眼鏡才是本體」這個梗,源遠流長,近年最為街知巷聞一定是日本長壽漫畫「銀魂」的志村新八,作者甚至三不五時就在漫畫中以此自嘲。這個梗的意思是,脫下眼鏡就變成另一個人,叫人完全認不出來,所以眼鏡比本尊更有代表性。

紅眼:總有一件永遠收在櫃桶底的衫

嗜好之一,寫稿搾不出腦汁的時候,久不久都會上 Hypebeast 掃一掃有甚麼新出衫褲鞋襪。雖然潮物資訊都是看圖、看價錢、看發售日期就足夠,但偶然都有些好文。例如前陣子就訪問了一位在倫敦 SOHO 區潮店 Supreme 附近的小販 Lance Walsh。原來 Lance Walsh 也是一名潮佬,全身都是 Supreme 潮物。訪問的最後一句搞笑得來也頗優雅,話說 2012 年春季,Supreme 出過一件名模 Kate Moss 燙印 Tee。直到 2017 年,Lance Walsh 仍然在尋找 2012 年的 Kate Moss。I know that feel。我櫃桶底都有一年 200X 年的星野亞希。

紅眼:不能撕走的一張貼紙

肉酸,貪新鮮,好學唔學,確實是不少人對於「戴棒球帽不撕走張貼紙」的觀感。首先,如果你覺得棒球帽帽舌上那張鐳射尺寸貼紙是「作為點綴的 Design 元素」所以不撕走,敬請自摑三巴,這是商場舖頭仔吹水唔抹嘴之言。那張鐳射尺寸貼紙的用途,實則不會多過手機機背那張貼紙,或者無印良品那些文具上的標貼。不撕走那張機背貼紙,很有可能是怕刮花手機(雖然明明可以用手機保護殻),但至於撕不撕走棒球帽上那張鐳射尺寸貼紙,這十年來的爭論可能比起棒球帽應該正戴還是反戴更見激烈。

紅眼:電影自有波鞋寶鑑

早前有一少女四處尋鞋,聲稱在鞋舖見過,後來就見不著了。細問是何許款式,結果只得兩個線索:Nike,粉紅色。自問不是福爾摩斯,唯有苦笑不語,很難想像這年頭還有人只記得看顏色,不認得鞋款。輾轉數周,少女忽然傳來喜訊,照片一張,原來在網上碌來碌去總算找到了。隔著手機忍不住大笑,遂問:「你有看過「阿甘正傳」嗎?」不認得鞋的長相,至少也該多看幾部電影。

紅眼:行禮如儀,大婚小事

好友下周結婚,終於衝線做老襯,惟自知酒量不濟,恐防被我當晚放倒,重演夜鬧鴻圖道的糗事,於是早在半年前就聰明地摸著杯底把我徵召做伴郎兄弟。倒數階段,開會商討終生大事,應該已比姊妹們慢了十拍:「打領帶(Necktie)還是領結(Bowtie)好?」

紅眼:膠錶、舊錶與名錶

不至於因為薯片叔曾俊華是所謂的 Lesser Evil 而變得比較喜歡他,反正我手上沒有票。但整體來說,尤其看他手上那隻錶,他至少是 Better Taste。夠票入閘,正式參選,薯片叔競選團隊隨即就在網上公佈消息,四個訊息:希望、信任、團結,以及一隻勞力士。刻意要讓你看到是一隻反手戴著的舊錶。舊得有眼光,勞力士 Explorer II,舊版黑面小紅針,40mm。一街勞力士大路款式不挑,偏戴入門價位又有少少冷門的 Explorer II,確是有心人。

紅眼:特修斯之船與客製化商品

比奢侈品更上一層樓的,是如今大行其道的所謂客製化商品。傳統上,買專業耳機,連同做耳模的話,會比較昂貴;而選擇買正式西裝,tailor-made 就是客製化,自然亦貴幾倍,更不用說高級訂製服(Haute Couture)。製作高級訂製服的設計師和時裝店都有嚴格認證,有著官方之中的官方地位,然而,情況相反的是,目前潮流界不少客製化商品,如手錶、著物和球鞋,都屬於非官方產品。

紅眼:江湖大忌著紅鞋

新年流流,出門飲茶拜年,問候姨媽姑姐,Head to toe 衫褲鞋襪都著得紅噹噹,最緊要好意頭,並不見怪。不過,新鞋可以隨便穿,但男人就不可以隨便著紅鞋。從小欣賞港產片,教養自然不低,黃秋生曾訓示:「江湖三大忌,著紅鞋,勾二嫂,洗馬欖。」而劉德華又驗證了,原來著紅鞋真的會被人打。勾二嫂和洗馬欖,隨著年紀漸長和豬朋狗友的性教育,都大抵知道是甚麼一回事,唯獨著紅鞋這一條禁忌,當年的「整蠱專家」至今在電視台重播了幾千遍,卻不是人人研究過背後典故。

紅眼:有沒有聖誕節穿新春別注球鞋的八卦?

今年農曆新年比往年來得早,以致過了聖誕,未到除夕,各大鞋商的新春別注款已經爭相塞滿我的電郵以至座位四周。古老哲學之一,新年不可以買鞋,所以過年前就趁早要買了,而且新春別注款多數都是限量貨色,不早不行。酉雞年未到,已迅速弄得一地雞毛,始終「雞」都是一個相對好「做」的生肖,若是蛇和鼠那幾年會相對低調得多。十之八九的鞋商都是外國品牌,鬼佬過新春就像他們去紋身一樣,對中國文化的認知起於文字,也止於文字,穿就免了,一笑則不妨。

紅眼:加州的故事特別多

Smart Watch 的另一個優勢,就是錶面切換。最初作為不少 Smart Watch 賣點的接收短訊、健康監測以至語音操作功能,只是畫蛇添足,反而收起小聰明,回歸傳統手錶設計,簡單地模擬不同款式的錶面,顯見吸引力。傳統手錶只有單一錶面,矜貴如積家的 Reverso,價值連城也只是一錶兩面,但隨便一隻索價數千的 Smart Watch,內置的可切換錶面動輒十個八個,一次過滿足了閣下需要的 3 Hands Dial、Chronograph Dial、Roman Dial、Arabic Dial……如果有加州面(Califonia Dial)就完美了。

紅眼:潮流災難余文樂

「志明與春嬌」要拍第三集了,余文樂演過「一念無明」的躁鬱症病人後,便繼續回去演他的張志明。第三作「春嬌救志明」的故事是關於甚麼,未上映之前,可能要問導演彭浩翔,但張志明今集戴哪一副眼鏡,就不用等電影煞科,已經全世界都知道。擁有 260 萬 followers 的余文樂有自拍上 Instagram 嘛。

紅眼:難聽一點叫手信,好聽一點是 Fashion

是的,時間會把你的美學推翻,來到今年,Gucci、Saint Laurent、Valentino 這些奢侈品牌卻在時裝秀上相繼告訴你,街邊賣的手信,沒錯是手信,放在它們店裡賣的,是 Fashion。自去年秋冬到今年春夏,有 60 多年歷史的刺繡外套儼然成為時尚新寵,浮誇成為時尚,老土卻是品味,繼 Gucci 推出大為注目的綠色刺繡外套,還有 Saint Laurent 那件夏威夷風情十足的椰子樹刺繡外套,從 Kanye West、Justin Bieber、Harry Styles 到 GD、李玟,連明星都不怕頻頻撞衫,人人愛穿。

紅眼:請你用優雅的姿勢拖篋

水貨客的打扮普遍易認,拖一巨篋,加兩袋手提行李(由於是往紅磡方向的,所以多數已經卸貨,雙腳經常性被輾過也不會真的很痛),而為了方便行動,他們往往腳踏以 Crocs 為主的膠鞋,亦偶見不知名的 Loafer 懶佬鞋,但往往用的都是高檔次的經典花紋 LV 或 Gucci 斜包,Burberry 襯衫也極常見,更不乏 Rolex、Cartier 等名錶於手,其行當有一定身價,足見他們跟上世紀的碼頭苦力不盡相同,是見過世面的一代,優雅大氣,時尚得多。

紅眼:我去年買了個錶

有朋友升了職,想買一隻體面些的名牌錶,於是周末找了我一起去見二叔公。朋友心水有幾款,都是大路貨色,黑十、六六、綠針、藍圈,最後揀定了,就打眼色,示意我拎起手檢查一下,其實我也是網上自學,神棍一名,純粹多個人多對眼。不過他就覺得我超乎想像地專業,因為我左看看,右看看,然後失驚無神反轉手錶,把它舉高,抬眼看看。我只好坦白解釋,自己當年第一次買機械錶,就是看漏了這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