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世軍

|共14篇|

救世軍:孩子自立,就是媽媽最好的禮物

不少「廿四孝」媽媽為了讓孩子專注讀書,習慣將家裡大小事一力承擔,反而令孩子變得依賴,自己卻疲憊不堪。小六的志恆就是一例。志恆的父母都要工作,親子時間不多。從前,媽媽工作時經常收到兒子來電,請她協調父子衝突,或投訴姐姐不願指導功課。放工後,她更擔任兒子的「功課導師」,另兼顧家務,忙個不停。但志恆只管讀書,欠缺為家庭付出的意識。

救世軍:分擔家庭照顧壓力

4 月 2 日是「世界關顧自閉日」,其實除了自閉人士需要得到關注,其照顧者也是亟待支援的一羣,因為他們每天承受著巨大的壓力。自從得知耀光患自閉症兼輕度智障後,他的媽媽默默付出,直至 70 多歲,健康衰退,仍貼身看顧年近 40 的兒子。想當年,普遍香港人對自閉症的認識和關注不足,她對社區支援的了解並不多,因而慨嘆:「無人分擔,全都靠自己。」

救世軍:職場致勝之道

守時、守諾、有責任心,師傅生哥成為阿佳的學習榜樣,「從師傅身上學到如何做人,做甚麼都要冷靜,不要驚,不要怯。」他努力改變自己,追求提升做點心的功夫,亦開始主動與同事溝通了。良好的態度得到師傅賞識,他獲公司推薦跟同事代表公司出戰「2016 美食之最大賞」,一舉勇奪「點心:腸粉」組別銀獎,贏取人生第一面獎牌。

救世軍:不可就是不可,沒有或者

聖誕佳節開派對,固然令人興奮,但亦要當心不法份子趁機引誘年輕人接觸毒品。過來人阿城受毒品困擾多年,還差點賠上性命,幾經艱辛才重獲自由。他告誡其他年輕人:「要戰勝心魔,不要想著試一次。『不可』就是不可,沒有『或者』,要有底線!」

救世軍:開學,是追夢的開始

九月開學,對莘莘學子而言,是惡夢還是好夢?如果學校能幫助學生找到人生方向,上學就是追尋夢想的好開始。偉廉從小渴望參與團隊運動,卻只能參加坊間的足球興趣班玩玩,學一般的傳球技巧。自從升上救世軍卜維廉中學後,老師常在空餘時間與他切磋球技,更教導學生積極面對人生,克服挑戰。

救世軍:自閉人士就業挑戰

中年失業,對一般人而言,是大挑戰;對自閉人士而言,更是噩耗。年過 30 的阿健兩年前丟了工作,但爸媽已屆退休之齡,他們不禁擔憂:還可以照顧自閉兼輕度智障的兒子多久呢?辦法總比困難多,阿健在救世軍接受了不同的職業培訓,最後找到真正的興趣作為職業發展:咖啡拉花培訓。

救世軍:平凡媽媽不易做 支持有特殊需要孩子的家庭

又快到頌揚母愛的母親節了,養育孩子真的毫不容易,養育有特殊需要的孩子更是難上加難,但這群母親仍竭力將最好的給予孩子。單親媽媽阿儀(化名)的子女都患有過度活躍症等,兄妹在家有如火星撞地球,會大打出手,因此,阿儀十分希望改變一家「搏鬥」的生活模式。

救世軍:輸贏不在起跑線--與青年同行

假如人生是一趟長跑,阿朗一起跑就吃苦頭了。香港中學文憑試放榜時,阿朗望着成績表「頹」了 50 分鐘,便勸自己盡快搵工。一家三口靠任職清潔工的媽媽獨力支撐,他於心不忍:「如果我有嘢做,媽咪就唔使返工咁辛苦養我哋。我都要為家庭出一分力,有責任喺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