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二 級級可睨

|共23篇|

蘇二:一首歌審政治忠誠

在一次訪問中,薯片曾說自己的至愛金曲是 The Sound of Silence, Disturbed 的版本 。Paul Simon 這慢熱作品在 1964 年首播,22 個月後才登上 BillBoard No.1。至 2013 年,被美國國會圖書館列為文化、歷史和美學經典,永久收藏。與愛唱紅歌的梁振英,及忽然愛皇朝文化的奶媽相比,薯片個人愛聽甚麼歌,也可被西環羅織成身藏外國勢力份子的重罪,一首歌或可毀掉薯片 30 年服務香港的功績。

蘇二:乾隆的敗家 腸粉的倔強

林鄭以「西九」文化工作、重建香港中史觀的大行動為名,據說背後要求三大地產商「贊助」修復故宫,此等在京的串門行動, 是典型北京官場指定動作——在這換屆季度,在北京活動,擾「習」清座的何止她一人?但這又要「皇袍加身」,又要求多多的野蠻花旦(Prima Donna) 卻真是少見!

蘇二:林鄭半遮臉 有淚無謀

如習近平感嘆,今天官場充斥著高位低能的人才,沒有成就的人不可能是真天才。要知道在網絡透明,網絡敲打的年代,在高位工作的人,比 90% 的人更加努力是從政者最低基本功,用會計的語言——累積經年的「付出」,沒多太大的「可回收」應計價值。在民情洶湧的新常態,長期的政策要用「逐日盯市」的角度和方法和市民推銷交流凝聚共識,而不是發瘋式派錢買短期成效 KPI。林鄭過去在政府的崗位、掌管的部門,所交的成績,正是「梁狼」口中「前朝政府」的遺留問題,她又有甚麼值得驕傲自滿的因由?

蘇二:特首選戰——盼望黃雀

西環話事人張曉明一字值千金,「度德而處」四字拍得 1880 萬;以今天的金價計算,相等於 62 公斤黃金,出資競投成功的全國政協高敬德,旗下公司承包中聯辦及駐港解放軍的物業管理服務,相信他無需「量力而行」。張主任笑說自己選擇了「左傳」中的「度德而處之」,但其主旨實是接連的下句「量力而行之」,要送給某有意選特首的人,作為一種提示:別妄想參選特首。

蘇二:特總與梁特

當特朗普(即杜林普,Donald Trump)取下賓夕凡尼亞州時,幾可肯定其勝算,擊敗原想爭取做美國第一位女總統的希拉莉,不禁要說句:特總,勝在有賓州;有一半美國人感到非常沮喪,而在 12,700 公里外的香港,大部分人也高呼「世界瘋了」,而我敢肯定當中 9 成人無認真看過一次選舉辯論,只隨波逐流地說句:「癲佬都可做總統?」大家想想,2012 年 3 月 25 日,是否已見證過今天的瘋狂?

蘇二:全力封殺曾俊華

梁特首在公佈控制樓市新辣招的記者會上,公然剝奪鬍鬚發言權,如非鬍鬚成功突襲,搶咪發言,他即變成垃圾桶劉江華,在記者會上全場「齋坐」。莫名其妙的是,鬍鬚原非擅於辭令之士,即使讓他發言,理應不會對梁特構成重大威脅,但在狗急跳牆的心理主導下,梁特機關算盡,架空鬍鬚,無非就是要證明他未能做到「心無二用」—— 為選特首,忘卻本份。

蘇二:失真的世界 難得的美人

Pokemon Go 熱爆,但今時今日的香港,妖孽橫行,根本不用捕捉虛擬精靈,無法、無天、無理等真實怪物已滲入我們生活的每一個角落。
今年書展可悲之處,是一個靠維穩費起家,收指示以潑婦罵街方式抗衡泛民和傘兵的惡妞,竟可出版寫真式書籍,並成為亮點之一,令人咋舌。如善用其神級 P 圖技巧,失真的世界並無醜婦,政界四大美人活現……

蘇二:香港的伊卡洛斯病毒

建制派中最有智慧的曾鈺成,近期頻頻借謎語譏諷 “Hugely Cunning” 的梁特首;商界最有份量的李嘉誠,則用了一針見血的方式,戳破梁特首的真面目,他上周的一篇演辭提及:「沒有解決方案的雄偉願景是『有毒組合』」,這一句猶如照妖鏡,令到因「說了當做了」聞名於世的梁特首無所遁形。

蘇二:西環的無能 慧琼的愚笨

政治場上無真愛,說分手就分手,本是平常事,但民建聯鍾樹根遭拋棄,竟靠傳媒渲洩不滿和忿恨,負責斬草除根的黨主席李慧琼也要透過大氣電波傳話,「勸」Tree 根不要退黨的同時,又說了句「政治有時好殘忍」,把家事變醜事,除了讓慧琼政治智慧露了底,也隱見中聯辦這協調機器出了狀況。

蘇二:護錯德江擦錯鞋

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訪港,特區政府以「反恐級別」保護之,不必要的佈防,超誇張的警力,勁擾民的封路,如此安排,已超過「國家元首」的待遇,胡錦濤和習近平來港,亦非如此,更何況張德江在七大常委中只排第三(以往人大委員長排第二),但特區政府的神級保護方式,反令張德江變得神憎鬼厭,筆者今天已從不同階層人士口中,多次聽到同一句說話:「仆佢個 X 張 XX⋯⋯」

蘇二:梁振英、朱古力,以及香港這片黑森林

行李門事件屢爆新料,加上梁特首與黃毓民的法庭纏搏,讓各路專欄作家的題材源源不絕,喜出望外,無可抗拒,卻令讀者大倒胃口至極。事實上,現在很多人一聽到特首名字,無論是傳媒還是小市民,都感覺反胃,厭惡度爆錶,較前兩位特首過之而無不及。梁特一家人當權,百業不景,只有朱古力、黑森林和其他一切蛋糕暢銷。

蘇二:假如今天我們都在機場丟行李

「叫我梁特首」激起千重浪,全線航空公司及機場保安前線職員人心惶惶,恐怕遭到丟失行李的「一般」市民和旅客強烈質問,他們多年來奉行的專業嚴謹精神,一夜間被一男子踐踏碎;整個特區政府為了護主,指鹿為馬,保安局局長黎棟國竟指「以往亦有類似情況,並非特事特辦」;民航處處長羅崇文更離譜,說「機場保安程序沒有要求物主與行李同行同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