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明 好色淑女

|共154篇|

唐明:舊不如新,新不如仿舊

濟南老火車站建於 1904 年,出自德國建築師的設計,後來當地人回憶,因為德國建造工程精良,用材上好,所以清拆的時候極為費力。反對的人問:如果原有的火車站太小,不夠用的話,還有拓建、分流等其他選擇,為甚麼一定要拆?於是,「領導」發話,一錘定音:因為這是列強侵華的象徵,看著不舒服,拆了以後再建一個更好的,話咁易,「難道中國人造的,還比不上殖民者造的?」

唐明:英國國會排排坐的奇趣

英國國會保持排排坐的傳統,更重要的因素當然是議事氣氛,而這是中國人很陌生的概念。關於英國國會的獨到之處,前首相卡梅倫形容:乃是「一半似博物館、一半似教堂、一半似學校」的混合物(Half like a museum, half like a church, half like a school),這句話透徹精闢,切中本質,就是他的數學不太好。

唐明:大清亡了

詔書的文字雅正端方,是最大體最上乘的中文,如今當然早成絕響。「九夏沸騰,生靈塗炭」,「商輟於途,士露於野」的形容,很有點人道主義,令整個國家停頓,於心不忍;最關鍵是「予亦何忍因一姓之尊榮,拂兆民之好惡」這句,只以自己的一個人的命運,影響整個國家民族的未來,當獨夫民賊,萬萬不可。最後提到「古聖天下為公之義」,畫龍點睛:自由、民主,讓人人都活得有尊嚴,不但是普世價值,時代潮流,也是中國古聖的理想,而專制的皇帝,也是有精神境界的。

唐明:忘恩負義的大佬

但人總是犯賤的,一群小弟,好逸惡勞,吃裡扒外,翻臉不認人,常常覺得大佬阻住地球轉,只不過,他們一出事都可以找人幫忙,甚至包底。列根總統講過一個故事:美國人和古巴人吹牛誰更幸運?古巴人說當然是我,我的國家出事,我有地方可逃;你的國家出事,可以往哪裡逃?

唐明:甚麼時代才值得懷舊?

但是懷舊,並不是香港人所鄙視的「老餅」,英國大學者 Roger Scruton 解釋「懷舊(Nostalgia)」這個字,是從希臘文 Nostos 而來,意思是回家的路。懷舊表達的是一種和家園離散的失落和痛苦,而古希臘人視之為一種道德。這個家園並非實質意義的存在,往往指的是精神上的依靠,懷舊的奠基文學就是「奧德賽」。

唐明:毀盡男神的無敵紅恤衫

但是不能怪他,上述的 Gary Cooper 和 Gregory Peck,如果不是一貫衣冠楚楚,而是換上這身衣服,一身英氣酷帥也能當堂扣掉 30%,即使是衣品冠絕人寰的 Fred Astaire,也一樣要從神界打回凡間。既然影史上這三大男神,穿上這身衣服之後都不免大打折扣,彭斯副總統還能挺直腰板,泰然從容,是值得敬佩的。

唐明:不經同意,不成童話

然而,有情人不自禁的身體觸碰,事前都問一句「我可以徵求你的同意嗎」,煞不煞風景一點呢?戀愛中的情慾悸動,最關鍵是意會,在一語道破之前的朦朧和曖昧,才是最精華的部分。所以浪漫文藝作品裡,從來沒有事先徵求同意這回事,永遠都是突如其來的一吻最叫人難忘。

唐明:一國兩制還可以複製嗎?

果然,今年諾貝爾獎得主之一,美國經濟學家 Paul Michael Romer 就提出,不妨在洪都拉斯等國家,劃出一些地方建造憲章城市(Charter City),在其國內原地建設更符合幸福生活原則的「領地」,輸入先進的文化和制度,譬如司法獨立、言論自由、開放市場,廉政監察等等,是一個比接受移民更為切實有效的方法。

唐明:還在批評金庸嗎?

最近中國導演賈樟柯的電影「江湖兒女」,也是向中國江湖的致敬和緬懷。江湖雖然也很黑暗,也藏污納垢,但盜亦有道,江湖有江湖的規矩,是可以自尋活路的。一個雜亂無章,但亂中有序的江湖,總好過神龍教教主「千秋萬載,一統江湖」;只因為,中國文化所能醞釀出來最好的社會狀態,就是江湖。

唐明:Mr. Wonderful

今天,依然有許多人在懷念列根,懷念他對自由世界的捍衛,尤其是他寬弘自信,泰然自若的風度 —— 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當年列根在辯論時常常插科打諢,但對手聽了也忍俊不禁。他的許多玩笑,今天都干犯政治正確的禁忌,會引起大量投訴。必須承認,這樣的氣氛早已煙消雲散,現在面臨的不是對手,而是敵人,敵人是絕不會跟你講風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