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喜兒 愛皮西劇集台

|共15篇|

林喜兒:Fresh off the Boat —— 90 年代的美國夢

Fresh off the Boat 改編自紐約名廚 Eddie Huang 的回憶錄,主角 Eddie Huang 回憶在 1995 年,當時 11 歲的他,與爸媽、兩個細佬和嫲嫲從華盛頓的唐人街搬到 Orlando,因為爸爸 Louis 要開展他的美國夢,開一間牛仔主題餐廳。這個台灣家庭來到白人為主的城市,面對文化差異,是融入還是堅持自我?20 分鐘的處境喜劇當然不會跟你嚴肅探討,簡單一點,就是華人家庭移居美國的故事。

林喜兒:Alias Grace —— 誰是受害者

今年有兩齣改編自加拿大作家 Margaret Atwood 小說的劇集,年初的 The Handmaid’s Tale 橫掃艾美獎,近日在 Netflix 上架的迷你影集 Alias Grace 依然是女性的悲歌,不過卻加添了一點點懸疑的味道。劇集講述在 1843 年的加拿大,年僅 16 歲的女傭 Grace Marks 與工人 James McDermott 被控謀殺僱主 Thomas Kinnear 及其管家 Nancy。James 被判死刑,Grace 則被判終生監禁。故事圍繞著 Grace Marks 這個人物,Margaret Atwood 在小說中加插了 Dr Simon Jordan 這個心理醫生角色,透過跟 Grace 訪談嘗試了解這位著名殺手的心路歷程,究竟她是天生女魔頭還是無辜的受害者?

林喜兒:Transparent —— 天生的甚麼人

Transparent,不是透明這樣簡單,其實是語帶雙關,內藏玄機,是 Transgender 加 parent 的意思,直接點出故事主人翁。一個洛杉磯猶太家庭,父親 Mort/Maura Pfefferman(Jeffery Tambor 飾演)是位退休教授,早已跟妻子 Shelly 離婚,一天決定把秘密公諸於世,告訴子女他是男兒身女兒心。老來出櫃穿上女裝,子女如何面對?

林喜兒:Mindhunter —— 誰著了魔?

Mindhunter 中文譯作「破案神探」似乎有點不對題,劇集不是關於偵探緝兇的,觀眾也不用猜誰是兇手,因為兇手已經捉拿歸案,要破解的是他們的犯罪動機。劇集改編自前 FBI 探員 John Douglas 撰寫的 Mindhunter: Inside the FBI’s Elite Serial Crime Unit,講述 70 年代末,兩名 FBI 探員 Holden Ford 和 Bill Tench 走訪美國不同城市的監獄,訪問變態殺人犯,試圖分析其成魔之路。後來大學教授 Dr. Ann Wolbert Burgess 加入了 FBI 這個行為科學小組,創立犯罪科學的新模式,連環殺手這個詞彙便在此時誕生。

林喜兒:The Deuce —— 成人適宜,最赤裸的現實

The Deuce 設定於 1971 年的紐約,當時的紐約還是個烏煙瘴氣的城市,妓女在街上找生意、警察貪污、黑幫橫行。劇集細緻地描寫紐約色情行業的發展,從「企街」到「上樓」,從「小電影」到性商店裡的「個人影院」,展現得赤裸裸的不只是身體,更是金錢與權力的腐敗。

林喜兒:Stranger Things —— 繼續懷 80 年代的舊

Stranger Things 第 1 季播出後口碑極佳,Netflix 大肆宣傳第 2 季,趕上在萬聖節前的周末播出。除了原定角色外,今季分別在小童組和少年組加入了新角色,主線還是 4 位小男生拯救死黨 Will 的旅程,在繼續打怪獸之外亦加插了多一點 teenage romance,Lucas 和 Dustin 同時情迷新加入的 Max,Nancy 也繼續周旋於 Jonathan 與 Steve 之間。最讓我驚訝的是今季為 Winona Ryder 安排的男友 Bob,正是小時候曾演出史匹堡 80 年代家傳戶曉的「小靈精(The Goonies)」,後來演「魔戒」的 Sean Astin。劇中的他已是一位有肚腩的大叔,90 年代女神 Winona 今天演的是歇斯底里的媽媽,配的是中年大叔,人生大概如此。

林喜兒:Mozart in the Jungle —— 真真假假的音樂世界

Mozart in the Jungle 寫古典音樂圈的故事,主角 Rodrigo 正是以杜達美為藍本。不過劇情其實跟杜達美的個人故事關係不大,劇集是根據一位雙簧管演奏家 Blair Tindall 的回憶錄改編而成。或許因為故事來自樂手的回憶錄,雖然編劇多少也有點加鹽加醋,但劇集描寫的的古典音樂世界卻非常貼近現實,描寫古典音樂世界的眾生相,音樂家的生活不只是台上的演出,而是不斷的爭名逐利、複雜的男女關係、在現實生活中掙扎等。事實上,大師雖然被神化,卻也不是神,樂團陷入嚴重的財政困難,任你的音樂造詣如何出神入化,也必須面對現實。

林喜兒:People v. O.J. Simpson —— 法庭內外都是戲

劇集取材於 Jeffrey Toobin 著作 The Run of His Life: The People v. O. J. Simpson,由於是真人真事,所以當中不少角色都是真有其人,這位作者也出現在劇中。劇集以 1992 年發生在洛杉磯,因 4 名白人警察濫用暴力和涉及種族歧視,卻被判無罪引起的一場暴動作序幕。新聞片段後隨即來到兩年後:O. J. Simpson 前妻 Nicole Brown 及餐廳侍應 Ron Goldman 被殺。O.J. 迅速成為嫌疑犯,從企圖潛逃、警察追捕、起訴,到審訊期間控辯雙方各出計謀,劇集嘗試以一個客觀的角度去重塑案件。對很多美國人來說,劇中很多重要場面都有深刻印象,因為當時電視台作全國直播。事實上這也是首次電視直播法庭審訊,連直播中的 NBA 球賽也要讓路,絕對是史無前例。

林喜兒:Doctor Foster——仇恨與寬恕

外遇這個題材可以「百拍不厭」,重點是怎樣拍。丈夫出軌不一定只是男方問題,何況婚姻感情事從來不只關於對與錯。BBC ONE 2015 年 9 月播出的 5 集劇 Doctor Foster,講述醫生 Gemma 發現丈夫有外遇,美好生活從此破滅。第 1 集已經峰迴路轉,從一條金髮和一枝唇膏引起 Gemma 對丈夫 Simon Foster 出軌的懷疑,卻在追查的過程揭發丈夫更多秘密。在選擇如何面對、處理、以至還擊的過程中,Gemma 看到了另一個自己。之後每集都有不同的新發現,她對身邊的每一個人生疑,慢慢踩上鋼線,陷入難以自拔的崩潰狀態。

林喜兒:Room 104 —— 12 個怪房客的故事

當「睇電視」的模式不再一樣,電視劇集也可以千變萬化,能夠容納不同的題材和形式。正在 HBO 頻道播放中的 Room 104 正是一個好例子。Room 104 屬單元式劇集,鎖定在美國一間酒店房發生的故事。它不是單純的戲劇或喜劇類,光怪陸離又荒誕,Duplass 兄弟希望每集的風格完全不同,而且題材也要多元化,所以每集都是不同導演不同演員的。唯一的共通點是每個故事也好像沒有完結,你不知道主人翁的下場或抉擇,完全切合酒店客房這個空間 —— 人來人往,這裡是每個人的中途站,不知故事怎樣開始,又如何結束。

林喜兒:Odd Mom Out —— 紐約闊太真實寫照?

艾美獎 2017 在上星期已揭曉,The Handmaid’s Tale 和 Big Little Lies 兩齣女人戲成大贏家,口碑極佳的 Westworld 和 Stranger Things 卻空手而回。不過獎項也不代表一切,況且口味也會影響選擇。如果獎項是珍饈百味,有時候你也想吃點零食調劑一下。Odd Mom Out 每集 20 分鐘的尖酸刻薄,像零食,鹹鹹地辣辣地,卜卜脆,不飽肚卻非常惹味。

林喜兒:Grace and Frankie —— 新同妻生活

Grace and Frankie 於 2015 年首播,兩位年過 70 的婦人 Grace 和 Frankie,各自兩位丈夫不只是生意上拍檔,更是相戀 20 年的戀人。第 1 集第 1 場已經是 4 人同枱,兩位老公 Robert 和 Sol 向兩位妻子提出離婚 —— 因為他們正準備要結婚。臨老出櫃的確是好題材,不過劇名已告訴你,主角是「受害人」Grace 和 Frankie:70 多歲的女人繼續可以有愛有性、依然可以追求工作滿足感。或許劇中中產的美好生活讓人覺得不夠現實,但為老年人製造夢想,有何不可?

林喜兒:「宿敵」—— 荷里活的殘酷現實

電視界的奧斯卡「艾美獎」將於 9 月 17 日舉行。提名名單中,個人比較留意 Limited Series(即故事以一季完結)這個類別,皆因都是新故事,而且集數不多,比較容易吸引大明星參演。像今屆最佳劇集提名就星光熠熠,有 Nicole Kidman 和 Reese Witherspoon 的 Big Little Lies「小謊言/美麗心計」、Ewan McGregor 的 Fargo「冰血暴」,還有 Jessica Lange 和 Susan Sarandon 的 Feud「宿敵」,幾位明星亦同時被提名最佳男女主角。雖然當中以 Big Little Lies 為大熱,我的偏好卻是 Feud: Bette and Joan。

林喜兒:The Handmaid’s Tale —— 這會是現實嗎?

The Handmaid’s Tale 改編自 Margaret Atwood 寫於 1985 年的同名小說。故事發生在 Gilead,從民主自由的美國變成奉行原教旨主義的國家。開首便是主角 June 一家三口,從美國逃至加拿大不果,June 被活捉成為侍女,從此她叫做 Offred,不能再用本名,過去的一切也隨之逝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