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衍蒨 骸骨傳記

|共36篇|

李衍蒨:墓園中的「刀仔男」

「鐵鉤船長」,我細細個就聽個呢個名啦!但係現實中又有沒有呢?要在大墓園找上歷史悠久的骨骸並不難。一般這些骨骸如果已經相隔了一段很長的時間,就會被視為考古性質。在一個源自公元 6 到 8 世紀,位於意大利北部的一個倫巴底人墓園,就是一個可以找到數以百計骨骸的墓園。在這些骨骸面前,只有這一副異常吸引大家的目光!

李衍蒨:甘迺迪總統身份辨識

在甘迺迪遇害後,法醫們在解剖時為他的遺骸程序上地照了 X 光。這 X 光隨後收到以上陰謀論的人質疑。有見及此,當時的調查小組就邀請了兩位法醫人類學家 Dr. Ellis Kerley 和 Dr. Clyde Snow,去檢查及考究能否用科學方法去推斷屍體是否真的屬於甘迺迪總統。面對著這個挑戰,兩位法醫人類學家就採用了到現今都經常採用的方法,嘗試核實骨骸的身份:X 光片對比(radiographic comparison)。

李衍蒨:「海盜王子」的骨骸?

18 世紀活躍於美國東岸及加勒比海,有著「海盜王子」之稱的「黑山姆」—— Samuel Bellamy 的旗艦於 1717 年觸礁沉沒,140 名船員中只有 2 名生還者及一些屍體、船骸、錢幣及雜物沖上岸。沉船後的 267 年,他的旗艦「維達號」在沉船地點被打撈,但依然沒有船長的蹤影。直至 2017 年,研究人員終於在一堆打撈上來的砂石堆裡,找到了一塊屬於成年人的大腿骨。

李衍蒨:邊境的骨骸

駐邊境的巡邏人員於稍早追截 7 個非法入境者時找到這具屍體,這具屍體當時位於沙漠範圍的一棵樹下面。發現屍體的位置是距離美國亞利桑那州圖森市西南面約 30 哩。這眼前的屍體,跟一般我們對屍體認知的外觀不一樣。他的皮膚完全風乾,已經變黑及變成皮革質感。這都跟長期暴露在太陽及低濕度的環境有關。調查人員隨即於屍體身上掛上了他最新的代號及名字,「17-1568-John Doe」,是該殮房於 2017 年接收的第 78 具從墨西哥嘗試走到美國的非法入境者屍體。之後,便放入白色的屍袋,放入大雪櫃。

李衍蒨:【慎入】永遠的獵狗

美國 The Georgia Kraft Corp. 委託了工人們把一棵榕樹的頂部全砍掉,並把砍掉的部分砍成小段放到貨車上運走。他們中途發現了樹入面有一隻棕白色的獵狗,從這個樹洞凝視著他們。正常人應該是把這隻狗立刻救出,可惜的是這批工人來遲了二十年之多,因為他們找到的只是這隻獵狗已經木乃伊化的身體,永遠都於這個樹洞掙扎著,祈求有可以離開這個洞的一刻。

李衍蒨:冥婚

2017 這年農曆年是好年,周邊很多好友都趁著這個機會「拉埋天窗」。婚姻為每一位已婚人士提供愛、穩定、權利、地位、陪伴等以上至少一樣選項。而,相信大部分人都曾幾何時想找到至少一位伴侶共度餘生。這個想法,在世界上某些國家及文化,更延伸至亡者。

李衍蒨:再談「液體化火葬」—— 屍體獨享的水療

於 9 月時,我簡單的跟各位討論及介紹過「液體化火葬」。隨後,這綠色殯葬方式愈來愈多人注意,更於上週被主流媒體報道,吸引了更多的眼球及好奇心。當然,同時吸引了不少異議的聲音,有些更因為報道篇幅有限而沒有完全正確了解,覺得其實「液體化火葬」是毀滅證據的好方法!有見及此,容許我再深入的為大家再精簡討論「液體化火葬」。

李衍蒨:二戰懸案 —— 誰背叛安妮法蘭克一家?

1944 年夏天, 安妮法蘭克一家被送進了集中營。他們被逮捕於阿姆斯特丹一個運河邊一棟建築。此建築被巧妙地分成兩部分:前面的 4 層小樓及相連的 3 層小閣樓,以封閉通道連接。由於從正面看不到「閣樓」的部分,自 1942 年 7 月左右,安妮一家於這個密室匿藏整整 25 個月。安妮以她 13 歲的生日禮 —— 日記本記錄了密室的經歷,其後成為揭發納粹大屠殺猶太人的重要罪證,同時成為膾炙人口的文學名著。但為何法蘭克一家在匿藏了 25 個月的光景後突然被發現?按照紀錄,他們的行徑都非常小心,沒有透露任何蛛絲馬跡。因此長久以來都有懷疑是有告密者,而要揪出告密者更是法蘭克先生 —— 整個家庭唯一一位集中營的生還者,離開了集中營後到離世前都想揭破的謎團。

李衍蒨:「鬼船」與世越號 —— 水中腐化的迷思(下)

而在今年更早前找到的沉船中,更有疑似還沒有完全腐化的屍骸。正如於上集提到,屍體棄置在淡水水域抑或是鹹水水域對腐化的影響極大,世越號沉於鹹水水域,鹹水因為鹽分幫忙抽乾屍體裡的水分,繼而減慢屍體腐化速度,因此與淡水相比保存得較好。屍體被放於水裡,除了可以按正常腐化般化成白骨,更有機會被屍蠟包裹,繼而異常地保存屍體。

李衍蒨:「鬼船」與世越號 —— 水中腐化的迷思(上)

早前不同國際媒體都報道,數艘「鬼船」相繼出現於日本海域,相信船隻來自北韓。其中,一艘發現於新潟縣佐渡市的鬼船發現載著一具男性骸骨,並於 24 小時之內有民眾於其沙灘附近發現另一具骸骨。後來,亦在另一方的秋田縣發現一具載有 8 具骨骸的破爛木船。到底一具屍體,在水裡如何會腐化到白骨的階段呢?

李衍蒨:報夢尋兇 —— 虐待與骨骸 (上)

早前泰國有一則新聞指,一名母親接獲女兒報夢說她早已遇害並化成白骨,被葬於生前工作的事主家附近的棕櫚樹底下。警方半信半疑,但依然依照婦人訴求前往考察。結果,在棕櫚樹底下挖了約 1 呎深的土地後,真的找到一個用黑色塑膠袋裝著的骨骸。在女兒失蹤後,這位母親四處打聽女兒的消息,並得知女兒曾受虐待。那被虐待又到底能否於骨頭上看得出來?

李衍蒨:肢解 —— 從「蛻繭」到無頭女屍(上)

肢解(Dismemberment)一般都被認為比他殺(Homicide)更為殘暴,這一詞已經撇除了任何意外構成死亡的可能性。從文獻及學術角度來說,肢解可以約分為 4 個類別,以行動動機及目的來區分。當中以「防禦性殘害(Defensive mutilation)」這個類別為最常見。這裡的「防禦性(Defensive )」意指兇手因為想防止被追捕而作出將屍體斬件的行為,以隱藏屍體及方便運送。如果因為一時衝動及激進而移除及殘害屍體上任何部分,則視作為「進攻殘害(Offensive mutilation)」。而「侵略性殘害(Aggressive mutilation)」則泛指以肢解為其中的殺害手法。最後的一種,就是會把屍體的某部位割下來收藏以達至自己的性快感,此稱之為 Necromaniac Mutil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