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珍盈

|共33篇|

「Tomboy」簡史:從種族歧視到打破性別定型

在 16 世紀,「tomboy」一詞專指活潑好動而且粗魯無禮的男童。如今,我們不會將之與真正的「boy」聯想,而只能想到造型男性化的女性:那個不喜歡芭比也不喜歡穿裙的她,一個令所有傳統性別定型都為之失效的她。縱然有人會冒犯地使用 tomboy 一詞,但無礙於它所象徵的自由和叛逆精神。然而,這個脫離束縛而嚮往改變的詞語,正正誕生於圍困思想的種族歧視之中。

從文學啟發的科學

哈利波特的隱形斗篷初登場時叫人拍手稱奇,今日卻已步入研發階段。文學與科學貌似風馬牛不相及,但有鑑於想象是創造的第一步,前者成為後者的藍本的情況,似乎比比皆是:例如令互聯網誕生的 Dial F for Frankenstein、建構對於「虛擬實境」的具體想像的 Snow Crash 和 Neuromancer⋯⋯至於我們對於機械能計算出人生意義的想像,又有沒有可能實現?

以「風筒」解救女性的玫瑰

當時「the blow wave」風潮的力量不僅僅限於髮型設計技巧上的突破,在艾文斯基眼中,這更是令女性變得更自由的一步:「我的確感覺自己成就了些甚麼⋯⋯我解放了女性,讓她們得以從那些炙熱的吹風機底下逃離⋯⋯我和那些男性理髮師相反——我希望在那些成熟、而明白我正為她們做甚麼的女主顧頭上操業⋯⋯我們聊天、說話,非常愉快。有時候她們會說,『我丈夫不會喜歡(這種髮型)的』。我就會說,『別管妳的丈夫了,好好看看妳自己!』然後稍微給她們上了關於變得獨立的一課。」

【概觀大選】杜林普是尼克遜翻版?

在 1968 年的美國總統大選中,尼克遜的選舉活動與 2016 年杜林普的宣傳手段出乎意料地相似:兩者都扼中了美國人的要害——一種出於種族上的恐懼。當時尼克遜當選美國總統的結果揭示了社會由自由派主導只是幻象,今日的杜林普亦然。左翼似乎已走到另一個盡頭,精英也失卻了光環。難道說右翼和反政治正確的年代已然降臨?

死亡是如何定義?

時至今日,先進的科技已經可以偵測到最微小的心臟或腦部活動,又可以在心臟、大腦和肺部衰竭後維持身體運作;死亡與生存之間的界線,變得愈來愈模糊。在希爾斯堡慘劇中,Tony Bland 不幸成為植物人,除了腦幹完好無缺、心臟仍然靠機器保持運作,他對外界根本毫無知覺。如果單從醫學角度看,他仍然是處於生存狀態。但對於家人來說,他已然死去。究竟生和死的標準是甚麼?

為何人會發夢?

從「莊周夢蝶」到「黃粱一夢」、「紅樓夢」到「一簾幽夢」,「夢」都是文人能順手拈來的意象,涵意用之不竭。「夢」的概念最早見載於公元前 2500 年的美索不達米亞,當時蘇美爾國王杜木茲夢見一隻鷹隼抓走一隻麻雀、羊群隨風而去,又夢見自己死去,嚇得向家人尋求協助,真正是「連夢裡也覺得快樂難求」。大概 4000 年以後,科學與理性的時代降臨;人們沒有了恐懼,卻仍是對這個擬幻似真的空間感到迷惑不解。我們怎樣詮釋「夢」?它為甚麼存在?除了作為休息的附帶品,它有甚麼實質作用和啟示?

德國——租樓的天堂

如果住宅擁有率(homeownership rate)愈高,便代表經濟愈繁榮,德國似乎違悖了這個規律。德國的住宅擁有率在已發展國家中排位落後,遠低於比利時、美國、法國、丹麥、西班牙等國——當中以西班牙的住宅擁有率尤為高企,竟達至 78.8%,德國則僅達 52.5%,只比香港高出 1.5%。然而,德國的失業率卻比西班牙低 21.8%。究竟德國人在打甚麼算盤?

英文形容詞:孰先孰後?

在學習英語的過程中,大概所有人都有過這樣一個困擾:使用多過一個、甚至一連串形容詞的時候,次序該如何排列,又怎樣斷定安放哪個詞在前,哪個詞在後?為甚麼我們會覺得「old little dog」拗口,而「little old dog」才顯得地道正確?

內戰結束 哥倫比亞經濟崩潰?

長達半世紀的哥倫比亞內戰終告結束,「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FARC)與哥倫比亞政府簽署和平協議。然而,短暫的光明後,尚有許多問題亟待解決,當中最大的,是因 FARC 隨之而來的犯罪經濟消失,將嚴重打擊哥國經濟。

鹽的進化史

如今在超市,你不用花超過十蚊,已能買到一包鹽。然而在中古,鹽的價值不菲,直至近代甚至演變成權力鬥爭的催化劑。它驅使無數帝國、戰爭和革命的誕生,有能力令一個地方不費一卒便變得富可敵國。鹽的價值來自甚麼?它如何成為人類權鬥的資本?處於今天,作為一種普通的調味品,它曾有著怎樣的傳奇?

交叉雙臂背後:奧羅莫獨立運動

取得馬拉松銀牌的埃塞俄比亞選手 Feyisa Lilesa,在比賽完結後高舉交叉雙臂,便有了性命之虞,短期內無法再回到埃塞俄比亞。他選擇在最觸目的平台,作最危險的抗議,必定是想向世界傳遞一個極其重要的信息——奧羅莫人拒絕暴政繼續殖民。

力阻二戰屠殺的波蘭特使

當時華沙已成鬼城:德軍大規模的圍捕、流放及驅趕,導致幾近 14 萬名猶太人死亡。Karski 的出現,為這場悲劇帶來了一線生機:他將遠赴英美,揭露納粹德軍欲大肆屠殺猶太人的陰謀,尋求協助。然而,在向美國總統羅斯福形容猶太人在華沙的慘況後,羅斯福只是躊躇滿志地說:「告訴你的人民,我們將會勝出這次戰爭。」

住火星,今晚食乜餸?

火星適合人類居住的說法自得到美國太空總署認證以來,在坊間已流傳甚久。有藝術家更迫不及待地預演火星生活,看來已亟欲為人類大遷徙做好準備。Menu for Mars Kitchen 以研究火星上具持續性、富營養和美味的食物為使命,發明了不少「火星食譜」,當中埃塞俄比亞的食物居然極具參考價值?

全球化如喪屍?

韓國電影「屍殺列車」於今年康城影展「午夜展映」單元首映,好評如潮;而熱播美劇 The Walking Dead 亦即將在 10 月進入第 7 季,喪屍熱潮至今仍歷久不衰。當代喪屍的形象來自於 1968 年由電影「活死人之夜」開始,除了生死存亡下的刺激感、道德淪喪的世界設定,究竟喪屍末日背後又有甚麼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