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衛六

|共27篇|

BingoBox 無人商店,能防止盜竊嗎?

以「免排隊、免結賬」作賣點的 Amazon Go 自助零售商店,配合視覺辨識及感測融合等智慧技術,讓顧客在無人當值的超市中採購雜貨,將購物體驗重新定義。但概念處於試驗階段,還未出師已被中國的初創企業 BingoBox 捷足先登,把構想付諸現實。

Kickstarter 轉型:公眾福利企業可行嗎?

他們認清 Kickstarter 已達成最初設立的目標,下一步必然是拓展社會責任。對於企業愿景,兩人亦有所共識:不單以盈利方式經營下去。平台之所以建立,一則為了創造足以改善藝術工作者生活的產品,二則是為了帶動企業管理的新方向。確立路線後,Kickstarter 順理成章在 2015 年底由 C 型企業轉型成 PBC,更承諾永不出售或上市。在以高速增值後賣出股票為原則的市場之中,此舉無疑是反其道而行。

歐洲免費大學教育有多好?

紐約州州長 Andrew Cuomo 於 1 月初宣布,從 2017 新學年起,州內的高等教育學府將實行免費教育。入讀州立或市立大學的本科生,凡是家庭全年收入不到 10 萬美元,學費都獲得豁免。屆時約有數以十萬計學生受惠。計劃促使紐約州成為美國首個提供免費高等教育的州份。反觀追求福利和平等社會理想的歐洲諸國,卻早已實行免費高等教育多年。

犬版 airbnb 和 uber:狗界的共享經濟

共享經濟不只是酒店業和運輸業的專利,除了閒置的住屋空間和座駕外,現在連寵物也投身共享產業之內。美國社會日漸把寵物人性化,飼主常以養育者自居,自稱為寵物的「媽咪」和「爹哋」,並設法把最好的東西給予牠們。這種情感模式造就新奢華主義冒起,寵物吃優質食品只是其次,平日的美容和慶生才是正經事。各類開支促使美國人每年花費數百億在寵物身上,當地企業瞄準這個龐大市場,發展出以狗隻為主的寵物寄託業務。

趕在奧運前的英語教育改革

忙於籌備奧運的日本政府,正面臨一道難題——英文。日本的整體英語水平不高,但基於奧運關乎國家形象,也是帶來旅遊業及全球貿易的商機,日本政府不得不推行大規模的英語教育改革,務求提升國民的英語能力到足以招待外國遊客的水平。文部科學省早於 2010 年成立委員會積極實施改革,包括在小學三年級起引入英語課、五年級起將英語納為必修科目。但政策推行至今,師資及教學配套均備受質疑,更遑論實際成效。

遺失電話跟恐襲一樣可怕?

不過是遺失個手機,太誇張了吧?這也許不是在唬弄人,鑑於科學家早有把這種對於手機遺失或無電、沒有網絡覆蓋所衍生的焦慮稱為「無手機焦慮症」(nomophobia),其徵狀與一般焦慮症相若。於患者而言,與家人朋友失去聯絡是讓他們感到不安的主要因素。這種不安是由於人們過度依賴手機,更傾向透過科技溝通,以至減少與其他人面對面的接觸。更甚者,無時無刻也要把手機置於觸手可及的距離、永遠不關機或是瀕瀕檢視熒幕以查看有沒有錯過的訊息或通話。

日本學童的「食育」課

當香港的學生力數校院午膳供應商的不足,甚至發生食物中毒案件,日本政府卻千方百計讓千萬學童在每一個上課日都吃得滋味健康,名副其實的「隔籬飯香」。當外國孩子捧在手裡的,盡是些加工食品、還有翻熱再翻熱過的飯盒;而日本的孩子在午飯時間,卻品嚐著由當地農場或學校農場種植的新鮮食材,更有一隊每個早上為他們悉心炮製料理的廚師,歸根究底,日本將午飯視為學童教育的一部分,而非單純的吃個飯或放個午休。

語言性別之爭:我們應否改變語言系統?

牛津字典選出去年 10 個年度國際詞彙,當中有 post-truth、alt-right、Brexiteer 這些耳熟能詳的單字,但唯獨其中一個觸動了部分人的神經——「Latinx」,由 LGBT 社群原創的一個字。西班牙語有 Latino(拉丁美洲裔男子)和 Latina(拉丁美洲裔女子)兩個字,但考慮到性別認同的立場,性小眾群體認為兩個字都不能代表自己,於是創造了「Latinx」一字,此舉挑起了傳統語言支持者的反感,他們覺得使用沒有性別的詞語是對西班牙語不尊重的表現。

100 年前,Computer 不是計算機,是計算員

對數學白癡而言,即使是簡單的加減運算,也非要拿計算機來按一下好讓自己放心。試想沒有計算機的年代,遇到三角函數和對數要怎麼辦?靠的都是紙筆和人手。在電腦出現以前,「computer」一詞所指的並非機器,而是人。從事數學計算工作的人員,都被賦予「computer」的職銜,例如初級計算員(Junior Computer)和首席計算員(Chief Computer)。在二次大戰期間,美國的國家航空諮詢委員會(NACA,太空總署前身),就僱用了一支計算員團隊,他們默默地埋首於航空航天工程,用人手演算的方式展開繁複的運算。

解構!Let it Go 如何上腦

能否掀動受眾的感覺,靠的不啻是旋律,還講求引發共鳴的歌詞。若歌詞對普遍聽眾而言都是具有意義的,就能產生廣泛的共鳴。Let it Go 歌詞緊扣動畫內容,但從故事脈絡抽離出來後,它箇中的訊息——擺脫束縛,自我接納——仍是與現實貼切的題材,能夠讓更多人對號入座。尤其從青少年的角落來看,歌詞猶如象徵著新世代冒起,即將在社會上嶄露頭角。

一千年內殖民太空,可能嗎?

霍金指出人類在下世紀面臨最大、最即時的挑戰,將會是核戰威脅、氣候轉變、人工智能超越人類,即使可以在種種危機中倖存,也不代表從此安居樂業。皆因人類以不可持續的速度耗損地球的資源,加速了末日的到來。在地球多留一點時間,就有莫大的危機遭遇另一場大規模浩劫。雖說較近的年期內災難降臨的機會相當低,但可能性會隨時間增加,在未來 1,000 年或 1 萬年,將成為必然發生的事。要避免人頪滅絕,倒是有辦法的,那就是拋棄地球,移居到其他行星去。

廢手機變奧運獎牌?

早前因爆炸事故在全球受到召回的智能手機,能否以銷毀以外的方法處理,以減輕對環境所造成的破壞?就如東京奧運籌委會般回收智能電話及小型電子裝置,提煉當中的貴金屬製作「環保獎牌」,不單向世界展示了日本的回收技術,亦顯示其為環保所作的努力。

快樂小丑如何成為驚慄象徵?

第一個恐怖的小丑形象可追溯至 1970 年的小丑殺手事件,曾經裝扮成小丑逗弄小孩的 John Wayne Gacy,背後竟是殺害了 33 人的連環殺手,衝擊了當時美國社會。隨後荷里活電影掌握人們對於小丑的矛盾心態,創造各種恐怖小丑角色,當中以 Stephen King 塑造的 Pennywise 最為駭人。自此以後,小丑便與精神變態的行為劃上等號,並成為集體潛意識。小丑恐懼症(Coulrophobia)也是在這個時候才浮現。

何時發現戀愛ing?

愛情裡的動人時刻都不免慢慢被生活輾過,所有感覺褪去後,兩個人到此為止,抑或能夠走下去?有些人在戀情萌芽時,已知眼前的人並非廝守終身的對象,甚至清楚,何時該轉身離場。到底是怎樣的時刻,人們始能得悉對方就是 Mr. Right 或 Miss Right?

【圖輯】走在平壤街上,有如置身科幻電影

被稱為 George Orwell 「1984」真實版的北韓,一直以來呈現出神秘莫測的形象。我們對它的認知,或從影視畫面,或道聽途說,臆測其社會面貌。隨著北韓開放予更多遊客,外界趨之若鶩,法籍攝影師 Raphael Olivier 是其中一位「朝聖者」,他的相機捕捉了平壤宏偉的建築,走在其中,有如置身科幻片場。

提升生產力的 6 種方法

還在煩惱一天 24 小時不夠用嗎?是時候改變工作習慣了。美國時間管理專家 Shari McGuire,在她的著作中詳列 101 種有效提升工作效率的方法,只要從日常工作的各方面省掉一些時間,一整天下來就能騰出更多閒暇。掌握其中 6 個較快捷的方法,你就有更多時間約會或做更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