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利

|共172篇|

網紅氾濫「攞著數」,高級酒店最頭痛

打開 Instagram,網絡紅人的多姿多采生活盡入眼簾,儼如上流貴族典範,令人艷羨。不過,擁有真正號召力的 KOL 不多,留戀網絡世界虛名,充大頭鬼的網絡用家則愈來愈多。不少奢華酒店和高級度假屋的經營者對此大痛頭痛,因為這種自恃擁有網絡影響力,繼而白撞「攞著數」的所謂 KOL 與日俱增,並且用拙劣的門外漢手法,期望只靠一兩張照片或短片,酒店就願意為他們埋單,提供免費服務。

無法微笑的人

世人皆說,笑一笑,世界更美妙。但這句勵志的話,對某些人來說是惡毒的詛咒。因為他們天生就失去了微笑的能力。黑面,儘管並不友善,但也不是太可怕,至少能明確表達自己的情緒,無法微笑的人,為了不讓旁人誤解自己的喜怒哀樂,連一個笑容,都需要用盡全力去練習。

【文化按摩師】放下想像,體驗深水埗的日與夜

「在這幾年,對香港人來說,『空間』是我們經常思考的問題,最簡單就是,我們愈來愈窮,根本買不到樓。」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副教授司徒慧焯說。「現在一想到『Space in Hong Kong』這個題目,大家的氛圍就是居住空間有多細。」但建築師葉頌文關注的另一件事,是香港人對「空間」的概念,或已隨時代有所改變。「你用多少錢,買多少尺,但這是否唯一重要的『空間』呢?」真正讓人們生活質素下降,對未來感到悲觀的,或遠不止於居停尺寸的緊絀。人際「空間」,興許才是城市發展的關鍵。

監控中的國民:隨新車附送追蹤晶片

繼嚴密的網絡言論審查到有如「天網」的人臉辨識系統,中國政府正準備將全國監控系統升級,由 7 月起,將實施新的「機動車電子標識安全技術要求」,於汽車擋風玻璃上安裝無線射頻辨識晶片(RFID),或成為另一張強大的車輛追蹤「天網」。中國政府數月前才推出「社會信用制度」,可以想像,當 RFID 系統於全國普及後,「低端人口」可能會連公路的使用權也被奪去。

球衣經濟學:非常合理的不正常銷售策略

歐聯落幕,世界盃開鑼,無論熱捧哪一國勁旅,都是球迷再添球衣的旺季。作為一個標準球迷,都不會錯過世界盃、歐洲盃以至各國超級聯賽盛事,歷年買過的球衣就更難計算。儘管球衣款式每年每屆都大同小異,售價卻愈來愈貴,而且球季一過,意義便大減。不過,球迷可能是地球上最忠誠的情感消費者。即使無新意、多廣告,而且愈出愈多、愈賣愈昂貴,一切不合理的銷售策略依然好像非常合理,球衣的銷情不但逐年飆升,更從未遭公開批評。

超人也有失意時:Tesla 最大規模裁員

曾被無數媒體譽為現實世界的「鐵甲奇俠」,一手掀起電動車、太陽能城市和民用火箭等科技潮流的 Elon Musk,剛剛作出一個相信是他人生最慘痛的決定。日前,Elon Musk 以電郵向其創立的電動車生產商 Tesla 宣佈,公司將會大幅裁減 9% 員工,即超過三千個職位,以便重整架構,盡早達到生產目標和實現盈利。

韓索羅:原力用盡,第一部賺不到錢的「星戰」?

每年上映一部「星球大戰」新作,仿佛已成為近年慣例。不過,經歷了好幾次的回歸和覺醒,原力也有用盡的一日,如今「星球」的光芒正逐漸變得黯淡。作為「星戰」系列的第 10 部電影,剛上映的「韓索羅:星球大戰外傳(Solo:A Star Wars Story)」很有可能創造歷史 —— 首次令其片商迪士尼蝕錢。

Kate Spade 自殺,英美媒體寫法為何不同?

美國著名設計師 Kate Spade 日前被發現在曼克頓的寓所自殺身亡,終年 55 歲,消息震驚整個時尚界。同一則新聞,在主流英國媒體如「衛報」的陳述之中,幾乎不會談及 Kate Spade 的自殺細節和揣測自殺原因。儘管英國媒體圈子從來不被認為是較有新聞道德,但只有面對某一特定題材,英國的傳媒生態會擁有截然不同的道德標準,就是自殺事件。

「星巴克之父」退位,或競選下屆美國總統

用了近 40 年時間,將一家西雅圖的小小咖啡店,逐步經營成遍及全球 77 個國家,擁有超過 28,000 家連鎖店的咖啡帝國,如今,Starbucks 的父親 Howard Schultz 終於宣佈退休了。坊間盛傳,Howard Schultz 在退休之後除了寫書、演講,最可能是從政,甚至選總統。

壞孩子.新世界:美式飛車黨的沒落

曾幾何時,飛車黨是讓美國政府深感頭痛的青少年問題。一紙駕駛執照,亦意味著從童年過渡到獨立自主的成年人,需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更有著長大成人的象徵意義。不過,時至今日,一切情況都變得不同,美國青少年的整體潮流已變了樣。上一代熱愛飛車或研究古董跑車的美國人,或無法理解新一代何以對瘋魔他們少年時的汽車提不起興趣。

阿基里斯:古希臘的膚色歧視

如今看到的古希臘大理石雕像,外表看來雖一片雪白,但當初其實有上色,並非因為古希臘是白人社會,或有崇白的風氣。事實上,古希臘人既不是今日語境下的歐洲人,亦不是白種人。隨著學者一再為古希臘文明翻案,如今已有轉折。今年 BBC 和 Netflix 聯合製作的新電視劇「特洛伊:城市的淪陷(Troy: Fall of a City)」便成功引起不少網絡討論,尤其是劇組起用了英國黑人演員 David Gyasi 去飾演故事主角之一的阿基里斯。但阿基里斯是黑人這說法又有多可靠呢?

5,000 隻在越戰並肩的軍犬,去了哪裡?

在越戰期間,美國約 5,000 隻軍犬曾在越南擔任警衛或負責偵察工作。戰事結束後,軍人得以陸續安排回國,但當時這些軍犬被認為是過剩的裝備,許多被安樂死、轉交越南軍隊接管,或流放異域,自生自滅。位於威斯康辛州的高地退伍軍人紀念公園,近日為新落成的青銅雕塑舉行了揭幕儀式,參考退伍軍人的意見後,雕塑以一名美國大兵和一隻越戰中最常見的德國牧羊犬並肩作戰為形象,表達了對包括 Satan 在內 5000 隻軍犬的敬意。

【愈墮落,愈快樂】英國上流男性,為何愛被人打屁股?

對於英國人對性的獨特癖好,早有英式惡習(English vice)這個不太文雅的稱呼。英國每幢建築物幾乎都有地下室,似乎為成人俱樂部的蓬勃發展提供了得天獨厚的地理優勢。從曼徹斯特、伯明翰、利茲甚至一路到蘇格蘭,都能發現這些專門滿足特殊癖好的服務 —— 包括打屁股的地下場所。從而引伸一個多年來為人津津樂道的問題,為甚麼擁有權勢的男人,會喜歡被人打屁股?

Disney 世紀收購遭「搶親」,鷸蚌相爭 Netflix 得利?

在去年底,Disney 已表示有意將荷里活最大製片廠之一 21st Century Fox 收歸旗下。但這宗潛在收購現時出現變數,因為兩家娛樂王國的商業婚姻之間,突然冒出第三者。Disney 的競爭對手,美國影視及電信巨頭 Comcast 近日發出聲明,指公司正考慮對 21st Century Fox 開出一個新收購方案,條款比 Disney 所提出的收購方案和價錢更為優厚。當這場備受矚目的收購戰纏繞著三家影視巨人之際,有一家公司顯然毫無興趣,並輕鬆地超越了他們 —— Netflix。

迷戀舊時代:廢棄電話亭裡的英倫時光

對很多英國人來說,回憶是寶貴的。儘管散落各地的紅色電話亭早就不是一個功能性的公共設施,但這個極其標誌性的時代產物,卻代表了英國過去一段漫長歲月的富強和榮耀,也是英國人至今仍無法捨棄這些舊物的原因。歷年來都有英國人特意回收這些電話亭,進行二次創作,把它們改頭換面,以其他姿態重現於城市街道和鄉村小鎮上,除了作為藝術裝置擺設,亦試圖賦予一些新時代下的實際用途,譬如將電話亭換上急救設備,或者變成一家迷你咖啡館、自助圖書館甚至手機維修店。在上一個輝煌時代留下來的紅色電話亭,或在當下早已過時,但它從未被國民淘汰,甚至盡用糜軀,成為不少年輕創業者的基石。

【慎入】巨型「外星」蠕蟲,正要攻陷法國?

鎚頭鯊?蛇?蚯蚓?三樣都不是,卻有齊三者特質,是潛藏於法國大小城鎮地底,一種匪夷所思的巨型肉食性蠕蟲。儘管現實中未必會出現經典恐怖片「恐怖食肉蟲」的橋段,被異變的蠕蟲入侵人體,但法國博物學家 Pierre Gros 還是提醒一眾昆蟲學者,他們可能長期忽略了這種有如外星侵略者的奇異生物。

用你的 DNA 緝捕你的親人

俗語說「大義滅親」,如今則有了科學化的實踐方式。就像電影情節一樣, 70 至 80 年代名動一時的「金州殺手」(Golden State Killer),72 歲的殺人犯 Joseph James DeAngelo 或者不曾想過,加州警方最終憑著 DNA 資料庫中他的遠親基因數據,收窄緝兇範圍,將他繩之於法。專家相信,以 DNA 數據搜尋族譜資料,將成為警方未來鎖定疑犯行蹤的重要手段,然而,科技太快,需要更多時間去消化的,可能是隨之而來的倫理問題。

印度個人財富增速,為何將是世界之冠?

長久以來,印度的富豪大都來自家世顯赫的企業家族,不過隨著年輕創業家崛起,印度的財富分配產生了巨大變化,愈來愈多白手興家的平民成為富裕階層。據 AfrAsia Bank 估計,未來十年,印度的個人財富增長速度將達到 200 %以上,超越中國成為全球第一。其調查報告指出,全球財富增長最強勁的 10 個亞洲城市之中,印度就佔了 6 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