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利

|共27篇|

齊來下載愛黨 APP,做個「虛擬」中國人

曾在毛澤東時代高高懸掛的愛國標語,已經跟不上新世代。培育新一代愛黨青年的方式,早就滲入網絡,明確打著灌輸中共思想為旗號的「黨 App」,取代當年的大字報,完成一系列政治宣傳任務,清一色紅底圖案,未 Click 入去已感覺得到中共色彩。中國網絡汪洋中數以百計「黨 App」,雖則數量龐大,但沒有個別特色,一般遇到這類型的 App 或網站,我們會稱之為 Content Farm,「黨 App」則可能是富有「新時代中國特色」的 Communist Farm。

萬般帶不走,壽衣始終要想一想

現代都市人衣著考究,大家都養成了自己的穿搭喜好,但生前有想過人生最後一程要穿甚麼嗎?萬般帶不走,除了業障,會跟著你上路的,最重要還是那件壽衣。西方國家的壽衣「潮流」,在歷史上經過了從簡到繁,然後再化繁為簡的進程。傳統的三件頭禮服已經過時,現在較為流行的壽衣款式是牛仔褲、運動外套、心儀球會的球衣、工作服甚至睡衣。

兵敗如山倒,「日本製造」亦末路

「日本製造」(Made in Japan)曾是質素保證的一大象徵,但隨著日本第三大鋼鐵企業神戶製鋼(Kobe Steel)社長川崎博也向全國公開低頭認錯,光環可能就這樣跌下來。神戶製鋼正式承認,公司在過去一直偽造數據,甚至在高層不聞不問默許之下,蒙混了超過 10 年時間。醜聞震驚日本各大產業,過去引以為傲的高規格、高品質,一時之間變得不堪一擊,汽車、鐵路以至電子產品在國際間聲譽近乎一鋪清袋。連串造假事件,讓「日本製造」的弱點原形畢露。就像一把兩刃劍,崇優尚智的昨日,成為了自己今日最大的敵人。戀棧於昔日光輝的管理層為保名聲,承受著巨大壓力的前線員工唯有隱瞞真相,默不作聲。結果,這些顯赫的日本企業,還是輸給了自己的精英主義。與歷史上所有上流貴族的墮落,殊途同歸。

消失 500 年,曠世名畫升價百萬倍

被視為 21 世紀傳奇之一的古典名畫,亦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幅由私人擁有的達文西作品 —— 「救世主」(Salvator Mundi),被稱為達文西筆下的男版「蒙羅麗莎」。不過,真正的傳奇色彩,或不在畫布上,而可能是它長達 5 個世紀顛沛流離的落難史。這幅流落於市的畫作,曾多次易手,遭外行人肆意修改,耶穌的臉、頭髮和眉毛甚至都被油彩重塗,或是後來添加上去的。畢竟當時誰都沒想過如此「落俗」的畫作,居然禾稈蓋珍珠,是有 500 年歷史的達文西真跡。佳士得下個月便會在紐約拍賣這幅稀世珍品,目前估值已高達 1 億美元(約 7.8 億港元)。跟 1958 年蘇富比拍賣時的 45 英鎊(約 463 港元)成交價相比,帳面升幅超過 170 萬倍。

無毒不入藥,保健產品可致命

近年香港大街小巷都是大小藥房,不需要醫生處方,如今普通市民隨隨便便就可以買到各種中西成藥、秘方藥和保健產品。不過,是藥三分毒,無毒不入藥,是老祖宗的智慧。過度相信和依賴藥物或有機會反受其害。有香港醫生警告,無論服食的藥物是否原裝正版,在缺乏法例監管之下,成藥沒有安全保證,都一樣有中毒風險。在香港,若保健產品含有未申報成分即屬違法藥物,但現在不合規格的保健產品在藥房或網購平台都可輕易買到,其泛濫程度已難作估算。而在美國,雖然草藥保健產品同樣賣得成行成市,但近期就發生了因服食含有禁藥的保健產品而致死的案例,惹來食物藥品監管局和緝毒局的注視。

從 1982 到 2049,人類文明與時裝倒退史

「銀翼殺手 2049」(Blade Runner 2049)的前作,是 1982 年 Ridley Scott 執導的「2020」(Blade Runner)。在很多影迷的心目中,此系列不但是電影,也是時代的註腳。前者所描述的是 80 年代視野下所想像的 2019 年,新作則發生在 2049 年,一個在 2017 年所預測的未來。當這部經典科幻片再拍續集,你會發現,人類對將來的期許已有了翻天覆地的改變。「2020」的世界,象徵了上世紀末生於大都會的我們是如何大膽狂妄,充滿創造力。然而到了「銀翼殺手 2049」,卻呈現出人類在末日氛圍之下,是如何的壓抑和挫敗。「2020」對未來時裝潮流所作出的大膽猜想,啟蒙了不少當代著名設計師。觀眾都難免期待「銀翼殺手 2049」會如何預示 30 年後的科技和衣著潮流 —— 結果是沒有的。叫人失望的是,從 2017 年所想像出來的 30 年後光景,科技水平和城市面貌不但沒有遞進,甚至出現某種倒退。而最明顯的地方是,這部續作再沒有讓人耳目一新的造型和打扮。未來感,是上世紀的一種美學,一種來自舊日,不屬於未來的感覺。

「橙天鵝」效應,美股暴跌 7 成?

踏入 10 月,美股升勢凌厲,標普、道指、納指和羅素 2000 四大指數都同時破頂,創下歷史高位。但有「列根經濟學之父」稱號的斯托克曼卻大唱反調。這位「大淡友」作風依舊堅定,明確表示美股即將迎來一場大災難。他將美股的不日浩劫歸咎於兩大元兇,其中一大禍端,矛頭直指過去多年實行超級寬鬆貨幣政策的聯儲局。第二個跌市兇手,則是言行出位的美國總統杜林普:「以前我們有『黑天鵝』事件,現在則可能多了一隻『橙天鵝』。」

Fast Fashion 真的唯快不破?

Fast Fashion 盛行了十多年,雖則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但普羅大眾的消費心態還是會逐漸轉變,如今在一線城市,部分人已開始厭棄這種快餐一樣的快時尚。斷捨離當道,貴精不貴多,過量的時裝供應反而讓人疲勞和麻木,昔日開店時大排長龍的 Fast Fashion 品牌,正面臨時代考驗。H&M 正面臨著高峰過後的瓶頸,由於高端時裝開始大眾化,而大眾又開始對廉價時裝反感,導致 H&M 煞車,轉拓另一群崇尚簡約高品質的消費者。

沒可卡因,食物製造商也能令你上癮

Android 作業系統過去一直以甜品和零食作為版本代號,最新版本則名為 Oreo。自 8 月面世以後,成功讓兩大品牌發揮協同效應,話題性大增。當中 Oreo 更是大贏家,宣傳效力可能比推出任何新款口味都更強大。而 Google 之所以挑選 Oreo 為版本代號,或因為愛吃 Oreo 跟沉迷智能手機一樣,都容易令人上癮。過去就有研究指出,沉迷於 Oreo 這種廉價、高熱量,隨處可見又致肥的零食,其「毒癮」好比可卡因、嗎啡等受管制藥物。而垃圾食物的出現,也跟毒品的發展過程頗為相似,都因為人類愈吃愈「精」。

Tick or Stripe:潮流巨星只是一塊踏腳石

士別三日,刮目相看,用來形容當下的 Adidas 就最適合不過了。三年前,Adidas 淪為德國股市表現最差的公司,三年之後的今日,Adidas 逆市上揚,終於超越宿敵 Nike 旗下的 Jordan Brand,成為全美第二大球鞋製造商。原來,球壇有勵志故事,球鞋也有。Adidas 與 Kanye West 合作的簽名鞋款 Yeezy Boost 掀起話題,被視為 Adidas 近年崛起的最大關鍵。但 Adidas 的逆市奇談,仍像 Jordan 之於 Nike 一樣,全來自 Kanye West 的個人魅力嗎?

全球第一富婆,財產與秘密一樣多

一代富婆利利安貝當古(Liliane Bettencourt)終於在其巴黎塞納河畔的寓所中逝世,享年 94 歲。連續多年被「福布斯」列為全球女首富,法國著名化妝品王國 L’Oréal 的第二代繼承人,貝當古夫人的個人財產高達 395 億美元。不過,從父親尤金史威拉(Eugene Schueller)手上,她不但繼承了巨額家產,還有一段關乎二戰和納粹的家族黑歷史,加上晚年失智,掉入桃色風波,後來幾乎發展成法國版的水門事件。貝當古夫人撒手人寰,帶不走億萬財富,但偏偏就帶走了這些秘密。

稱霸全球,香港人每年可以遊埠幾多次?

英國旅遊網站 MoveHub 最近調查了 111 個國家或地區的旅客數據,當中每年人均離境旅遊次數最多的,放眼全球毫無對手,就是香港。每年人均遊埠次數高達 11.4 次,等同美國人的 57 倍。調查認為,關鍵是美國的公眾假期少,香港反而「勝在」紅假多。但這就代表香港人假期多到可以每個月離境旅遊嗎?人均出國 11.4 次到底從何而來?

Tick or Stripe:老飛人的光環已掉下來

Adidas 超乎預期地趕過 Nike 旗下的 Jordan Brand,成為全美第二大球鞋製造商。史無前例的急起直追,正好對照了 Nike 在行銷策略上的問題。摩根士丹利報告分析,Nike 旗下皇牌 Jordan Brand 的賺錢能力已遠遜預期。過去依靠 Michael Jordan 明星效應和復刻經典球鞋的做法,令 Jordan Brand 風生水起,但品牌號召力對於新生代甚為疲弱。今時不同往日,江河日下的 Jordan 銷售策略明顯轉變,積極地復刻 80、90 年代的經典鞋款和配色,不但定價隨之提高,主打款式的推出密度亦愈來愈高。然而,炒風不再,昔日賣斷市的情況已成歷史,加上物以罕為貴,商品泛濫只會逐漸讓支持者感到疲勞甚至煩厭。食老本催谷銷量,反而動搖了 Jordan 的鞋王地位。

英國和美國的威士忌之爭

比起荷里活的招牌作「007」,大受好評的諜戰片新血「皇家特工」系列,由英國公司 Marv Films 製作,導演 Matthew Vaughn 又是英國佬,其英倫血統更為純正。第一集「皇家特工:間諜密令(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成功以輕鬆歡樂的節奏顛覆了傳統諜戰片佈局。載譽歸來,近日上映的「皇家特工:金圈子」,故事舞台有一半從倫敦搬了去美國。導演很懂酒史,更懂得經營細節。兩大特工團隊都有偽裝,Kingsman 是老牌裁縫店,Statesman 則是老牌釀酒廠。以威士忌來做文章,意圖也極明顯,電影的副標題,其實可以當成英國和美國的威士忌之爭。

不夜蒲不戀愛,不再反叛的青年,是成長表現?

有研究顯示,過去反叛青年身上的常見習慣,自 21 世紀開始,有迅速下降的趨勢。雖則少了醉酒鬧事和超速駕駛等情況,但當這些青少年問題不再大量發生,反而又變成另一個社會問題:放棄反叛,拒絕長大,新生代可能並沒興趣成為一個成年人。人的成長速度往往會隨著周遭環境而改變。當社會變得艱難和前景不明,會令人加快成長。反之,當社會資源豐富,生活趨向安定,步伐就會減慢。當下的「iGen」往往少了份叛性,多了份隨性,而且更難獲得愉悅 —— 他們沒考慮也沒準備過,要如何成為一個大人,也代表他們無法從反叛的行為中,得到自我滿足。

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雖死猶生,何為大體?

台灣導演陳志漢的記錄片「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講述台灣人徐玉娥女士將遺體捐獻到輔大作為「大體老師」的經歷,從而延伸一段圍繞著她和家人、學生以至輔大教師,於死後才開展的,沉默而親密的關係。生死有命,萬般帶不走,但還是有人冀望能以某種形式,於世間留下一些東西。遺體捐贈所傳承的,是無形的經歷和體驗。但華人社會素來有「留全屍」的傳統觀念,以至捐贈者不多。其中的人,或不止對死後有一定忌諱,對死亡本身也是,以為泰然面對,卻更可能只是不敢正視。

內蒙古:淘「比特幣」的好地方

比特幣問世以來,由於難監管、易炒作,價格波幅極大,近日中國政府終於出手整治。但全球仍然有人相信比特幣這個淘金潮。當中不只投機的炒家,還有在比特幣「礦場」裡默默工作的「礦工」—— 挖金傳奇就發生在全球最大的比特幣「礦場」,內蒙古鄂爾多斯。比特幣是一個建立於虛擬世界的採礦機制,不需要重型機器,它唯一的工具,就是電腦。採礦的成本包括修理損壞或過熱的電腦,以及難以想像的龐大電力開支。這就解釋了「礦場」何以都選擇在臨近水力發電站的四川以及煤電產能豐富的內蒙古了。鄂爾多斯本是中國著名的煤炭之城,但隨著數年前煤炭價格下跌,採礦場相繼倒閉成廢墟。現在的鄂爾多斯,又正因為擁有廉價的煤炭資源提供電力,又迅速轉型為比特幣之城。「礦工」不走,不代表他們對比特幣有多大的信心,可能只是心中的黃金夢未散。

無限 OT 恩物,日本限定——可樂咖啡

日本可口可樂公司嘗試將地球上兩大最受歡迎的黑色飲品 —— 可口可樂和咖啡,合而為一,推出了名為可口可樂咖啡的飲品。它的咖啡因含量比正常的可樂高 50%,目前於日本以自動販賣機限定的形式發售。不難發現,日本的便利店和自動販賣機放滿了各式各樣咖啡和提神飲料,為何日本人對這些軟性興奮劑的需求如此龐大?從銷量數據來看,咖啡一族主要是集中在 25 至 59 歲,當中亦以男性較多,每周大約會喝 13 至 14 杯咖啡。明顯地,這個年齡層的男性,絕大部分都是上班族。如此苛索咖啡因,無疑關乎到嚴重病態的日本職場文化。至於今次推出的可口可樂咖啡「口感」如何?對那些需要咖啡因的人來說,或者不是重點。

iPhone X:Apple 正為未來收集數據?

Apple 於其新總部 Apple Park 舉行產品發佈會,全球焦點自然是 iPhone 新機:iPhone X。首部以正面全屏幕設計的 iPhone,同時取消了過去十年最具標誌性的 Home Button,而沿用多年的 Touch ID 指紋辨識亦由 Face ID 人臉辨識取代。但 Face ID 的強大功能,卻隱藏著長遠的憂慮。由於用家一抬起手機,辨識系統就會打開前置鏡頭進行掃瞄,紀錄臉上的容貌細節,比起指紋數據,人臉辨識將會製造更大量的即時行動紀錄。當 Face ID 隨著新機面世而普及,其他廠商仍在比拼相機像素和屏幕尺寸,Apple 或者已能取得更多有利的大數據,為新產品鋪路。當下 iPhone 仍是 Apple 的核心產品,但它給你一部最新的電子玩具時,你給它的,可能不只那近萬元的鈔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