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利

|共345篇|

區塊鏈如何防止食物摻假?

一瓶含有豐富不飽和脂肪酸的橄欖油裡面,成分標籤的真偽幾乎無從稽考。廠商的欺詐成分能有多高?貨架上顯示為「特級初榨」的上等橄欖油,很大機會完全不是它向消費者所標榜的東西。造假情況日益普遍,各大食品供應商為保其品牌聲譽,新的防偽鑑別方法亦應運而生。

「數學焦慮」:學生資質太差,還是教育方法太差?

天賦各異,不同科目之中,有些人從小就特別不擅長數學,抗拒應付數字題目。但最近有教學研究表示,不擅長數學不只影響單一科目的學習,小孩在成長過程中,小至 6 歲開始,就會因為「數學焦慮」對課堂產生畏縮、暴躁和絕望等情緒問題,甚至出現身體異狀。

從創業神話到陷入內憂外患,Superdry 敗因何在?

運服外套和防風衣上的日文字「極度乾燥」,或令不少消費者受騙。其實全球連鎖時裝品牌 Superdry 初時是一個英國車特咸市集的小攤檔,亦曾是英國時裝界一個迅速成名的創業神話。不過成立 16 年後,隨著創辦人離巢,銷售策略混亂,業績低迷的「極度乾燥」,如今顯得「極度不堪」。

數據不在「雲端」,在海中默默連繫世界的人們

萬維網(World Wide Web)誕生 30 周年。今日人人習慣了使用網絡,但顯然不是人人都了解網絡數據的移動方式。「很多人以為數據是存放於『雲端(cloud)』之上,其實並非如此。它們是在海洋。」負責 Google 海底電纜建設項目的 Jayne Stowell 如是說。隨著人們對通訊和娛樂的無限需求,如「紐約時報」引述,今日已有總長度 75 萬英里的海底電纜,連接著全球各大洲。

告別百年傳統,日本銀行業逐步棄用印章

日本銀行業終於放棄了它們其中一個最古老的傳統行規。過去,日本國民在銀行開設賬戶或提取資金,都規定要使用個人印章,即所謂的判子。從日本幕府時期開始,判子被沿用至今,但礙於技術層面沒太大演進,已跟不上今日的金融科技革命。日本有部分大型金融機構逐漸醒覺,如今正改革體制,試圖摒除文件工序,提高效率,跟這個久遠傳統分道揚鑣,迎合年輕一代。

亮視點創辦人:眼鏡成本極低,全行食水 1000%

過去數年,連鎖眼鏡店的商品變得愈來愈高檔,價位亦拾級而上。一眾生產商「食水」到底有多深?全球連鎖眼鏡零售商 LensCrafters(亮視點)兩名前高層兼創辦人 Charles Dahan 和 E. Dean Butler,日前在接受「洛杉磯時報」訪問時承認,現時市面上的眼鏡商品定價高到失控,與成本可以相差近 1000%。

日本 AI 閉路電視:預測竊案,繼而預知自殺

人工智能(AI)大行其道,如今已普遍應用於智能裝置或汽車的自動駕駛功能,配合無處不在的探測儀器以及龐大的數據庫,陸續有人擔心它最終會成為政府監控國民、鉗制人身自由的工具。不過,日本科研公司心態較為樂觀,相信 AI 仍有無數有益於人的延伸用途,譬如說,預防盜竊案、打擊罪行,甚至預防自殺。

丹麥式幸福:不在於 Hygge 生活,而是 Pyt 思維

與其窮奢極侈,或被世間太多慾望纏繞,不如過著稍為放縱而簡樸的生活,一杯紅酒配電影,或一杯熱朱古力配一本書,度過舒適的夜晚。這種漸被各地都市人推崇的 Hygge 文化,一直被視為丹麥國民快常在的源頭。不過,擁有 Hygge 式悠閒生活,只是丹麥式幸福的一半,畢竟生活不可能完全沒有煩惱和挫敗。幸福有時,不幸有時,還要認識另一個獨特的丹麥語「Pyt」。

35 年來第一款抗抑鬱新藥,終獲通行

抑鬱症過去一直被形容為隱形殺手,轉念之間,足以讓患者尋短輕生。自 80 年代至今,全球仍未出現突破性治療藥物。不過,長達 35 年以來第一款新型抗抑鬱藥,近日終於通過安全審批。藥物專家表示,這款劃時代的新藥,效果顯著,並能迅速生效,或者能改變無數抑鬱症患者的命運。

不滿學術期刊濫收費用,加州大學帶頭停訂

旗下擁有 2,500 份學術期刊的著名出版商 Elsevier,過去一直奉行雙向收費制度,早已惡名昭彰。加洲大學和 Elsevier 展開了長達數個月的議價談判,校方期望只需要單向付費,至少能減少出版或訂閱費用的其中一筆。惟最終談判破裂,加洲大學毅然放棄訂閱 Elsevier 每年價值 1,000 萬美元的學術期刊。

柏林的房地產高牆:制定租金上限,惠民還是累民?

新移民湧入、租金飆升,人口和生活成本雙雙飛漲,並不是香港獨有的景況。居大不易,世界各大城市都面臨著同樣的掙扎,例如德國首都柏林。人口膨漲、物價復升,柏林的「窮人首選」優勢已漸漸回落,甚至成為世界上房地產市場增速最高的城市之一,房租價格亦同樣不斷上漲。有當地政客繼而提出一個節衷辦法:釐定租金上限,凍結未來五年的基本住屋成本。

電影偽術:正牌經營的「假鈔集團」

總部位於美國亞特蘭大,專門製作道具鈔票的電影道具公司 RJR Props,是一家正牌經營的「假鈔集團」,創始人 Rappaport 形容,製作道具鈔票,是一門需要非常小心處理的生意,跟犯法確實是一線之隔。偽鈔的成功關鍵就是,讓它在鏡頭前變得跟真的一樣,但如果有人想拿著它到商店使用,它又馬上變成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