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諾比

|共52篇|

不只快時尚還要快網店,ZARA 逆勢擊敗 H&M

正當 H&M 的營運與股價都來到十年低點時,它最大的競爭對手、西班牙 Fast fashion 霸主 ZARA 卻繳交了一張令人驚艷的成績表:該品牌的母公司 Inditex 的營業額與獲利雙雙提昇,分別創下了 10% 與 9% 的增長佳績。這在實體零售全面衰退的時代簡直是超過一百分的成績。關鍵,就在快速從線下實體店面轉換到網絡商店的能力。

快不起來的時尚,H&M 遭逢最大挫敗

全球 Fast Fashion 標誌品牌 H&M,上週公佈第 4 季業績,令人意外的是,這家瑞典公司交出了一張慘不忍睹的成績表,單季營業額衰退幅度達 10 年之最,股價重摔到 8 年新低。H&M 在公告中承認,由於市場環境持續面臨挑戰,且行業變化導致到店客流量減少,H&M 品牌的實體店本季度表現也十分疲弱。此外,H&M 品牌的部分產品組合存在不平衡。作為 Fast Fashion 風潮的始祖,啟蒙了 ZARA、Uniqlo,瑞典國寶級品牌,何以面臨這樣的慘狀?答案,就是「走太慢」!

NIKE 長銷不絕的秘訣二:把巨星變平凡人

哈佛商學院教授、現任 Cultural Strategy Group 總裁 Douglas Holt 分析,Nike 能夠超越品牌而變成時代印記,其中一個關鍵因素是:它利用代言人迅速建立起與消費世界的關係,而代言人所訴求的不是財富或權勢,而是普世個人價值。這種把絢爛歸於平凡、重視精神與態度更甚於產品的理念,成了 Nike 強大企業文化的一部分。

亞馬遜步步進逼,商界馬克龍將成為家樂福的救世主?

今年 6 月,當亞馬遜收購了 Whole Foods 後,沃爾瑪、Costco 等股價均應聲下跌,華爾街普遍抱持著「電子商務終將一統實體零售業」的悲觀論調,但全球第二大零售商家樂福似乎沒有打算坐以待斃:他們開除 5 年來表現平平的行政總裁 Georges Plassat,找來曾經與亞馬遜交手過的 Alexandre Bompard 接手。今年才 45 歲的他,因為與法國新任總統一樣年輕、帥氣又有衝勁,被稱為「商界馬克龍」,是家樂福寄望能對抗亞馬遜的救星。

甘願淪為配角,微軟 CEO 的股價翻倍之術

曾經被視為日暮西山的微軟,近來似乎有著回春的跡象,第一財政季度(截至 9 月 30 日)總營業額年增 12%,為 245.4 億美元,比分析師預估的高出 10 億美元,股價首度突破 82 美元,來到歷史新高。6,000 億美元的市值,更是自 2000 年網絡泡沫化以來最佳表現。寫下這一頁近乎滿分成績表的,是微軟第三任行政總裁納德拉(Satya Nadella)。他上任以來,讓微軟的股價從 40 美元一路上升到 80 美元,足足翻了一倍。

靠著預測愚蠢行為,他的投資更勝巴菲特

為甚麼有人會為了省下 300 美元而自己頂著大太陽揮汗除草,但當隔壁鄰居出 600 美元請他幫忙卻斷然拒絕?同樣一個愛馬仕手袋自己捨不得買,但當老公花了家裡的錢作為結婚週年禮物,老婆卻開心接受?事實上,錢就是錢,它的價值不會因為環境不同而有任何改變,但對於人類來說,不同情境下的錢創造出來的心理感受完全不同。古典經濟學理論是建立在「人類是理性」的基礎上,排除掉所有可能的情緒因素。但 Richard Thaler 認為,消費者因為愚蠢而產生的不理性行為,不會因為市場力量而抵銷為零,甚至可以預測。

健康經濟學:減糖風下的朱古力戰爭

一般提到瑞士的著名產業,不外乎夢幻觀光景點阿爾卑斯山脈、精品鐘錶、私人銀行等。但大部分人並不知道,瑞士的朱古力產業可以創造 4,000 多個工作機會,生產總值將近 20 億美元。而瑞士與比利時、冰島,是世界頭三位的朱古力狂熱國家,每人平均一年消耗 6 公斤朱古力,比美國的 2.5 公斤高出一倍有餘。但這個甜蜜浪漫的產業正面臨衝擊。「金融時報」專欄作者 Ralph Atkins 指出,從農產品到罐頭,全球食品界都捲入一場反糖戰爭,即使瑞士的優質朱古力品牌也不能倖免,必需重新思考經營模式。

杜林普沒打擊恐怖份子,先擊毀中東三大航空公司

美國總統杜林普上任以來頒發的移民禁令與反恐政策尚未收到具體效果,但有三個中東巨頭已遭受嚴重打擊,他們分別是阿聯酋、阿提哈德與卡塔爾航空。根據國際航空運輸協會統計,所有中東航空公司今年獲利將腰斬不只一半。阿聯酋宣布 5 年來第一次虧損,與去年同期相比跌幅高達 82%;第二名的阿提哈德,除了面臨同樣的衝擊之外,還深陷投資失利的窘境。卡塔爾原是航空新星,但在今年 6 月卡塔爾元首傳出支持恐怖主義的風聲,短短幾天內就連續招致 9 國斷交,肯定需承受鉅額損失。情況繼續惡化下去,三雄可能會落入不得不互相吞併的窘境。

當人瑞不再稀罕,長生不老將不再是神話?

長生不老,向來被當成是一種不切實際的神話,但對Google來說,這是他們繼搜尋技術之後,下一個要替人類突破的科技革命。領導 Google 人工智能團隊的工程師 Ray Kurzweil,在與其醫生 Terry Grossman 的合著書 Transcend: Nine Steps to Living Well Forever 中指出, 通往百歲之道有三座關鍵橋樑:第一,是遵守最理想的醫療建議。讓自己活到得以享受第二座橋樑的好處,也就是生物科技帶來的醫療革命。接下來第三座橋樑則是:隨著納米技術不斷進步,人工智能與機械人將有辦法以分子的大小,重新修補老化的身體。根據 Google 的預測,當第三座橋樑的技術趨於成熟時,人類壽命的自然極限,將是目前最高的預測再乘以 10 的次方。

AR 技術將成為蘋果的秘密武器?

兩年前,AR 對電影、遊戲來說還是奢侈的技術項目,就連擁有最頂尖製片技術的荷里活片商,都得花上幾個月時間,投入上百萬美元才能製作出擴增實境的效果,但隨著 iPhone 8 以及 ARKit(蘋果發佈的 AR 功能開發軟件)問世,將技術門檻大幅降低,擁有成熟開發經驗的遊戲公司,甚至一週內就能開發產品原型。「這會帶來一場新的視覺革命,徹底破壞既有遊戲規則,」獨立開發商 Duncan Walker 說。

馬克龍:讓巴黎變成下一個矽谷

獨角獸通常指市值超過 10 億美元的超級新創企業,例如 UBER、Airbnb、Dropbox 等矽谷科技新秀。過去 10 年,這類公司幾乎都集中在美國、亞洲等地,歐洲所有的,屈指可數。新任總統馬克龍在選舉時曾提出要把法國打造成一個「獨角獸」國家,並不是空口說白話。近年來,法國努力洗刷勞工規範嚴苛、賦稅沉重的形象,轉而積極建設科技產業、鼓勵新創。他上任以來,也致力對抗阻礙重重的勞工政策,推動財政改革。但更大的助力,來自於一群挺他到底的科技界人士。

分店只 50 家,卻被雀巢收購,市值 7 億美元的咖啡店

從加州奧克蘭起家的藍瓶咖啡,被稱為咖啡界的蘋果,成立 15 年來在全球僅 50 家分店。他的勝出之道,卻是徹底的「慢」和「跩」,一反規模化、簡單快速、顧客至上的商業原則。在藍瓶,點一杯咖啡要等上 15 分鐘,因為所有的咖啡豆都是現場烘炒,用日式虹吸壺慢慢滴取。沒有多種 size 供選取,奶泡上也不會有華麗的拉花。店員不會貼心地在杯子上寫名字,畫塗鴉,假裝跟你很熟的喊著你的名字。店裡沒有舒適的座位與空間,也聽不到輕柔的音樂 —— 如果說星巴克販賣的是一種「城市綠洲」的氣氛,藍瓶賣的就是非常單純的「咖啡本身」。

英國改革數學教育,向亞洲填鴨教科書取經

英國人數學之爛,連前首相卡梅倫都曾淪為笑柄:他身為牛津大學高材生,卻在出席小學活動時答不出 8 乘 9 這道數學題。英國銀行巴克萊(Barclays)研究,國民算術能力太差,已經造成經濟上極大的損失,每年匯率損失高達 3.5 億英鎊。民間企業競爭力下滑,因為寫程式、搞研發、玩金融、拼經濟,沒有一樣不會用到數學。英國教育部長 Nick Gibb 上任後,誓言洗刷大英帝國的恥辱,而他改革教育的方向,是向亞洲學習。

亞馬遜效應發威,全球零售業將出現大衰退?

售業的隱患由來已久,過去十幾年的好景與資本市場要求的增長壓力,讓各零售業商家盲目擴張門市,對電子商貿強勢崛起視而不見,泡沫愈吹愈大。如今亞馬遜左手收購連鎖超市 Whole Foods,右手推出無人商店,從虛擬進軍實體,無疑是引爆泡沫的導火線。

不留情面的計算,Netflix 稱霸的企業文化

總會員人數突破 1 億人,2017 年前 3 個月營收達 26.4 億美元,比前年同期成長 34%,股價創下上市以來新高的 188 美元 —— 這是全球串流影音霸主 Netflix 今年的驚人成績。相較 Mark Zuckerberg 動輒大開狂歡派對慶祝,Netflix 共同創辦人暨行政總裁 Reed Hastings 顯得相當無趣:獨自坐在連鎖餐廳 Denny’s 裡吃牛排。多年前 Netflix 會員破百萬的時候,他也是這樣做 —— 冷靜、理性、凡事依靠數據與計算,不多花一分錢在沒必要的事情上,這就是 Netflix 獨特到極致的企業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