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諾比

|共69篇|

美元來到熊牛市交錯的十字路口

正當中美貿易戰打打停停,杜林普與金正恩的會面撲朔迷離之際,國際金融市場也出現了不小的震盪。包括美國國債殖利率飆升至 7 年來新高,歐元區意大利的地緣政治風險增加,阿根廷披索繼一日內大跌 8% 之後,又創歷史新低,土耳其里拉也跌至新低。瑞銀指出,美元正來到熊牛市交錯的十字路口。

漫威淘金方程式:把電影當連續劇拍

成立於 1939 年的漫威、歷經 4 次併購,在 90 年代中期,一度還面臨破產。如今卻成為母公司迪士尼最會賺錢的金蛋。營業額超過 60 億美元,曾佔迪士尼電影部門收入將近五成,其中關鍵,就在漫威總裁奇雲·費治身上。他替漫威制定最成功的淘金策略,就是:把電影當成連續劇來拍!

松下、海爾的家電轉型革命

2025 年,你家的雪櫃、電視、風扇、冷氣機會是甚麼樣子?這是全球家電大廠都在思考的問題。今年 3 月,日本家電大廠松下選在成立一百周年紀念日的前一週,宣佈與位於美國矽谷的日系創投 Scrum Ventures 攜手,成立合資公司 BeeEdge。目的就是要引入矽谷的創新活力,促進傳統家電轉型。

降低排隊焦慮,企業從科技入手

想到麥當勞吃個漢堡,或是在 GU 挑件好看的衣服,準備結賬時卻發現大排長龍。更糟糕的是拿到商品後才發現,忙到昏天黑地的服務員把你的可樂錯裝成雪碧、薯條忘了裝進袋、衣服的 size 跟你拿給他的完全不一樣。這個人人都有過的討厭購物體驗,即將被 AI 人工智能與自動化流程所打破。

亞洲億萬富豪快速崛起,帶動藝術收藏市場火熱發展

根據瑞銀/羅兵咸永道億萬富豪報告顯示,全球媒體名單上頂級收藏家人數增加,尤其是亞洲的私人博物館出現增長,加上私人向公共博物館提供的資金亦有增幅,可見億萬富翁的藝術參與度有所增加。亞洲的億萬富豪人數現已超越美國,且亞洲的億萬富翁的財富總數可能會在 4 年內超過美國。這也讓藝術收藏市場呈現近年來最火熱的狀況。

從吸塵機到電動車,Dyson 的抗污染大計

James Dyson 宣佈要進軍電動車市場、2020 年要推出第 1 台電動車時,不少人以為他在開玩笑。這個將畢生心力都投入在研發吸塵器、開創家電新藍海的科技狂人,思考的竟然不是如何交棒退休,而是再掀起一場新革命。吸塵機的下一步為甚麼是電動車?兩者看起來毫無關連,而且技術含量相差十萬八千里,但 James Dyson 認為,吸塵器與電動車有一個共同的使命,很一致,就是「抗污染」。

愈失敗愈成功 Dyson 的失敗創新學

創辦人 James Dyson 現時身價高達 56 億美元,在「福布斯」億萬富豪排行榜上,名列英國前 15 位。但綜觀他的創業歷程,會發現他的成功完全是奠基在「大量的失敗」之上。Dyson 第一款無袋式吸塵機,試驗 5,127 次才宣告成功。這不是因為技術有多困難,而是 James Dyson 堅持用大量製造原型機做測試。這個作法既費時又耗成本,但好處是能在失敗的過程中,不斷發掘出新設計靈感。

老品牌轉用 AI、AR 玩美妝,能改變形象?

根據「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報道,Estée Lauder 集團的年輕化之路,起自於 2014 年底的「參訪日」。當天,所有人離開辦公室,一同去參觀蘋果等各項新形態體驗店與 Pop-Up Store,實地感受一個受年輕族群深愛的品牌,能夠傳遞出甚麼樣的穿透力與渲染力。幾個月後,一場顛覆性的逆向改革工程在 Estée Lauder 內部啟動。

72 歲老婆婆 Estée Lauder 的併購回春術

作為一家以抗老、除皺產品聞名的美妝保養品集團,Estée Lauder (雅詩蘭黛)目標客群為四十歲以上熟齡人士,Estée Lauder、Clinique 兩大主力品牌,曾經幫整家集團貢獻了超過五成的營業額,寫下美妝保養品史上亮麗的一頁。但如同女人的容顏,歲月在品牌上終究留下了皺紋。為了挽救品牌老化的危機,Estée Lauder 集團迫切的想要年輕化。答案就跟所有的女人一樣:花大錢買好東西!

不只快時尚還要快網店,ZARA 逆勢擊敗 H&M

正當 H&M 的營運與股價都來到十年低點時,它最大的競爭對手、西班牙 Fast fashion 霸主 ZARA 卻繳交了一張令人驚艷的成績表:該品牌的母公司 Inditex 的營業額與獲利雙雙提昇,分別創下了 10% 與 9% 的增長佳績。這在實體零售全面衰退的時代簡直是超過一百分的成績。關鍵,就在快速從線下實體店面轉換到網絡商店的能力。

快不起來的時尚,H&M 遭逢最大挫敗

全球 Fast Fashion 標誌品牌 H&M,上週公佈第 4 季業績,令人意外的是,這家瑞典公司交出了一張慘不忍睹的成績表,單季營業額衰退幅度達 10 年之最,股價重摔到 8 年新低。H&M 在公告中承認,由於市場環境持續面臨挑戰,且行業變化導致到店客流量減少,H&M 品牌的實體店本季度表現也十分疲弱。此外,H&M 品牌的部分產品組合存在不平衡。作為 Fast Fashion 風潮的始祖,啟蒙了 ZARA、Uniqlo,瑞典國寶級品牌,何以面臨這樣的慘狀?答案,就是「走太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