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客松

|共91篇|

李安的創作哲學:興奮與危機共生,求生與求死並存

綜觀李安的創作歷程,可以發現他的作品風格相當多變,從早期「父親三部曲」的中國傳統家庭倫理劇,逐漸探討西方社會文明,從非主流的藝術電影,到後來執導大成本的荷里活科幻巨片,橫跨的範圍之大,與他溫吞和緩的外表頗不相符。他也坦承:「我是跳躍比較大,整個片型都要給他換過來。」

「變形俠醫」的失敗,造就華人世界第一名導

要說漫威史上票房與評價皆慘的電影,由李安執導的「變形俠醫(The Hulk)」肯定是其中之一。但正如所有超級英雄都必須經歷過從蛻變到重生的歷程,這個慘敗,反倒孕育了日後華人世界第一位足以與史提芬史匹堡、馬田史高西斯等並駕齊驅的世界級名導。

一瓶麻油,靠刺蝟戰術創下 300 億日元營收

管理學大師詹姆.柯林斯(Jim Collins)曾提出過著名的「刺蝟理論」,認為愈是能專注在自己的競爭優勢,不隨便分散注意力,將複雜世界歸納成單一系統或基本原則的企業,愈能夠維持長久與高獲利。日本許多長青企業,正是擁有這樣的本質。例如光靠一罐小紅瓶就能熱銷 82 年的益力多,以及只賣麻油就創造一年 300 億日元營業額的角屋(かどや)。

不賣手機賣飯煲,小米憑甚麼「捲土重來」?

從手機做到牙刷,小米的策略看似無厘頭,實際上卻是有計劃地深入每個使用者的生活。從手機、到手環、電視機機頂盒、單車、掃地機械人與吸塵機等家電用品,無一不與小米的網絡串連。所有的數據蒐集回後端軟體平台,小米就能知道你的生活習慣、日常作息等。當一般人還在爭辯物聯網究竟能對人類帶來甚麼樣的實質改變,小米已經悄悄攻佔了你生活中的每一個角落。

從「冒險」逼出來的維京競爭力

作為充滿傳奇色彩的維京後裔,北歐五國在世界經濟上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他們的祖先是了不起的水手,身處冰天雪地物資缺乏的嚴苛環境,卻能發展出先進的造船技術與高超的航行技巧,早在公元 9 世紀,就能克服惡劣的海洋。對北歐民族來說,離開舒適的爐邊與家鄉,前往未知的挑戰,正是文化 DNA 一部分。時至今日,這樣的 DNA 依然存在,但更多的是透過制度與教育去體現。

無印良品 重視前線的管理法則

意大利經濟學者柏利圖所提出的 80/20 法則,至今被奉為企業管理的圭臬,亦即公司中有 80% 的利潤是由少數 20% 的優秀員工所貢獻,而這 20% 中絕大部分都是主管或即將升任主管者。但無印良品信奉的原則完全相反,他們認為至少 80% 的員工都是優秀的,至多只有 10% 是「笨人」,即使這 10% 的「笨人」犯錯,主要原因也在管理者身上。因為,「所有的智慧都存在於工作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