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應湘

|共394篇|

有機環保大使:食膠袋的蠟蟲

21 世紀是膠世紀:單在 2014 年,全球出產 3 億噸塑膠,數量預期 20 年內加倍,其中有四成來自聚乙烯(polyethylene),亦即製造膠袋的主要物料。由於分解期可長達百年,膠袋氾濫嚴重危及海陸生態,已成環保關鍵議題。要解決白色污染,科學家發現或可借助一種食膠袋的生物:蠟蟲。

高能量飲食有害大腦

對於大眾,糖份和脂肪與肥胖同義,被認為是心臟疾病、肝病、糖尿病的元兇,雖然相關研究不無爭議,但高熱量飲食(多糖高脂肪量)不利身體健康,已有公論;近年亦有不少實驗指出,除了促成身材走樣,原來糖與脂肪亦會影響大腦表現,甚或會削弱記憶力和認知能力。

冬甩經濟模式:救世良方?

二戰以後,全球經濟整體平穩成長,由 1970 年計至今更激增 3 倍,按照預測,屆乎 2050 年將再升 3 倍。長遠而言,經濟增長前景相當明朗,但無可否認的,隨之而來的問題也極度嚴峻:貧富懸殊持續惡化、全球暖化急速加劇、環境污染日益嚴重。一味追求經濟增長,無助解決當代種種問題,那麼世界需要甚麼經濟模式,才能糾正疑難?英國經濟學家 Kate Raworth 就提出「冬甩經濟學」(Doughnut Economics),為經濟、環境與民生擘劃一個平衡方案。

法國第五共和應該終結?

法國大選在即,政局洗牌之下,是屆變成局外人的主場,非主流政見亦因而大量浮面。例如極左派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提出修憲創建第六共和,左翼社會黨的哈蒙(Benoît Hamon)亦提議召開相關討論會。改元更張當然是大事,要理解修憲主張,須先清楚法國共和政體的歷史及理念。

假如美國沒有介入一戰

凱恩斯曾說:一戰是歐洲內戰。殖民宗主國內鬥,掀起世界動暴,由中東乃至遠洋美國,假若美國並無應協約國(Allied Powers)之邀參戰,歐洲戰局會如何收場?適逢美國參戰百年紀念日,美國新保守派政評人、前總統喬治布殊文膽 David Frum 撰文分析美國抽身歐戰的後果,並主張一戰雖然相當不受歡迎,戰後歐洲的民主實驗亦以失敗告終,但為重整世界秩序,一如二戰及冷戰的抉擇,美國仍絕對有必要介入。

祆教觀念如何影響西方?

祆教源於波斯,相傳 3,500 年前由祭司瑣羅亞斯德(Zoroaster)--或譯查拉圖斯特拉(Zarathustra)--創立,今日猶有小量信眾。雖然祆教業已息微,但其教義深刻影響世界三大宗教,乃至滲透西方文化思維,歷年更衍生出不少文化符號。沒有瑣羅亞斯德,就未必有天堂、魔鬼和天星小輪。

八爪魚:基因操縱大師

八爪魚未必是外星生物,但其生物構造仍然令科學家大感疑惑:3 個心臟、8 隻半自動觸手、隨意改變顏色和質地的皮膚、解決複雜問題的智能。最近更有研究發現,八爪魚、墨魚、魷魚一類頭足綱(Cephalopoda)軟體動物會大量修改基因,自行改寫演化歷程,被指或有助發展出成熟大腦,進而成為水中天才。

【法國大選】100% 入息稅:梅朗雄是誰?

法國大選第一輪投票在即,日前 11 名候選人同台辯論之後,民調顯示極左派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表現最佳(25%滿意度),「最具說服力」,對比極右派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的表現滿意度只有 11%。法國大選由各初選以來一直是局外人之爭,在首輪選舉前夕趨勢依然持續,梅朗雄近日民意支持度急升,甚至超越執政黨的哈蒙(Benoît Hamon),人氣高漲背後,難道是源於 100% 入息稅的倡議?

【法國大選】一幅圖看政治傾向

日前法國總統選戰辯論,史無前例聚集 11 名候選人之多。第一輪投票將於 4 月 23 日舉行,距今不到兩星期,但據民調所示,將近四成選民尚未確定投票意向,世界報(Le Monde)特此整理各候選人政綱的政治取向以供選民參考,以下僅撮要 5 位民意較高者:

個人自由的起源

盧梭在「社會契約論」宣告:「人生而自由,枷鎖卻無處不在。」自由似乎天賦使然,其實在人間的時日不長,英國肯特大學(University of Kent)社會學榮譽教授 Frank Furedi 追溯世俗權威的歷史,主張 16 世紀的宗教改革家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質疑教廷權威,繼而催生出各地反專制思潮,是為現代個人自由的起點。

馬拉松會傷腎?

跑步健康,跑得愈多就愈健康?2010 年美國密西根州醫院一項調查指出,四成跑手在完成馬拉松賽事後出現急性腎損傷(acute kidney injury)。腎臟要健康,須保持水份充足及避免過熱,長時間帶氧運動隨時引致炎症及脫水,理論上有害腎臟機能,不過腎科醫生 Chirag Parikh 認為,長遠影響未明之下,暫時仍難以斷定長跑的好壞。

為何有動物又醜又可愛?

日本人酷愛大王具足蟲,真心覺得「很萌」,為牠製作大量周邊商品(例如攬枕),但台灣人只覺「有病」。弔詭的是,日本人也覺得這種深海節肢動物相當噁心,卻又不自禁被吸引,他們將矛盾心理稱之為「キモ可愛い」(キモい即噁心,「気持ち悪い」的撮寫)。看到醜樣動物心生憐愛,究竟是出於甚麼邏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