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衛生

|共13篇|

三藩市高薪請「糞便巡邏隊」

三藩市「遍地黃金」—— 說的不是矽谷的創業前景,而是走在街頭隨時會踩中大便。「糞便危機」並非新聞,今年市政府便增聘「糞便巡邏隊(poop patrol)」,名額 5 人,人均薪水每年 71,760 美元,加上津貼福利,總收入超過 IT 工程師的平均收入。

Live Norish:在香港 WTO 與上廁所的小確幸

在香港,上洗手間從來不是個問題。由銅記、旺角商場、餐廳到西貢的郊野公園都有衛生的洗手間。但在瑞典「如廁」時則處處都要收費,廁所亦不見得比香港公廁好。在北歐,95% 以上的公廁需付費才能使用,大多是投幣式的,也有密碼鎖的,還有些是到指定地點付費後自己拿鑰匙開門。

19 世紀紐約殺狗風潮

香港早前發生懷疑虐狗案,一頭銀狐犬從大廈高處墮下,當場分屍慘死,在動物保護意識正盛的今日,這種事可謂徹底違反人道標準。但其實領動物保護風氣之先的西方國家,過去亦有過殘暴的「殺狗熱」。19 世紀,紐約市就曾經成立專責部門,每當發現威脅公眾健康的流浪狗,便會把牠們活活棍毆至死,有街童更獲懸賞參與捕狗工作,到臨近 20 世紀動物保護組織才成功逆轉這種風氣。

唐明:管治之道也在於屎溺

對比 17、18 世紀有關歐洲城市的記載,很容易陷入竊喜,因為那時候歐洲城市確實臭不可聞,連室內也不例外:譬如 1665 年倫敦爆發大瘟疫,許多達官貴人逃到牛津大學避難,到第二年他們離開的時候,牛津大學的每一個角落:書房、煤屋、地窖、煙囪,都佈滿了糞便。海軍委員會那位大秘書 Samuel Pepys 在別人家裡投宿時,發現臥室內沒有夜壺,結果坐在火爐邊大便,以使糞便掉進灰燼裡,簡直像貓一樣。

打噴嚏時沒紙巾?請用手臂掩住口鼻

政府宣傳片日以繼夜地提醒:「打噴嚏或咳嗽要用紙巾掩住口鼻。」但想打噴嚏的衝動,有時候說來便來,沒有紙巾、手帕的話,又該怎樣才好?有品的你想必會用雙手蓋住嘴巴,寧願讓口水污染掌心,也免得讓病菌四散。可是不好意思,美國的衛生官員糾正你 —— 該用手臂,而非手掌。

全球反反疫苗戰

自從世上第一劑疫苗面世 200 餘年以來,陸續出現的傳染病疫苗不計其數,旨在形成群體免疫作用,遏止傳染病流行。然而近年全球反疫苗人士群體不斷擴大,接種率年年下跌,惡果逐漸顯現,例如撲滅多年的麻疹捲土重來,回歸歐美帶來疫症大爆發。有指拒絕讓子女接種疫苗的家長危害兒童健康,如同虐兒,理應處罰,事實上,歐洲與澳洲多地已立法強制兒童參與疫苗注射計劃,打響一場反反疫苗戰。

哥本哈根之健康此中尋

香港人的不快樂舉世聞名,美國民調中心蓋洛普最近發表的年度調查報告指出,香港的快樂指數在全球 55 個國家和地區中排名尾 7,連健康指數亦曾淪為亞太區最差。想反思為何香港會成為既不快樂又不健康的地區,或想找個羨慕對象?且看丹麥首都哥本哈根,長期位居聯合國幸福指數排名高處,是世界衛生組織健康城市倡議中的星級模範之一。該市衛生局局長 Katrine Schjønning 說,過去 10 年來,哥本哈根的健康政策非常出色,「我們之所以會提到 10 年,因為要改變公共衛生,你需要長遠的眼光。」如何改變?以下是哥本哈根的秘訣。

煙民最佳歐遊地點:奧地利

年假才剛結束,上班途中卻已想,復活節假又該去哪。作為煙民,若想歐遊,奧地利倒是個好選擇。當地原定於今年 5 月全面禁煙,但極右派「自由黨」參與執政的新政府推翻計劃。帶頭廢取禁令的黨魁兼副總理 Heinz-Christian Strache 強調,此事關係到選擇自由,餐廳應可自行決定是否設立吸煙區。但維也納醫科大學名譽教授 Manfred Neuberger 批評,此事等同一場「公共健康災難」,指政府令奧地利淪為「歐洲的煙灰缸」。禁或不禁,到底該由誰來決定?

孤獨部長之必要

常聽到人說人總是一個人來,一個人去,所以應學習接受並享受孤獨,由此聽聽自己內心所想,或是自行解決問題。但早前英國卻反其道而行,任命體育和公民社會部長 Tracey Crouch 為孤獨部長(Minister for Loneliness),以解決 9 百萬英國人,特別是長者、醫護人員或是失去至親的人經常感到孤獨的情況。不過,有人覺得孤獨是人類的共性(有時笑人「獨」也不為過),所以對英國的舉動十分驚訝。事實在公共衛生範疇中,人際關係是重點處理的部分,因孤獨久而久之也會演變成為流行病,所以不容忽視。

Moyashi:白色,全部都喺白色

「白物家電」這個字是日文獨有,直接翻譯就是「白色的家庭電器」。50 年代末出現「三神器」的說法,即電視、洗衣機和雪櫃,當中的洗衣機和雪櫃就是「白物家電」。但首先大家需要注意的是,「白物家電」都是與家務有關的 —— 電飯煲、洗衣機和雪櫃。與生活衛生無關的例如電視、收音機、電話之類,都傾向深沉的色調,如黑、深藍、木紋之類。由此,我們得知一個事實:顏色與電器產品的用途有間接關係,「白物家電」扣連著昭和時代的國民生活衛生。

倫敦飲水噴泉史

開幕那天成千上萬的人上街慶祝,男士穿著西裝,女士穿著家裡最美麗的衣服,孩子們熙熙攘攘為了瞥見第一個公共飲水噴泉的風采。其後那噴泉每天都有上千人使用,它這麼吸引,皆因在 19 世紀的倫敦,要喝上一口潔淨的水,對低下階層而言殊非容易。

倫敦人值得擁有的飲水機

今年 11 月,港府宣佈從 2018 年 2 月 20 日起,所有政府建築物內的自動售賣機,停止售賣 1 公升或以下的塑膠樽裝水,但並不包括其他飲品,而康文署亦表示會研究增設飲水機。部分香港市民的反應是擔心飲水機的水質和衛生、市民不能買水就會買多了其他包裝飲品、不能買水很不方便、應多花時間研究如何回收再做⋯⋯ 看起來,在政府場地買不到樽裝水恍如給人剝奪了生存的權利。無獨有偶,今年 12 月初,倫敦市長簡世德透露計劃在市內建設新的飲水機網絡,打算於鎮中心、購物商場、公園和廣場等公共場所,支持自治市建設飲水機和添水器,目的是使大眾減少使用即棄膠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