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集

|共22篇|

林喜兒:Sharp Objects —— 總是發生在小鎮

Sharp Objects 故事講述由 Amy Adams 飾演的女記者 Camille Preaker,被上司派遣回到自己家鄉報道兩名少女遇害事件。回到從前的家,除了母親、後父、同母異父的妹妹,還有從前的自己。躺在床上,頓時想起逝去的妹妹,是夢中的畫面還是幻覺,究竟她在這裡留下甚麼傷痛,讓她不只以酒精麻醉自己,更自殘身體,身心都是傷痕的 Camille 藉著追查案件被逼重新認識過去。

廖康宇:電視點止撈飯咁簡單

這些電視劇的故事內容大概相同,但每個版本都各自帶有本地元素:台灣版本的「流星花園」夾雜著台語對白;韓國的「花樣男子」主角都穿著韓式校服等等。雖然表達的方式不同,但觀眾的文化體驗又如此相近,最重要是受眾國家在文化同化過程中並沒有失去自主性,並非一個單方向的文化侵略現象。

為何我們喜歡幻想世界末日(後)?

從聖經開始,人們便對末日有著不同幻想,及至現今各影視和遊戲,我們已預測過種種末日到來的原因:天災、喪屍、外星生物和人工智能等,還想過末日降臨後一切文明都崩潰的景象。好好活著不好嗎?為甚麼很多人都對末日如此著迷?末日(後)幻想又有甚麼意義?

江皓昕:Westworld 第二季,自由意志是個笑話……嗎?

「西部世界(Westworld)」第二季結束了,神劇暫告一段落。「西部世界」的神,是多一層意思的,原因是它探討了好些哲學課題,一些接近宗教領域裡人和神的關係、人類的根本存在意義、宿命論 vs 自由意志等大命題。當在第一季裡,我們問的還是「人工智能是否有自由意志?」,來到第二季,我們問的已經愈踩愈深地變成了「人類是否真的有自由意志?」。

林喜兒:A Very English Scandal —— 愛人同志謀殺事件

A Very English Scandal 節奏非常明快,從引爆、謀殺失敗到審訊,沒一點轉彎抹角,大概這是真人真事沒甚麼可故弄玄虛。整齣劇似乎在客觀陳述以外加一點幽默,而那個謀殺過程更可以說是非常滑稽。Hugh Grant 的演技與面上的皺紋增長成正比,誰說同性戀者就只是一個模樣。

韓劇通往世界,最大功臣是字幕?

韓國 K-pop、電影不只風靡亞洲地區,更輸出至全球,近年就連韓劇,都深得西方觀眾歡心。韓劇要走進西方世界更有一個關鍵要求,就是字幕要好。新劇「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在韓國電視台熱播,亦在 Netflix 上作全球播放。該劇監製馬正勳說:「自 2000 年代初以來,這個行業的規模增長了 3 倍。」成功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將韓劇賣埠。最新年度官方數字顯示,韓劇出口總值 2.39 億美元。他說:「我們有一半收入來自國際銷售。當中 70% 來自亞洲,30% 來自美國。」

林喜兒:Genius: Picasso —— 再來 20 世紀歐洲的傳奇

4 月份不少新劇陸續播出,其中一齣是今晚首播的 Genius: Picasso。Genius 是 National Geographic 去年開拍的人物傳奇系列,去年播出的第一季 Einstein,來到第二季 Picasso,率先看了第 1 集,手法似乎跟第一季很相似,也是兩條線並行,年青未成名和成名後年老交錯,斬件式交代了畢加索孩童時代的創作天分,羅列出畢加索不同時間的重要事件,而當中的細節故事似乎是留待往後 9 集慢慢交待。

全球在地化考驗:當 Netflix 遇上地方政治

影視串流平台 Netflix 正在全球擴張業務,上季收入按年升 40% 至 37 億美元,升幅創紀錄新高,而全球訂戶人數已增至 1.25 億,美國以外的訂戶更佔了大多數,但 Netflix 在全球擴張同時卻存在暗湧,其在各地投資製作的劇集接連捲入各地方政治漩渦,甚至遭到杯葛抵制。雖然有輿論批評 Netflix 欠缺政治敏感度,但有電影人反指不斷觸碰「政治地雷」,恰恰體現 Netflix 崇尚自由開放的政治立場。

林喜兒:Babylon Berlin —— 重回威瑪時代的柏林

去年 Netflix 的原創德文劇集「闇」 讓我們見識德劇的水準,Babylon Berlin 去年在德國播出,年初登陸美國 Netflix。德國電視史上最昂貴的製作,創作班底包括 Good Bye, Lenin! 的 Henk Handloegten 和 Achim von Borries,還有大家熟悉,「疾走羅拉」、「雲圖」的 Tom Tykwer。Tom Tykwer 不是第一次參與劇集,近作有 Netflix 的 Sense 8。這次回歸家鄉,以德語出發,根據德國小說家 Volker Kutscher 同名小說改編,背景設定在 1929 年的柏林,關於一名來自科隆的警察、一段色情錄像底片、一列火車、一次五一遊行,圍繞第一次大戰後,德國的社會政治文化。

林喜兒:Collateral —— 英國這一刻

一宗謀殺案件,牽引的卻是歐洲國家最燙手的難民問題。4 集迷你劇集是 BBC 與 Netflix 的合作,BBC 3 月初播畢後,隨即在 Netflix 上架。「附帶效應」台前幕後陣容強勁,是英國劇作家 David Hare 首齣原創電視劇編劇作品,現年 70 歲的 David Hare 在 1998 年已被封爵士,以表揚他在劇場的貢獻。David Hare 也曾參與電影創作,包括「此時 · 此刻(The Hours)」及「讀愛(The Reader)」,近年的作品包括 2014 年為 National Theatre 創作的「星空下的舊情人(Skylight)」,當中的女主角 Carey Mulligan 也就是今次劇集的女主角。

林喜兒:Little Women —— 一看再看,經典其實是負擔

BBC 一年一度,在聖誕節推出名著改編劇集,剛過去的 Boxing Day 一連 3 天播出的是 2017 年版的 Little Women。Louisa May Alcott 名著,故事背景為美國內戰期間,父親為國參戰,四姊妹 Meg、Jo、Beth、Amy 與媽媽留守家鄉,經歷成長的苦澀與甜蜜。經典改編,是否忠於原著通常是第一個問題,2017 年版的 Little Women 基本上是忠實地說一個故事,當然 3 個小時的劇集必定有所取捨,但最經典的場面也保留了。

林喜兒:穿 Dior 的棟篤笑 —— The Marvelous Mrs. Maisel

紐約上城西區的年輕貴婦,老公搭上秘書,說聲不再愛你,輕輕的走了…… 無數故事是這樣開始,然而過程可以千變萬化,結果也可能是意料之外。The Marvelous Mrs. Maisel 就是要看看被老公的拋棄的 Mrs. Maisel 如何展開精彩生活。這個女人當自強的故事完全不落俗套,兼且充滿歡笑。 故事設定在 1958 年的紐約,徘徊於 uptown 的豪華公寓與 downtown 的酒吧。 Miriam(Midge)生於中產猶太家庭,大學畢業後跟 Joel Maisel 結婚,生了一仔一女。25 歲的 Midge 安於做男人背後的女人,支持 Joel 當喜劇演員,晚晚拿著一煲牛腩一本記事簿到 Gaslight 替老公增取演出時間,怎知後來拿著咪高峰引得觀眾大笑的竟然是自己。

林喜兒:Better Things —— 一屋女人的美事

Better Things 是美國女演員 Pamela Adlon 的半自傳式故事。Pamela Adlon 飾演女演員 Sam,單身母親獨力撫養三名女兒,分別是叛逆少女 Max,男仔頭的 Frankie,還有小女孩 Duke,再加上住在隔壁的神經質媽媽 Phyllis,一屋都是女人。每集二十多分鐘輕鬆小故事,除了環繞 Sam 這位在職單身媽媽如何照顧三名各有各煩的女兒外,同時更為年華老去感到煩惱。沒有戲劇化的情節,都是說說瑣碎事,如何應付 Max 身邊的男友,如何處理 Frankie,還有那位失驚無神出現的媽媽,非常生活化。

林喜兒:Alias Grace —— 誰是受害者

今年有兩齣改編自加拿大作家 Margaret Atwood 小說的劇集,年初的 The Handmaid’s Tale 橫掃艾美獎,近日在 Netflix 上架的迷你影集 Alias Grace 依然是女性的悲歌,不過卻加添了一點點懸疑的味道。劇集講述在 1843 年的加拿大,年僅 16 歲的女傭 Grace Marks 與工人 James McDermott 被控謀殺僱主 Thomas Kinnear 及其管家 Nancy。James 被判死刑,Grace 則被判終生監禁。故事圍繞著 Grace Marks 這個人物,Margaret Atwood 在小說中加插了 Dr Simon Jordan 這個心理醫生角色,透過跟 Grace 訪談嘗試了解這位著名殺手的心路歷程,究竟她是天生女魔頭還是無辜的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