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集

|共36篇|

江皓昕:Black Mirror Bandersnatch —— 上帝也是坐在電腦前按滑鼠

沒有比這件事情更具宗教意味,霎時間,我們都變成了上帝,坐在電腦前按滑鼠,恣意地操控著故事世界裡主角的每一個選擇 —— 主角並沒有自由意志,他無法控制自己向左還是向右,要揮拳毆打還是要把熱茶倒在電腦上洩憤。我們因為他的舉手投足而娛樂,因為他有更悲慘的結局而歡笑,充分地體現到那句猶太諺語:「人一思考,上帝就笑了。」

紅眼:「被偷走的臉」—— 可疑的臉孔全部都是中國人

日本全國滿佈各式各樣的中國人,都不算是甚麼大新聞。遊客、商人、留學生,以至偷渡客,爆買爆住,日本人仍表現得客客氣氣,鞠躬行禮,相當樂意做中國人生意,簡體中文菜單、銀聯卡、支付寶亦一應俱全。虛與委蛇,心裡是否真的這樣想?看今季新劇「被偷走的臉」就知道。第一集開場數分鐘,就有一整船中國偷渡客當場被炸死,葬身大海。被警方通緝的騙子、劫匪、殺人犯,個個獐頭鼠目,不少都是中國人。最過癮的是,背景聲音中還特意讓觀眾清晰聽到百貨公司的中文廣播:「歡迎光臨…… 現正舉行大優惠…… 請選購我們店裡的化妝品…… 日用品……」真有點意思。

林喜兒:My Brilliant Friend —— 一個時代,兩個女孩

看罷 8 集的 My Brilliant Friend(「我的天才女友」),急不及待找回原著小說來看,能夠勾畫出時代的氣氛,並能細緻地描寫兩個女生的生長,好奇這會否是一個改編自真實人物的故事,甚至是作者的自傳,怎知作者原來是極度低調的意大利小說家。

林喜兒:The Little Drummer Girl —— 以巴之間,真假之外

正在播放中的 6 集迷你劇 The Little Drummer Girl 找來英國新演員 Florence Pugh 擔大旗,兩年前參演了 Lady Macbeth 而備受關注。男主角則是憑 Big Little Lies 奪得金球獎及艾美獎最佳男配角的瑞典演員 Alexander Skarsgård。看到朴贊郁的名字,自然是期待他的暴力與復仇美學。

Netflix 攻亞之道:沒靠中國,靠硬技術

早前 Netflix 在新加坡舉辦亞洲大會「See What’s Next: Asia」,發佈 17 部與台灣、日本、南韓、印度及泰國等地製作團隊合作的原創作品,以表對亞洲市場的重視。不過,部分國家人均收入偏低,網絡發展亦明顯落後,上網速度緩慢之餘亦未必穩定。Netflix 要在亞洲進一步大展拳腳 ,從節目內容到串流技術,不乏精密的計算和考量。

Netflix 致勝之道:做你心裡的蛔蟲

10 年前追劇,尚要每晚準時趕回家中,等電視台逐集播給你看。但現在有了自選影像服務(Video On Demand,VOD),看甚麼、何時看、哪裡看、怎樣看,全由觀眾自己決定。然而 VOD 服務這麼多,專注於影視娛樂的 Netflix,如何在全球吸引過億訂戶,並跟業務多元化的 Amazon 和迪士尼分庭伉禮?除了節目質量,其實數據也是關鍵。怎樣從中揣摩訂戶喜好,成為他們心裡的蛔蟲,成為 Netflix 的致勝之道。

林喜兒:Homecoming —— 一步一驚心

Homecoming 節奏恰到好處,不拖泥帶水。雖然每集都是兩個時空的交錯,剪接卻相當出色,藉此打開一個又一個的問號。前半部分像是平平淡淡,無風無浪。後半卻是一步一驚心,外國評論都說是希治閣式的驚慄,那些鏡頭都是熟口熟面。Julia Roberts 的角色從安分到不安,其他角色也像是平平實實的普通人,卻因此製造更大的反差。

石 Sir:英國電視節目有好多種

事實上英國的電視節目種類實在很多,除以上比較嚴肅的類型外,連純娛樂、純搞笑,甚至有點低俗的內容亦有眾多選擇,閒來無事亦好打發時間。而這些都是免費頻道,而加上不同的收費頻道又一大堆選擇,又沒有甚麼中央機構沒事找事來管節目中女士衣裝是否太低胸,男星是否太娘娘氣,節目是否符合國家不時改變的政治氣候,各電視台百花齊放,不同觀眾都總能找到適合自己的節目。

石 Sir:黃秋生的英國緣

上星期一,到英國一個旅遊網站,搜索「香港」的數字,竟然升了 125%!原來當日,英國其中一個電視台,剛推出全新劇集 Strangers。Strangers 故事主要關於一單英國女子在香港被殺,其丈夫來港卻竟發現事不簡單的奇案。故事據說一半場景都在香港,而故事第一集更幾乎全部取景香港。但更讓石 Sir 嚷著要追看此劇,卻是因為黃秋生有份演出。

林喜兒:Money Heist —— 機關算盡卻忘了愛情

來歷不明的「Professor」策劃了一場史上最大的劫案,招攬了 8 名在打家劫舍方面各具才能的奇兵。他們的目標是佔領印鈔廠然後自行印鈔,過程中與警方、人質三方對峙,原則是不流一滴血。西班牙劇集「紙鈔屋」(La Casa de Papel,英文譯名為 Money Heist) 去年尾被 Netflix 購入,火速成為 Netflix 非英語劇中最多人觀看的劇集。

林喜兒:Sharp Objects —— 總是發生在小鎮

Sharp Objects 故事講述由 Amy Adams 飾演的女記者 Camille Preaker,被上司派遣回到自己家鄉報道兩名少女遇害事件。回到從前的家,除了母親、後父、同母異父的妹妹,還有從前的自己。躺在床上,頓時想起逝去的妹妹,是夢中的畫面還是幻覺,究竟她在這裡留下甚麼傷痛,讓她不只以酒精麻醉自己,更自殘身體,身心都是傷痕的 Camille 藉著追查案件被逼重新認識過去。

廖康宇:電視點止撈飯咁簡單

這些電視劇的故事內容大概相同,但每個版本都各自帶有本地元素:台灣版本的「流星花園」夾雜著台語對白;韓國的「花樣男子」主角都穿著韓式校服等等。雖然表達的方式不同,但觀眾的文化體驗又如此相近,最重要是受眾國家在文化同化過程中並沒有失去自主性,並非一個單方向的文化侵略現象。

為何我們喜歡幻想世界末日(後)?

從聖經開始,人們便對末日有著不同幻想,及至現今各影視和遊戲,我們已預測過種種末日到來的原因:天災、喪屍、外星生物和人工智能等,還想過末日降臨後一切文明都崩潰的景象。好好活著不好嗎?為甚麼很多人都對末日如此著迷?末日(後)幻想又有甚麼意義?

江皓昕:Westworld 第二季,自由意志是個笑話……嗎?

「西部世界(Westworld)」第二季結束了,神劇暫告一段落。「西部世界」的神,是多一層意思的,原因是它探討了好些哲學課題,一些接近宗教領域裡人和神的關係、人類的根本存在意義、宿命論 vs 自由意志等大命題。當在第一季裡,我們問的還是「人工智能是否有自由意志?」,來到第二季,我們問的已經愈踩愈深地變成了「人類是否真的有自由意志?」。

林喜兒:A Very English Scandal —— 愛人同志謀殺事件

A Very English Scandal 節奏非常明快,從引爆、謀殺失敗到審訊,沒一點轉彎抹角,大概這是真人真事沒甚麼可故弄玄虛。整齣劇似乎在客觀陳述以外加一點幽默,而那個謀殺過程更可以說是非常滑稽。Hugh Grant 的演技與面上的皺紋增長成正比,誰說同性戀者就只是一個模樣。

韓劇通往世界,最大功臣是字幕?

韓國 K-pop、電影不只風靡亞洲地區,更輸出至全球,近年就連韓劇,都深得西方觀眾歡心。韓劇要走進西方世界更有一個關鍵要求,就是字幕要好。新劇「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在韓國電視台熱播,亦在 Netflix 上作全球播放。該劇監製馬正勳說:「自 2000 年代初以來,這個行業的規模增長了 3 倍。」成功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將韓劇賣埠。最新年度官方數字顯示,韓劇出口總值 2.39 億美元。他說:「我們有一半收入來自國際銷售。當中 70% 來自亞洲,30% 來自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