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改編

|共15篇|

紅眼:「假面酒店」—— 木村拓哉,也有卑躬屈膝的時候

藉著一宗連環殺人案,東野圭吾批判了日本社會是如何病態追求禮貌和奴性的工作操守,並將推理小說家的敏銳社會觀察放進了自己最擅長的懸疑佈局之中。作為最出名的日本藝人,木村拓哉也是默默遵守著「顧客(觀眾)永遠是對的」資深從業員。。

鄭立:流浪地球 —— 阻住地球轉的電影

「流浪地球」是一套災難片,故事與小說並沒有太多關係,只是借用了作品的設定與背景,創作出另一個荷里活式的救難故事。整套電影可說扎實穩健,沒有多餘的文戲和悶場,沒有太狗血的對白,沒有太令人反感的置入式行銷。平心而論,這已經很自控,至少沒有淪為「太空戰狼」這種一聽就想讓人射去木星的餿主意。

文學遊囈:「燒失樂園」—— Barn Burning,納屋を焼く,버닝

村上春樹向來有擴寫短篇成長篇的習慣,就「納屋を焼く」(燒掉柴房)一篇卻表明「故事太冷」,無法加筆。導演李滄東似乎抱有同感,改編作「버닝」(燒失樂園)於是激化原著的潛在衝突,再借用福克納短篇 Barn Burning 的元素,將小說升溫成兩個半鐘的電影。

林喜兒:My Brilliant Friend —— 一個時代,兩個女孩

看罷 8 集的 My Brilliant Friend(「我的天才女友」),急不及待找回原著小說來看,能夠勾畫出時代的氣氛,並能細緻地描寫兩個女生的生長,好奇這會否是一個改編自真實人物的故事,甚至是作者的自傳,怎知作者原來是極度低調的意大利小說家。

江皓昕:「燒失樂園」—— 世界的爛攤子,年輕人執屎

今天,不止是韓國,世界各地的年輕人還不一樣,手機上的新聞訊息日日新鮮日日甘,光怪陸離的世界叫人無法詮釋。不論是房屋、就業、抑或任何其他的社會問題,都是一個無解的僵局,未來不見得會好轉,面對缺乏希望的將來,年輕人都是束手無策,不是無力,而是無感。上帝拋出了謎題,上一輩交出了爛攤子,年輕人唯有執屎。

透過影視作品的改編,重新認識故事的可能性 —— 吳曉樂、楊富閔對談

「2018 Openbook 好書獎」揭曉 4 大類別 40 本得獎好書之前夕,暖身系列講座的壓軸場,由兩部近年熱播電視劇的原著作者精彩對談。他們分別是公共電視的話題作「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原著作者吳曉樂,以及「花甲男孩轉大人」電視劇、「花甲大人轉男孩」電影作者、今年推出新作「故事書」的楊富閔。兩人與現場讀者分享紙本書影視化的過程,暢談其中的艱難、樂趣以及後續影響。

改編很難,但改編可以不爛 —— 專訪導演李相日

近年的日本電影,大多改編自小說或漫畫,而眾所周知,沒多少人能把原著故事拍好。李相日卻是少數的例外,甚至可謂最成功的導演之一。他先憑改編村上龍的同名小說「69 sixty nine」,在主流市場嶄露頭角,兩年後再以改編自真實事件的「草裙娃娃呼啦啦」,橫掃國內各大電影獎項。兩部改編自吉田修一同名小說的電影「惡人」及「怒」,亦為他贏得最佳電影及最佳導演等多項殊榮。上週李相日受到香港亞洲電影節邀請,來港與導演陳果對談交流心得,並在留港期間接受 *Cup 專訪。

江皓昕:「逆向誘拐」—— 初嚐推理的水土不服

片中的中環拍得頗為漂亮,有格調也並不過份吃力地販賣本土,取的角度充滿心思,是一種對城市滿有關懷的感情投射。黃浩然導演的上部作品「點對點」也流露著這種感情,加上「逆向誘拐」有關世代之爭、裝睡的人等現今社會氣氛描繪,姑勿論在片中的描述是否過於片面又兒戲,黃導演還無疑是個用著他的方式,去愛著香港的人。

紅眼:「在咖啡冷掉之前」—— 傳承的味道和溫度

故事鎖定在不知名小鎮上的一家咖啡店,大家都聽過一個都市傳說,只要坐在咖啡店的某個特定座位,喝一杯咖啡,客人便能穿梭時空,回到過去或窺看未來。不過,店裡的「咖啡時光機」規矩多多,好不容易才鑽進時空的狹縫裡,卻只擁有一杯咖啡的時光,只夠匆匆跟對方見上一面,一個擁抱、一個道別,留下一句說話。宿命無從扭轉,人皆渺小,只能專心珍惜片刻的相聚。花盡心思只為重逢一瞬,儘管一切都是徒勞而回,卻實在喜歡這種不甚科學的浪漫。

方俊傑:邪邪怪怪的「拉普拉斯的魔女」

如果交到一位出色的導演手上,「拉普拉斯的魔女」即使橋段的轉折多變未必及得上「神探伽俐略」系列或者「加賀恭一郎」系列,也不會相差太遠,有關哲學的探討卻有過之而無不及。但由性格巨星三池崇史操刀,還是導演個人色彩凌駕一切。即是,你向來喜歡類似風格的話,可以繼續喜歡;向來沒甚麼好感的話,必定如常失望,忘記了故事本色的含意。

林喜兒:Sharp Objects —— 總是發生在小鎮

Sharp Objects 故事講述由 Amy Adams 飾演的女記者 Camille Preaker,被上司派遣回到自己家鄉報道兩名少女遇害事件。回到從前的家,除了母親、後父、同母異父的妹妹,還有從前的自己。躺在床上,頓時想起逝去的妹妹,是夢中的畫面還是幻覺,究竟她在這裡留下甚麼傷痛,讓她不只以酒精麻醉自己,更自殘身體,身心都是傷痕的 Camille 藉著追查案件被逼重新認識過去。

林喜兒:Little Women —— 一看再看,經典其實是負擔

BBC 一年一度,在聖誕節推出名著改編劇集,剛過去的 Boxing Day 一連 3 天播出的是 2017 年版的 Little Women。Louisa May Alcott 名著,故事背景為美國內戰期間,父親為國參戰,四姊妹 Meg、Jo、Beth、Amy 與媽媽留守家鄉,經歷成長的苦澀與甜蜜。經典改編,是否忠於原著通常是第一個問題,2017 年版的 Little Women 基本上是忠實地說一個故事,當然 3 個小時的劇集必定有所取捨,但最經典的場面也保留了。

林喜兒:The Handmaid’s Tale —— 這會是現實嗎?

The Handmaid’s Tale 改編自 Margaret Atwood 寫於 1985 年的同名小說。故事發生在 Gilead,從民主自由的美國變成奉行原教旨主義的國家。開首便是主角 June 一家三口,從美國逃至加拿大不果,June 被活捉成為侍女,從此她叫做 Offred,不能再用本名,過去的一切也隨之逝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