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人政治

|共2篇|

陶傑:第三線強人

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南非演說,警告世界強人政治正在崛起,危害民主自由。此說是以當前美國強人總統杜林普為楷模,指出世界其他國家爭相仿效。「強人政治」是針對自由民主價值觀的一大反動:普京、習近平、金正恩,是世界強人政治的第二線,菲律賓的杜特爾特、土耳其的埃爾多安,是強人政治的第三線。

【美國大選】左翼哲學家怎樣看?(Zygmunt Bauman 篇)

不少分析將杜林普現象與脫歐公投比較,指出兩者均是對建制的抗議;波蘭社會學家鮑曼(Zygmunt Bauman)則認為,除了發洩不滿,美國人也投了「強人政治」一票。杜林普成功結合工人階級和舊中產階級的所有焦慮,將消費型社會的失敗歸咎於外來因素,諸如外來移民、種族異類,而建制方案又無力解決問題,魅力強人承諾一場快速補救(a quick fix),雖然「野蠻」或不理性,但對沮喪的民眾而言,仍然極具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