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工作者

|共3篇|

紅眼:「娼年」—— 第三身快感

儘管電影尺度極大,性愛場面多得令人頭暈目眩,但一般商業式製作的 AV 片,主角永遠是具賣座力的女優,「娼年」的主人公,卻是犧牲色相扮演精液噴射器的著名男星松板桃李。電影除了將視點從預設的男性觀眾身上轉移到女性,鏡頭的位置和距離亦有著微妙差距,選擇了第三身視點來紀錄性愛過程,例如鳥瞰、廣角,穿過小孔或走廊,從遠處窺看。為了讓觀眾達到第三身快感,經理人給予男主角另一種性啟蒙,將肉體關係重塑成一個遠離本能的得分遊戲項目,讓人偷窺錄影的角色扮演。抽離的視點,超脫了愛情,催生了「娼夫」和嫖客這樣的職業和快感關係,同樣地,也像一種城市生活的性啟蒙,催生了這樣的電影和觀眾。

希臘賣淫悲歌:妓女窮,恩客更窮

一場債務危機,令希臘元氣大傷。多年過去,不少媒體吹噓希臘經濟正在復甦,加上其移民門檻較其他歐盟國家要低,吸引中國人在當地爆買房地產。但現實呢?恐怕沒誰比雅典的妓女更清楚。很多女性窮得要以賣淫維生,卻因為嫖客比她們更窮更潦倒,結果賣了身體,也沒得到幾個錢。

「性都」沒了,中國還有妓女嗎?

因色情行業蓬勃發展,東莞曾被稱為「中國性都」。2014 年,市政府展開大規模掃黃行動,幾天內出動 6,000 多名警員,清洗近 2,000 處兼營淫窟的桑拿房、歌舞娛樂場等場所,一時之間整個行業消聲匿跡,但 4 年後的今天人們依然能夠買到性服務,情況覆蓋中國各地。人們的性交易更加謹慎,整個行業儼然藏於暗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