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藥性

|共5篇|

抗生素大挪移,製藥公司如何在廣告發功?

為數不少的農場,無論牲畜有否患病,均在飼料中加入抗生素,防病未然,保證農場產量,卻埋下抗藥性風險。消費者有時聽到抗生素或會擔心食品安全。病向「錢」中醫,抗生素藥廠與農場也向錢看,為了釋除消費者「疑慮」,他們在社交媒體上幕後發功,用錢轉移視線。

豬仔要加速成長,就難以擺脫抗生素?

人口不斷增長,每多一個人,就多一張吃飯的嘴。要應付人類口腹之慾,養豬行業早已從小規模、低密度的飼養方式,轉為集約式飼養。而飼料中加入抗生素,是集約式飼養下保持豬隻健康生長的法寶。但除了人類,抗生素的抗藥性問題亦困擾豬隻健康,反而令其腸道無法抵禦細菌感染。

對付超級細菌新法:糞便藥丸

抗生素失效的時代逼近,醫學界或借鑑古法或生物勘探,不斷探尋抗生素以外的出路。近年有「糞便微生物移植」一法冒起,借助健康捐贈者的糞便細菌為病人治病,根治抗藥性強的超級細菌感染。不過此法動輒需要出動直腸鏡、灌腸或鼻管,叫人望而生畏,有學者更進一步,研發出「糞便藥丸」,轉化糞便成口服藥,臨床實驗亦證明成效可比傳統方法。

抗生素無效:現代醫學終結時?

據估計,全球每年有超過 70 萬人死於抗藥性細菌感染。為免人類濫用進一步加劇抗生素失效問題,世衛早前更新部分抗生素的取用級別,將被視為最後防線的抗生素如粘桿菌素( colistin )納入最高的「特別取用」級別,只有當其他抗生素治療無效時才能使用,以期延長它們的壽命。

戰勝愛滋病還遠嗎?

美國早前有研究表示,成功將愛滋病毒 HIV-1 的 DNA,從人類的免疫細胞上移除,為人類可治癒愛滋病再燃希望。今年聯合國亦訂定於 2030 年前消滅該病的目標,新目標信誓旦旦,但聯合國愛滋病聯合規劃署(UNAIDS)執行總監 Peter Piot 卻向衛報記者表示,「2030年消滅愛滋病」的口號不設實際,甚至可能幫倒忙,因其過於樂觀,或使人忽視仍然嚴峻的情況,特別在非洲,愛滋病仍是大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