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畫

|共55篇|

黑白

房間一道封閉的門
在勾引我的寂寞
退一步是多麼容易
走一步卻那麼遠
對白裡填滿了黑色幽默
眼睛開始迷路
窗前的白天
又墮進黑夜的夢裡
忘記身上的顏色

玻璃鞋

圓舞曲開始之前
尋找一雙玻璃鞋
所有美麗的東西
都容易破碎
童話的形狀
卻承受起夢的重量
讓我跳完一支
孤獨又瘋狂的舞

將死的法庭插畫

Jane Rosenberg 自稱美國法庭的活化石,她自 1980 年入行至今將近 40 年,經手的不乏曾轟動一時的案件,包括名導 Woody Allen 爭奪撫養權案,諧星 Bill Cosby 性騷擾案,作家 Martha Stewart 證券欺詐案等等。她的角色對法庭判決沒有影響力,卻對傳媒乃至普羅大眾尤為重要 —— 她是一名法庭插畫師。

偷心賊

不要閱讀我的心
那裡有太多秘密
秘密裡盛載太多的你
地圖上已經勾劃出一個輪廓
狂風中
要抓緊每顆真心
他們正衝向你
展開偷襲

天堂島

小島上
有一間舒適的小屋
有一個清澈的小湖泊
有一座翠綠的小山丘
一片美好的風光
就是沒有你

半拍子

拍子裡
有我們的重量
佔據了呼吸
我們一起
是最佳的伴奏
分開以後
誰也忘記了節奏
誰也忘記了自己的重量

催眠

合上眼
會看見夢
睜開眼
會看見黑暗
兩者不能同時並存
如要關燈的時候
請先告訴我
好讓我先閉上眼

捉迷藏

是誰打開了時間的序列
自我不斷分裂成個體
散落在時間線上
緣分喜歡錯過
就在前後之間擦身而過
故事開始的時候
你在哪裡
我在哪裡

小島

站在問題的中央
思考人生以外的問題
不規則的航道
都在追求永恆的自由
記憶固執停住那一天
過去任意穿插我的領域
沉澱下來的思緒一早擱淺
小島宣告已經被你征服

單曲

你離開後
讓花草獨自生活
我的脆弱暴露在曠野上
像風 像雲
沒有重量 四處流浪
靈魂的空洞
像海面的寬闊
我們錯過的話語
變成一首歌
等待風來帶走
散落在每一朵浪花上
輕輕地又回到地平線
爬到岸上
渴望與你遇上

告別時光

你載著時光
離開一個港口
隨著海浪遠去
尋找海洋的邊緣
你帶走所有快樂的秘密
留下回憶在海上四處漂浮
每一條海岸的曲線
慢慢變成你的臉龐

科學家不知道的事

為甚麼從不告訴我
思念有多長
寂寞的重量有多少
快樂生活在哪個世界
幸福要多高才能觸碰
願望要多大才能實現
究竟要飄流多少光年
才能找到你

小花園

栽種一塊小區域
區分了情感與理智
卻翻開愛與恨
房間漸漸爬滿了刺
沒有人願意觸碰痛楚
在這裡
躺著脆弱的靈魂

一封退回的信

你說
不讓人發現
要走一條沒有人的路
去看日落
明白天空有時會離開
打開雙手
看見孤獨的執迷
所有風景喜歡躲在雲裡
雲慢慢靠近
帶來一個季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