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客

|共19篇|

鄭立:侍名臣 —— 狗官開會,不問對錯,但求通過

「侍名臣(Samurai Vassal)」是個狗官開會討好主子的擦鞋遊戲。每個回合,每個玩者都會從 5 種政綱當中,提出一種政綱,或者該回合不提出任何政綱休息,每人的政綱都可以被通過或者被否定,通過即可取分。至於政綱本身的內容對錯呢?不重要,不管是領展還是高鐵還是國民教育,總之通過就可以邀功,就算再離譜低能不切實際遺害千年都沒關係,沒有人在意過那些話的真假或是否可以實行,總之通過就好。

陶傑:成就一個領袖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聲稱,要成立所謂公務員培訓學院,從中培養香港未來的「領袖人才」。世界上有沒有「領袖學」(Leadership)?新加坡國父李光耀雖然已不在人世,但李光耀早已告訴了你:「我沒有聽說過,有哪一個領袖是領袖學課程教出來的。」做領袖,一要有天分,二要有性格,三要有時勢和命運。有幾多學問和學位,絕對不重要。領袖靠的是一份與生俱來敏銳的觸覺和判斷,以及乾坤獨斷的剛毅和強悍。有時天分決定了性格,許多時候性格又決定了命運。世界不同的時勢,像大洗牌,又淘盡幾多英雄和狗熊。

為何到了 21 世紀,仍有人相信希特拉在月球建軍?

要數近年流行的陰謀論,非「曼德拉效應(Mandela Effect)」莫屬。支持此說的人,總能排山倒海般,提出各項「鐵證」支持。至於反對者,認為只是集體記憶錯誤或穿鑿附會。撇開曼德拉效應真偽不談,為何有不少人相信疫苗是用來毀滅大多數人、希特拉沒有死,並在月球建立新納粹基地等說法?追隨陰謀論者,視乎於其身分,可分為幾類。

政客信用

“Since a politician never believes what he says, he is surprised when others believe him.”
– Charles de Gaulle, French statesman

政客從不相信自身言論,因此當知道有人相信自己,他會十分驚訝。
– 戴高樂(前法國總統)

唐明:扮咩離地?

簡單來說,人可以離地,但不能沒人性,尤其當你的工作是跟人打交道,譬如說從政。戰後邱吉爾連任失敗,英國人普遍覺得他就是個「大寫的離地」,因為他代表戰爭、貴族、大英帝國,逆歷史潮流,大家不想再看見他。連邱吉爾夫人也深表認同,老先生一輩子沒搭過地鐵,沒出過白廳範圍,在倫敦其他區他會迷路。

權力中毒:政治人物的「狂妄症候群」

「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這句名言所指的,是對人類的普遍觀察:得到權力時就會變得傲慢,自我中心,為所欲為,但原來此說真有醫學支持?前英國外交大臣兼精神醫生 David Owen ,以其專業知識及從政多年的經驗寫成「疾病與權力」一書。他在書中提出,權力對精神有害,甚或使位居要津的政治元首患上所謂「狂妄症候群」(Hurbis Syndrome),脫離現實,自感超然;要解「權毒」,唯靠民主。

腐化的人

It is said that power corrupts, but actually it’s more true that power attracts the corruptible.
– David Brin, American author

有言權力使人腐化,但其實準確來說,是權力吸引會腐化的人。
– 大衛·布林(美國作家)

Chester Ho:從杜林普到葉劉,Fact Check「後真相政治」年代

很久以前,人們仍然相信政治人物要有誠信,才能得到選民的信任。不過,在「後真相政治」(Post-truth politics)年代,政治人物是否言而有信、說話有沒有根據,似乎不在重要。遠一點的英國脫歐公投,事後否認言論、走數的政客大有人在;剛過去的美國總統大選,杜林普經常說謊吹牛,但無礙選民投下信任的一票。

唐明:帶眼識人看君王

不過,歷史對馬基維利不是太公平。他的名字變成了一個集多重貶義於大成的形容詞,在英文當中跟馬基維利畫上等號的至少有:astute(機敏), cunning(狡猾), intriguing(神秘), controlling(操縱), powerful(強大), sinister(邪惡), underhand(欺瞞), devious(詭計多端), manipulative(耍手腕),馬基維利也成了壞蛋的終極符號。

從政

“Politics is perhaps the only profession for which no preparation is thought necessary.”
– Robert Louis Stevenson, Scottish writer

政治可能是唯一一項人們認為毋須準備的專業。
– 羅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蘇格蘭作家)

針鋒相對

“Under democracy one party always devotes its chief energies to trying to prove that the other party is unfit to rule — and both commonly succeed, and are right.”

– H. L. Mencken (American journalist)

在民主體制下,一個政黨總會盡全力去嘗試證明另一政黨不合於政——通常雙方皆會成功,並且正確。

— H. L. 孟肯(美國記者)

大話精時代:「後真相政治」與梁振英

兩星期前,國際政經雜誌「經濟學人」以「後真相政治」(Post-truth politics)為主題,討論當今多國政客正走向危險的道路:不顧一切的說謊,目的非為了說服社會精英,而是想強化偏見,久而久之,對社會造成巨大破壞。回看香港,梁振英上任多年,謊話連篇,近日的橫洲事件中,他又反口覆舌。究竟,我們是否也進入了「後真相」(大話精)的時代?

邱吉爾上前線帶些甚麼?

邱吉爾是一個說不完道不盡的人物,除了最新上任外相的 Boris Johnson 那本邱吉爾傳引人注目之外,近來一部舊書新版也不容錯過,寫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場上的邱吉爾,作者 Andrew Dewar Gibb 當時任職少校。這本書最早是在 1924 年出版,沒有用真名,只署名 X 上尉(Captain X),或許是考慮到時機和局勢的問題。

變態領袖排行榜

牛津大學心理學專家 Kevin Dutton 博士分析,杜林普完全不按牌理,希拉莉公然漠視國法,兩者的表現與歷史上一些政治人物如出一轍,都是有精神問題的症狀,他聯繫多位政要人物的傳記作者問卷調查,根據他們的答案,製作出一張「變態人格檢閱」的名單,結論是杜林普排在希特拉之前,薩達姆侯賽因之後,希拉莉則位於拿破崙和尼祿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