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變

|共10篇|

2018:無政變年

過去一年,國際政治風雲變色,杜林普反傳統外交動搖國際秩序,沙特記者 Jamal Khashoggi 遭殺害觸發連鎖外交風波,右翼政治抬頭叫輿論聞風色變,但原來動盪背後有著風平浪靜的一面 —— 自 1950 年以後,2018 年將成為第二個無政變年。

津巴布韋政變,說到底也是為了「錢」

俗語有云,兄弟鬩牆,不是為錢就是為女人。如今津巴布韋「疑似」政變,也許亦是同樣道理。曾幾何時,此國在非洲富甲一方,但由於工廠管理不善、糧食短缺、貨幣崩潰及貪污猖獗,經濟受到重創。總統穆加貝獨攬大權近 40 年,對此責無旁貸,但他繼續揮金如土,上周甚至為助其妻繼承其位,革退曾為盟友的副總統姆南加古瓦,終於激起軍方出手。

陶傑:歷史無間

釋廣德自焚之後,美國甘迺迪政府支持南越軍人發動政變,推翻了吳庭艷政府。美國扶持過許多傀儡政權,於是行事專橫,有恃無恐。吳庭艷不是第一個,後來伊朗的巴列維國王也走上同一道路。今日的越南,經歷了共黨統治,又走向改革開放,越南共產黨醞釀黨內投票選出總書記。400 年繞了一大圈,豈之天姥暗中加佑?

土耳其與 ISIS 的恩怨轇轕

新年伊始,伊斯坦堡發生大型槍擊案,釀成過百人死傷,似乎預告 2017 年土耳其仍將動盪不安。去年土耳其恐襲不斷,有庫爾德民兵策動,亦有其他武裝組織發起,但除 11 月一宗汽車炸彈襲擊,伊斯蘭國(ISIS)罕有地承認責任,有分析指 ISIS 試圖引起土國不穩,同時極力避免與其全面衝突。土耳其與 ISIS 轇轕由來已久,有恩有怨;一個固然恐怖,另一個也不全然是反恐。

中非人:想回到過去 受獨裁者統治

去年年底,教宗方濟各到非洲 3 國宣教,探訪肯雅和烏干達後,他抵達了最後一站,亦是最危險一站:中非共和國。當時,教宗無視長年駐軍當地的法國警告,一意孤行,在這長年動蕩不安的國家宣揚和平。那麼,中非人民自己又有何感想?有人則萌生一種外人不可理解的想法:眷戀舊日的獨裁統治。不追求自由,反回首獨裁?是奴性作怪,還是人性使然?

獨裁的「救世主」:埃爾多安魅力何在?

土耳其政變一夜告終,清洗行動卻連日未停。自上周六起,已有數萬名官員、士兵、警員、法官、檢控官、教師甚至大學院長,被政府拘捕、辭退或停職。埃爾多安借此剷除異己,集權中央,這份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但土耳其基層對他深信不疑,將這位西方眼中的「獨裁者」,奉作國家的「救世主」。莫非通通被人洗了腦?

陶傑:The Second Coming

法國尼斯恐怖襲擊,土耳其軍隊起義維護伊斯蘭世俗化失敗,南海問題裁決之後引起中國民族主義極右情緒⋯⋯西方文明陷入不止是冷戰以來最大的危機,而且生存也有問題。一百年前的愛爾蘭詩人葉慈(WB Yeats)早有預言。他的名詩 The Second Coming 流傳甚盛。這首詩預測了邪惡勢力高漲,基督教預言中的末日審判,到底是耶穌重臨,還是撒旦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