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

|共3篇|

Moyashi:文庫本的誕生

每年的書展總搞得像嘉年華一樣,不斷強調入場人數,政府似乎認為自己是「創世紀」中的上帝,用幾日時間就可以創造出閱讀文化。所謂閱讀文化並非單純一個人坐著看書,而是作為社會集體行為有其構成要素,最基本的是識字率、書籍印刷技術、及書籍流通市場。西方英美德等國家在 19 世紀中前期已經達到了以上的條件,而日本在明治開國的數十年間,書籍閱讀與國家現代化一樣搭上由西方趕來的高速列車。

「2^77,232,917 – 1」,一個長達 719 頁的超級質數

奇書年年有,今年特別厚。日本虹色社上月隆重呈獻一本離奇暢銷書,名為「2017 年最大的質數」,厚達 719 頁,並且超過 2,300 萬字 —— 數字。全書內容只有一組數字:剛剛被發現的第 50 個梅森質數。開售不到一個月,如今已在日本 Amazon 賣到斷貨,需要加印應市,蔚為出版界一大美談。這個長達 23,249,425 位數的超級質數,「總長度」是 118 公里,即使能每秒寫出 5 個數字,也需要毫不間斷的 54 天時間才能寫完。

港台書話(一):如何由 A4 紙到書頁翻飛

外人眼中的書籍設計,大概就是將一疊 A4 紙變成正方企理的書刊。但實際上是怎樣一回事?「香港著名書籍設計師孫浚良當年在大學教書,派給學生每人一隻碗,讓他們觀察,然後將碗狠狠摔在地板,不忍心的同學只摔成幾塊,興奮的同學摔得粉碎。孫浚良這才交代功課,要學生發揮創意將爛碗重組。他想呈現的是,重組一隻爛碗跟書籍設計同質。除了要砌得美,還要為書添加額外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