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器

|共10篇|

申領槍牌難關重重,為何歐洲持槍率仍然急升?

撇除黑幫電影,歐洲與槍支的關係並不算深,相關的暴力及罪案遠比大部分國家少。直到不久之前,多數英國警察甚至沒有佩槍。但據「華爾街日報」報道,連番恐襲令歐洲人日漸不安,部分人遂把槍支看作護身符。即使申領槍牌難關重重,持槍率仍持續上升。

動物武器的演化,如何透視人類軍備競賽?

人類自古便對動物身上的武器目眩神迷,無論是雄鹿的分支鹿角、乳齒象的巨型象牙、銳不可當的犀牛角,往往都巨大得不成比例。為此著迷不已的美國生物學教授艾姆蘭,多年來埋首研究這些動物武器,結果發現其演化邏輯,竟然與人類軍備改良歷程極其相似,成果發表成著作「動物的武器:從糞金龜、劍齒虎到人類,看物種戰鬥的演化與命運」。

武器偷運網絡,支持南蘇丹內戰?

非洲國家南蘇丹自 2013 年起爆發內戰,至今未平。南蘇丹於 2011 年脫離蘇丹共和國獨立以來,歐盟即對其採取武器禁運措施,但內戰仍造成近 40 萬人喪生,成為人道災難。總部設於倫敦的「衝突武器研究組織」近日發表歷時 4 年調查的報告,揭露南蘇丹鄰國烏干達是如何迴避禁令,輾轉將不少武器,經歐盟國家輸入南蘇丹境內。

從血肉戰場到示威現場:催淚彈的演化歷程

催淚彈早自 1920 年代便派來鎮壓示威,縱然至今造成數百人死、數千人傷,但依然被國際認可為「人道」鎮壓工具。英國學者 Anna Feigenbaum 為此梳爬史料,研究催淚彈是如何從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化武,搖身一變成為鎮壓示威的「人道」工具,而生產商又如何鑽研示威者戰術,與示威者暗中對奕,以改良催淚彈設計。

3D 打印手槍:比起傷人,更易傷己

經過多年訴訟,美國政府與擁槍組織 Defense Distribution 達成和解,容許在網上發布 3D 打印槍械藍圖。雖然在開放下載的最後一刻,被聯邦法官簽署的臨時禁制令煞停,這些既無編號可供追查、甚至或能繞過金屬探測器的「鬼槍」,始終令民眾憂慮人生安全。不過一些專家指出,3D 打印槍械未必如想像般受歡迎,普及至威脅社會安危的程度。

未來近了,激光槍真的會出現嗎?

到底人類甚麼時候才能實現超過一個世紀的未來想像,將激光槍從幻想藍圖帶到現實世界?從經典的「星球大戰」到近年大熱的 Marvel 超級英雄電影,五顏六色的光線兵器,猶如揭開人類先進科技的新領域。但到底有多大的實現可能,距離我們所想像的未來又有多遠?

持槍教師:以暴制暴,真能保護學童?

在俄亥俄州的鄉郊,一排教師拿著手槍,向射靶步步進逼,子彈聲響徹全場。他們均是自願培訓計劃「FASTER Saves Lives」的參加者。計劃從 2013 年創辦至今,已有超過 1,300 名教職員接受持槍及射擊訓練。一名任教特殊學生的老師表示:「基本上,學生就是我的孩子,而我想要像保護兒子那樣保護他們。」總監 Joe Eaton 表示:「不少學校意識到,在專業人士趕到之前,必須先有保命的計劃。」但專家質疑,教師拿起手槍,學習以暴制暴,真能保護學童?

以色列校園安全:不靠教師靠槍管

在以色列的街上,持槍者的身影絕不罕見,但有別於同樣容許民眾擁槍的美國,當地絕少發生校園槍擊案。上週,佛州高中槍擊案死者家屬和生還者與杜林普會面時,亦點出這個強烈對比。一名家長直指,以國的學校讓外來者難以進入,絕大部分只有一個上鎖的出入口,並由一名持械保安把守,因而倖免於美式校園暴力事件。不過「華盛頓郵報」駐耶路撒冷記者 Ruth Eglash 指出,以色列的學生能平安度日,並非因為守衛森嚴,而是因為槍管極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