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療

|共19篇|

暗瘡何時才能絕跡?

青春期時荷爾蒙失調,長暗瘡是平常事。過了青春期,仍不絕地長出暗瘡,這些紅腫粒粒不僅有礙觀瞻,更會帶來痛楚,難以放任不管,但用盡方法,食補充品、戒掉乳製品,打電話找 Jackeline 都不起作用,令人身心靈深受困擾。究竟,惱人暗瘡何時才可絕跡於皮膚呢?

一戰所毁的面容,如何催成整形外科的進步?

假如不滿自己的長相,整容作為變靚手段並不新鮮。不少人以美容為由,接受整形外科手術。然而,整容另一目的是整形修復,對天生容貌出現缺陷或後天毀容的人來說,不僅盡可能修補面貌,更無異於拯救其人生。第一次世界大戰時,許多張被戰火無情摧殘的臉,便受益於當時創新的整形技術。

大象獨有的「殭屍基因」,是癌症治療新契機?

到底是人類還是大象更容易患上癌症?癌症由 DNA 受損的細胞不正常增生所引起,以此推算,生物體型愈大,細胞便愈多;壽命愈長,便有更多時間和機會產生致癌的基因突變。然而,根據世衛數字,人類中每 6 宗死亡個案便有 1 宗與癌症有關,即約 17%;相對地,只有少於 5% 大象是死於癌症。科學家一直試圖破解箇中玄機,希望能為癌症治療技術帶來進展。

認知障礙症患者說的故事

記憶衰退,依據錯亂的回憶,喋喋不休地說著相同的故事。這是普遍認知障礙症患者的行為特徵,親人重複聽著這些扭曲的故事,有時難免傷心或不耐煩。但從臨床角度而言,每個荒唐失實的故事背後,其實都盛載著患者最珍視的人生價值,他們以說故事抵抗失憶,試圖回答 「我是誰」的根本問題。

畏高有救,VR 練膽大法?

VR 的吸引之處在於擬真。想像自己站在高塔上,一躍而下,VR 技術模擬的俯衝畫面,或會令你心跳加速,以為自己真的在玩笨豬跳。事實上,VR 的用途豈止體會遊戲帶來的刺激?近日牛津大學的研究,便表明 VR 可成為虛擬治療師(Virtual therapist),幫助畏高者克服現實的恐懼。

方景文:「迷你胰臟」—— 糖尿病患者的新希望

科學家一直致力研究各種方法,希望幫助全球各地的糖尿病患者,特別是一型糖尿病患者。目前不少頂尖的生物醫學家都在奮力研究細胞移植技術,以及如何利用細胞修復受損的器官。邁阿密大學從移植細胞的部位入手,美國康乃爾大學則研究包裹胰島細胞的植入裝置。

腦退化症新希望:搶救記憶力的植入物

阿茲海默症令患者與身邊人愈變愈陌生,記憶的流失速度驚人,而迄今仍未有方法挽回。不過,曙光可能出現:最近科學家們研發出一種大腦植入物,在首次正式測試中,明顯地有助提高記憶力,這也許能為治療癡呆症、創傷性腦損傷和其他記憶損傷的疾病提供了一個新希望。即使提升的記憶力並不算高,但對患者而言,聊勝於無。

受害人需要輔導,「跟蹤狂」也要?

跟蹤狂(ストーカー)刑滿出獄,不少會再糾纏事主,甚至心懷殺意釀成命案。日本京都府警方有見及此,在去年秋天,推出跟蹤者的更生計劃,在臨床心理學家的協助下,通過輔導形式,尋找糾纏行為的成因,從根本解決問題。負責人表示:「希望瞭解犯人藏在心底的事,阻止問題惡化下去。」因為警方發現,光靠嚴懲犯人,難以防止他們重犯。

治柏金遜症新方向:驅逐衰老細胞

現代科學相信柏金遜症起因複雜,受先天基因、生活習慣、環境毒素等因素影響,但說到抗病方法研究學者多不得其門而入。不過,最近有科學家另闢蹊徑,跳出傳統研究先天基因影響和生活層面等研究方向,發現可透過用藥破壞患者腦部僵化細胞,活化大腦,有望成為柏金遜症治療新方向。

基因編輯技術有望解救不治之症

基因編輯技術 CRISPR-Cas9 舉世觸目,它讓科學家得以在基因排序中,精確編輯目標基因,理論上可以消除遺傳疾病,甚至能夠編寫人體基因,對人類未來影響深遠。這項技術在本月取得新突破,一項最新研究發現,將來利用修改版的 CRISPR,或可令糖尿病和肌肉營養不良症(Muscular dystrophy)等不治之症,得以改善病情,帶來治療希望。

IT 的悲劇:搶你飯碗的,卻要向它求助

對印度的 IT 人而言,AI 既是競爭對手,卻也是心靈慰藉。隨著自動化技術普及,印度科技業界出現裁員潮,被炒的 IT 人失去收入甚至存在意義,但在這空虛頹喪之時,他們尋求輔導的對象,竟是搶其飯碗的 AI。當地利用 Chatbots 接受網上心理治療的科技界人士,現時數以千計。從敵人身上尋求安慰,聽來既荒謬又羞辱,但比起向真正的心理醫生求診,此舉不只方便及便宜,更重要是夠隱秘。

奇蹟 Taxi:一輛的士如何改變城市

意大利人浪漫熱情奔放,但倘若在意國街頭看見「花碌碌」的士,司機一身浮誇打扮(見上圖), 如「漆黑中的螢火蟲」的鮮色斗篷、頭頂著有絨球和假花裝飾的草帽、彩珠鍊子更會不時發出沙沙聲響。組合如此奇特,你又能接受嗎?但先別發笑,這架名為「Milano 25」的「的士」走在佛羅倫斯街頭,極盡招搖 ——在 16 年來一直免費接載往來兒科醫院的年輕癌症患者。

第 19 個世界愛滋病日,何時解決不治之症?

各方除了希望增加公眾對愛滋病相關認識外,更希望此病不再污名化,當然,最治標又治本的就是做到「零感染」,或者根治此不治之症。愛滋病重災區非洲最近在這方面出現了曙光。當地衛生研究組織 African Health Research Institute 實驗室主管 Thumbi Ndung’u 就撰文指出,當地研究員正了解控制病毒的免疫機制,並以此開發治療和預防愛滋病病毒的新型藥物和疫苗,並已取得長足進展。

對付超級細菌新法:糞便藥丸

抗生素失效的時代逼近,醫學界或借鑑古法或生物勘探,不斷探尋抗生素以外的出路。近年有「糞便微生物移植」一法冒起,借助健康捐贈者的糞便細菌為病人治病,根治抗藥性強的超級細菌感染。不過此法動輒需要出動直腸鏡、灌腸或鼻管,叫人望而生畏,有學者更進一步,研發出「糞便藥丸」,轉化糞便成口服藥,臨床實驗亦證明成效可比傳統方法。

阿茲海默症有解?除了藥物,還能做甚麼?

1999 年日本第四大藥廠衛材(Eisai)推出一款可望讓阿茲海默症和路易氏體型失智症延緩發病的藥「安理申」。然而安理申畢竟只能「延緩」,無法針對罹病原因徹底解決。之後陸續問世的新藥,也都只是對症治療的藥物。不過,衛材已經和美國新創生物科技公司 Biogen 共同開發新藥「E 2609」和「BAN 2401」,準備於 2020 年後開始販售。這兩種新藥都是針對失智症中為數最多的阿茲海默症進行根本治療。前者已經進入最後階段的第三期臨床試驗,後者則仍在第二期的階段。只要取得認證許可,失智症的治療將可向前邁進一大步。

毒菇可治療抑鬱症?

許多人會到阿姆斯特丹一嚐「迷幻蘑菇」試試迷幻感覺。其所含的裸蓋菇素(Psilocybin),能生產出迷幻藥物質,長期或是過量服用這類物質會引起神經中毒,多數國家已列其為控制藥品。近年卻有研究發現,裸蓋菇素可能由毒品變成藥品,用以治療抑鬱症。研究人員正試圖找出更多關於它有效的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