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埗

|共2篇|

包大人:深水埗明哥 —— 草根茶記的公關奇跡

「若我倒向任何一方,都會減低賙濟窮人的力量」、「我不理會捐錢的人是建制還是反建制」,明哥的這些說法,開始令人們覺得,明哥成為一隻了好用的白手套,各界都在「有麻煩、找明哥」。面對這些狀況,明哥未來是否還能用「政治中立」來界定自己的形象,確實是不小的挑戰。畢竟任何事都離不開政治,助人之事尤其如此。

【文化按摩師】放下想像,體驗深水埗的日與夜

「在這幾年,對香港人來說,『空間』是我們經常思考的問題,最簡單就是,我們愈來愈窮,根本買不到樓。」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副教授司徒慧焯說。「現在一想到『Space in Hong Kong』這個題目,大家的氛圍就是居住空間有多細。」但建築師葉頌文關注的另一件事,是香港人對「空間」的概念,或已隨時代有所改變。「你用多少錢,買多少尺,但這是否唯一重要的『空間』呢?」真正讓人們生活質素下降,對未來感到悲觀的,或遠不止於居停尺寸的緊絀。人際「空間」,興許才是城市發展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