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遊世界

|共46篇|

李明熙、Kimberlogic:廣島壽司老店嚐人情味 踩單車遊島波海道

開始時只是我們跟老闆娘用 Google Translate 對話,說這種老式壽司店開始沒落,大家都去迴轉壽司店。我們卻說在大街看到立食壽司,嚇了一跳,決心找尋老式壽司店。後來亦常客加入幫手翻譯,興之所至,最後連老闆都好奇向我們發問,又免費切多幾片魚生給大家。我們五人就這樣雞同鴨講地談了一個晚上,樂得連吃過甚麼壽司都忘了,因為味道是其次,濃郁的人情味卻難忘。

李明熙、Kimberlogic:俯瞰鳴門漩渦 到訪零廢城市上勝町

離開鳴門漩渦路上,尋找烏冬店醫肚。食過四國的手打烏冬,才知道以前食的烏冬如何不入流。這裡的烏冬有韌度和有口咬,還能食出小麥麵粉香,就算在街頭點一碗簡簡單單的蔥花生蛋烏冬,加幾滴豉油,亦絕不會失望。

李明熙、Kimberlogic:遇上颱風的日本郵輪之旅

坐郵輪好多時都有 Formal Night,要著正裝,上次坐 Cunard 的 Queen Mary 2,差不多 7 晚都要打呔。今次郵輪由台灣出發,亦有正裝之夜,而我深知華人對 Dress code 有自己的一套定義,所以我全身西裝,唯獨以皮波鞋代替皮鞋,都是黑皮鞋,不用分得那麼細啦!結果,我 overdress 了。那其他人穿咩呢?

李明熙、Kimberlogic:旅程的終站,連成一線的兩個家

回首這次 #Home2HomeTravel,踏足五大洲,24 個國家,272 日的旅程中,總算平安回港,無病痛無遇劫。很多親友都問,最好玩是甚麼地方?最好吃是甚麼?最辛苦是甚麼?大家都很想用一個「最」快捷的方法去總括一個長途旅行。面對這種問題,腦海要在短時間內,將行程快速走一次,一時反應不來。

李明熙、Kimberlogic:嚐遍西安街頭小食 細看兵馬俑

對讀中史長大的我,自小覺得西安是中原的正中央,既是歷代 13 個皇朝的首都,又是通往世界的絲綢之路起點。不管過去二、三十年西安變得有多現代化,每次到西安都感覺回到中華文化的起源地。但對於 Kim,跟她說這些歷史云云,很難三言兩語說得明白。帶她來西安,其一是為了讓她感受一下這個千年古都,其二是讓她吃盡西安獨有的街頭小食。

李明熙、Kimberlogic:繁囂、霧霾以外的北京

走過故宮,到鼓樓東大街附近的老胡同時,Kim 指著麵包店櫥窗一問:「David Beckham 是甚麼食物?」這次又給考起了。事實返到中國,好多時餐牌上的英文都要再次給她翻譯,而且是英文翻譯英文。但這次「牛肉鬆小貝」及「海苔牛肉鬆小貝」同時叫做 David Beckham,即使知道碧咸的國內譯名是貝克漢姆,但「小貝」是甚麼呢?唯有舉手投降。

李明熙、Kimberlogic:草原上、星空下,一嘗蒙古牧民生活

別以為遊牧生活過得清閒,我們要照顧剛出世的山羊 BB,又要揸牛奶,亦有機會在大漠草原策馬趕羊,然後跟屋主一起包餃子準備晚餐,還學懂如何用乾牛屎燒暖爐,而每晚入黑後都可以拍攝到星河。而 3 天之中最開心的,是不用看電郵及覆手機短訊,眼睛一直盯著在草原上慢慢移動牛、羊、馬群,這才是真正的思想放空。

李明熙、Kimberlogic:西伯利亞鐵路之旅(下)—— 每一程也是種新體驗

西伯利亞鐵路列車車款眾多,我們由莫斯科分四程車坐到北京,就坐了 4 款不同等級的列車。Irkutsk 到烏蘭巴托,及再到北京的兩程直通車,我們都坐二等車。如願以償,沒有其他人訂上層位置,我倆獨佔四人車卡。而到烏蘭巴托的列車是 Firmeny,軟墊床鋪,但卻沒有餐卡,不過車上熱水 24 小時供應,可以沖杯麵、茶或咖啡。我們乾糧充足,連滴漏咖啡亦早有準備,令其他乘客羡慕不已。

李明熙、Kimberlogic:西伯利亞鐵路之旅(上)—— 發現莫斯科的美

由莫斯科坐西伯利亞鐵路出發,經蒙古烏蘭巴托去北京,全長 7,621 公里,不下車的話,要坐足 6 個晚上。持特區護照有 14 天免簽證,俄羅斯段只需坐 4 晚,在莫斯科先留幾天,還有時間選幾個城巿停數天,下車洗澡,遊覽一下。

李明熙、Kimberlogic:重回當年的起點 —— 柏林

2012 年 4 月,我在柏林 Checkpoint Charlie 出發,展開 211 日的單車回港之旅。2018 年 4 月,我和 Kim 花了 231 日,蹺過半個地球,到達這個當年的起點。6 年間,柏林變了不少,但這個曾經象徵著通往自由的關口,遊客依舊多,展示板和四周的商店都沒半點改變。

李明熙、Kimberlogic:童話以外,雲達綠色的不來梅

要選最愛的德國城巿,不來梅是我不二之選。還記得當年選擇學校,決定了學科後,從沒有研究過學府的名氣,只看哪個城巿生活多姿多彩,而我第一個篩選條件是足球隊的排名。雲達不來梅當年是爭標熱門,歐聯常客。如是者,我報考當地大學,當了兩年留學生,亦成為了雲達不來梅球迷。今次重遊,配合好雲達主場賽事,叫以前的室友球迷訂票,一起進場,重拾當年在球場內狂歡的時光。

李明熙、Kimberlogic:在荷蘭吞雲吐霧 冷雨中賞鬱金香

在阿姆斯特丹抽一根大麻,不用藉口說要入鄉隨俗,更不是要吞雲吐霧麻醉自己,純粹為了在晴朗的一天,坐在公園草地點一根,看著小孩你追我逐地玩耍,百份百感受這個國家的自由。若你來到這個國度,還對大麻、紅燈區等事宜在嘮嘮叨叨,就看不到荷蘭人對事情的開放態度。

李明熙、Kimberlogic:布魯塞爾的啤酒與尿尿小童

比利時啤酒最出名?一定要去看尿尿小童銅像?我們一出布魯塞爾火車南站,光天白日就看到流浪醉漢惹事生非,滿街都是尿餲味,確是留下應景的第一印象。未看到尿尿小童(Manneken Pis)就被尿餲圍攻,嚴重程度好比在南美國家的落後地區。是啤酒喝得多,抑或大家都不願付錢上公廁?暗街窄巷有餲味,情有可原;地鐵站內,空氣不流通,困獸鬥般難受;最不可思議的是在漂亮的 Monts des Arts 庭園中,亦瀰漫著公廁般的臭餲,要掩著鼻子急步離去。但在尿尿小童銅像附近,卻諷刺地沒半點餲味,相信是遊客太多,醉漢不便解手。

李明熙、Kimberlogic:午後巴黎,在鐵塔下野餐

在德國留學幾年,歐遊不少,但一直沒到過巴黎,主要原因是太貴,因為以學生目光看巴黎的價格,甚麼都是天價。今次短遊幾天,一於少理金錢,吃喝玩樂,想做就做。看法國電影太多,到巴黎就一定要去街頭咖啡店,裝摸作樣的喝杯咖啡抽根菸。我們在 Saint-Germain 大街隨便找一間有陽光照到的街頭咖啡店坐下,對不抽菸的人來說,在這種咖啡店喝咖啡實是受罪。座位超窄,大家都手肘撞手肘的面向大街而坐,吞雲吐霧地抽菸,在二手和一手菸之間,我選擇自己點一根。

李明熙、Kimberlogic:坐電車遊山城 食葡撻嘆葡國菜

小時候過大海,就以為自己去過葡萄牙,政治上完全正確,但地理上遙不可及。今日漫步在里斯本及波圖黑白碎石路,同樣咬著葡撻,嚐一口馬介休,沒有燈紅酒綠的霓虹招牌,感覺卻一點也不澳門。葡人吃葡撻不分早午晚或下午茶時段,餐廳及西餅店都有出爐葡撻。客人點一個葡撻,配一杯特濃咖啡,站在餐廳吧枱一口一喝便付款離去,過程不用兩分鐘,街上隨處都亦見葡人外賣咬著葡撻趕路上班。

李明熙、Kimberlogic:兩週學做西班牙人 朝聖「權力遊戲」教堂

來到西維爾差點嚇破膽。西班牙人極為重視復活節前一週的 Holy Week,一連 7 日在各城都有遊行活動。我們一出門便看到穿著全身白衣及蒙面尖帽的群眾遊行,幸好同行友人提醒這尖帽叫 Capirote,以前是罪犯戴著遊街示眾,現今取其意贖罪遊行,蒙面就是隱藏身份,不然我們以為是美國的 3K 黨,Kim 說她會一週不肯出門。

李明熙、Kimberlogic:直布羅陀馬騮山 華倫西亞放火節

在山頂可 360 度看到直布羅陀全巿,山上有兩個賣點:一個是玻璃地板的架空觀景台 Skywalk,今年 3 月請了演 Luke Skywalker 的 Mark Hamill 來剪綵,但山本身不高,沒半點驚險感;另一個是數之不盡的猴子,我們對猴子從不抱好感,看到不少遊客抱著猴子拍照,真替他們擔心。

李明熙、Kimberlogic:忍者龜的文藝復興之旅 遊彩色小鎮

佛羅倫斯就像跟文藝復興劃上等號,雖然我當年在藝術學院修讀過,但只有皮毛認識,來到當然要多了解,因為大街小巷到處都有名家雕塑和油畫,藝術館、博物館和教堂建築又數之不盡,但對於藝術門外漢,切忌迷思,可以由忍者龜入手。忍者龜 4 個角色的名字,取自文藝復興舉足輕重的藝術家: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米高安哲羅(Michelangelo)、多那太羅(Donatello)和拉斐爾(Raffaello)。認清這 4 個藝術家的生卒年月和互相關係,誰影響過誰、誰跟誰共事過,有甚麼重要作品在哪個博物館,那麼在佛羅倫斯的行程便會簡單浮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