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遊世界

|共21篇|

李明熙、Kimberlogic:拉巴斯遇遊行 科帕卡瓦納大啖歎鱒魚

在玻利維亞三週,停留四個城巿:Tupiza、Uyuni、La Paz 和 Copacabana,除 Copacabana 外,我們在每個城巿都遇上遊行,在 La Paz 這個行政首府一週,就每天都有不同規模的遊行。可幸我們遇上的遊行屬於平和,只是叫叫口號,唱唱歌,向路人派發宣傳單張,小則幾十人,多則上千人亦有。有趣的是,一個遊行隊伍中,有不同的組織作出不同訴求,領頭的是工會,中間有動物權益、文化保育,殿後的是宗教團體,總之有橫額有旗幟就可以參加遊行隊伍,而我們看得最多的是「Coca is not Cocaine」遊行隊伍。

李明熙、Kimberlogic:烏瑪瓦卡登山 落地簽證入玻利維亞

聽說過去港人要用 BNO,在關口假裝英人免簽證入境玻利維亞,成功指數是五五波。現在持特區護照都可以名正言順申請簽證,對沒有 BNO 的年青人來說,是一個好消息。辦理簽證的最佳辦法是到玻利維亞領事館,可惜我們在路上停留得較長的布宜諾斯艾利斯和薩爾塔,都碰巧是聖誕及新年長假,雖然特區護照 24 小時內便可取回,但 Kim 拿美國護照需時更久,所以我們決定共同進退,賭一鋪在陸路關口申請落地簽證。

李明熙、Kimberlogic:阿根廷天價巴士與失望一日團

阿根廷法例把巴士分 5 個等級,最低兩等為平民級無空調及有空調,一般用作巿內公交。接著兩級是半商務及商務位,車上有洗手間及茶水供應,兩者分別在於座位可後仰 40 度及 55 度。最高級是頭等位,座位必須可後仰至少 85 度,幾乎是一個床位。我們從布宜諾斯艾利斯到西北部的 Salta,車程約 20 個小時,只有商務位和頭等位選擇,價錢相差 700 披索(約 290 港元)。上次由巴西聖保羅到伊瓜蘇瀑布的通宵車,我們坐商務位,16 個小時坐得腰酸背痛,今次決定豪一次。頭等車票每位 3,000 披索(約 1,243 港元),付款時還以為自己在買機票。

李明熙、Kimberlogic:跟隨燒烤美食團 走入布宜諾斯艾利斯社區

本想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參加歷史文化導賞團,在網上一搜,竟被 Parrilla Tour(直譯:燒烤團)吸引著,歷史成分不高,但肯定百分百阿根廷文化。Parrilla Tour 雖以燒烤為名,實際是深入一般遊客不會到訪的 Palermo 平民區,品嚐街坊美食。以 Finger Food 及白酒作前菜,然後牛排配紅酒,再以雪糕作終結,可以說是一個完整的 5 – course meal。阿根廷飲食文化中有句笑話,用英語比較押韻:「Are you vegetarian or Argentinian?(你是素食者或阿根廷人?)」素食者來到阿根廷是一個挑戰,阿根廷人天天食肉,而且烤至全熟,但本地牛肉脂肪比例高,Well-done 牛排亦不太硬。

李明熙、Kimberlogic:訪佩里托莫雷諾冰川 近觀菲茨羅伊峰

阿根廷南部的埃爾卡拉法特(El Calafate),地理位置比紐西蘭更南,雖是 12 月南半球的夏天,這裡只得幾度,我們從三十多度的伊瓜蘇瀑布飛來,生理心理都需要時間去調整。來埃爾卡拉法特有兩個目的:第一是到 El Chaltén 登山,近看 Patagonia 最多人認識的 Mount Fitz Roy;第二是到訪佩里托莫雷諾冰川(Glaciar Perito Moreno)。

李明熙、Kimberlogic:霧中的救世主 伊瓜蘇的大水

在里約熱內盧一週,天氣一直晴雨不定,別說基督山上的救世主像,就連比它矮一截的 Sugarloaf 山展望台,都常在濃霧之中。但一場來到巴西,沒到過基督山,總好像缺少了甚麼。里約受海洋氣候影響,一天內的變化很大,我們觀察了幾天,研究過網上不同天氣預報網站,抽出較準確的一個,再判斷哪個時段最大機會看到救世主像,看到只有週日下午有些微機會。三十米高的救世主像在霧中初現,遊人馬上爭奪有利位置拍照,一個拿著照相機躺在地上,一個像救世主般張開兩臂。Art Deco 風格的雕像,過了近一個世紀仍不覺落伍。朝著救世主的眼光方向,可飽覽里約全景。

李明熙、Kimberlogic:惡名掩蓋的親切都市 遊走巴西歎街坊小食

未到巴西之前,只懂巴西燒烤,待應在餐廳內拿著一串串烤肉,看到想吃的便點頭,給你切下。但自問已經過了放題的年紀,幾塊到胃就消化不了。到了巴西之後,發現最美味的食物就在街角的小食店,有些叫 Bar,有些叫 Restaurant,分別只是店的大小。小食店遍佈里約熱內盧的每個街角,大部分門面都不大,只有幾張摺枱,吧枱是一個透明玻璃櫃,放滿麵包及熟食,櫃檯後是一個隱蔽式廚房,餐單覆蓋甚廣,早午晚下午茶餐,鮮果汁啤酒雞尾酒,連糖果蛋糕香煙亦有。

李明熙、Kimberlogic:海岸觀生態 世界文化遺產中滑索

第一次玩滑索,以為簡單的掛在鐵索上滑下便可,其實每條鐵索的長度和角度不同,每次都有不同的竅門去控制速度。我們的手套有一層厚厚的保護皮,用來扶著鐵索,看到領隊的手勢,拉下鐵索減低速度去降落。若鐵索角度不夠深,手則放在滑輪上,身體盡量收縮減低風阻。滑索挑戰度不高,對沒畏高的人來說,最大的挑戰是自拍。

李明熙、Kimberlogic:路過津巴布韋 飛南非慢活品酒

持特區護照入境津巴布韋免簽證,但 Kim 的美國護照要付 30 美元,若我們早發現,定會在津巴布韋留幾天。跟的士司機閒聊幾句,問政變對生活有影響嗎?他說,大部分國民都想推翻政府,過去試過多次政變都沒改變,對今次亦不樂觀,但意想不到這次成為國際新聞。我們順利登機,來到南非開普敦,打開電視,看到津巴布韋總統穆加貝的下台宣言,相信今次的穆加貝政權,跟我們口袋中那些早已停用的數千億津巴布韋貨幣,一同成為歷史。

李明熙、Kimberlogic:1860 公里的坦贊鐵路與 11 月的維多利亞瀑布

坦贊鐵路一週 2 班,一班快線,一班普通線。快線列車用的是 2016 年中國製新車,而我們坐的是普通線列車,除了餐車是新車廂外,從頭等車廂內的鐵頁風扇製造年代推算,應該有 40 年以上的歷史。洗手間和浴室嘛,若不怕插錯腳進路軌,還是可用的。頭等廂的好處是早午晚餐有專人送上,而價錢也十分合理。列車上的酒吧卡,有超冷飲料,我們一天來回購買幾次。

李明熙、Kimberlogic:街頭歎烤雞再遊歷非洲大草原

「非洲烤雞」這道菜,在不少打著國際美食旗號的餐廳菜單內的食物,如「波士頓龍蝦」、「匈牙利牛柳」,地方名已經變成了一形容詞,若在當地吃過,會發現根本是兩碼子事。在坦桑尼亞的 Arusha,短短幾天裡我們已經數不清吃過多少隻「非洲烤雞」,只記得每次都覺得都非常惹味,不斷食過番尋味。

李明熙、Kimberlogic:穿梭尼羅河神廟 體驗埃及式理髮

旅程至今,一共理過 3 次髮 —— 第一次在美國,理髪師沒有幫亞洲人剪髮的經驗,每落一剪便問合不合心意,怕弄得不好,結果當然也不好;第 2 次在蘇格蘭,理髪師看似是退役剃羊毛員,整個髮型毫無美感,頭皮亦不好受;今次在埃及,終於遇到一個有風格的理髪師。

李明熙、Kimberlogic:尼羅河兩岸的風景

在埃及的日子,我們見步行步,很多時都是到了一個城市,再訂下一個城巿的住宿和行程,非常彈性。因為埃及人太愛議價,很多時候要面對面交鋒才知服務的真偽,而且一定要在服務完成後才付款,一早付款只會吃虧。來阿斯旺的遊客,一是為了看在近蘇丹邊境的阿布辛貝神殿,或是坐河船到樂蜀,我們是後者。

李明熙、Kimberlogic:亂雜有章的亞的斯亞貝巴

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 (Addis Ababa)的城市規劃極凌亂,像是一座活迷宮,首次到訪且沒有導遊的話根本無從入手。我們第一站先到 Merkato 巿集,一遊非洲大陸最大的露天巿集。我們在 Merkato 巿集的電器街下車,說是一個巿集,還倒不如說是一個購物「區」更貼切。這裡有超過 7,000 個攤檔,有地攤、店舖,還有流動小販,從吃到穿、手機到家電、金飾到宗教用品,甚至零售或批發也有,你想要的都可以在這區找到。

李明熙、Kimberlogic:埃塞俄比亞活火山探險記

達納基勒窪地火山之旅,是我們來埃塞俄比亞的重頭戲。要登上 613 米的爾塔阿雷活火山,因為氣溫關係,必須待晚餐後才能摸黑 3 小時上山。走進火山口時,導遊千叮萬囑只能一個跟一個地走,因為腳下不少乾化熔岩是空心的,踏上去時會發出「咚咚」聲,而且很容易被踏破,若一踏空便有機會失足,掉進萬尺下的熔岩裡。

李明熙、Kimberlogic:聖安德魯斯與愛丁堡古城

聖安德魯斯的高爾夫球歷史可以追溯至 15 世紀,不少球迷遠道而來,就是為了在世界最古老球場之一的「老球場」(Old Course)打球朝聖。若不談高球,聖安德魯斯另一個出名的地方是聖安德魯斯大學,其於學術界中的聲譽及入學競爭度有如哈利波特中的霍格華茲般有名,於 15 世紀成立,是蘇格蘭最古老的大學。花邊一點的新聞,威廉王子和凱蒂王子妃就是在這所學府中相遇結緣。我對聖安德魯斯的認知,只有「烈火戰車」(Chariots of Fire)開場和結尾的沙灘跑步場面,拍攝地點在老球場旁的西沙海灘(West Sands)。

李明熙、Kimberlogic:愛爾蘭懸崖上的 Airbnb

愛爾蘭的人口只有 480 萬,見羊群牛群和綠油油草地的機會比見人更多。離開首都都柏林後,公共交通配套可謂聊勝於無,要真正看一般遊客看不到的風景,自駕遊是不二之選。我們在都柏林機場租了 5 日車,以西岸的 Cliffs of Moher 和 Dingle Peninsula、中部的 Kilkenny 城堡和東岸的 Wicklow Mountain 國家公園為主要標目,雖然有了方向,但每日的路線仍取決於 Airbnb 的位置。

愛爾蘭的 Airbnb 價格比一般旅館便宜一半以上,選擇多如繁星,我們每晚到埗後才訂翌日的住宿。有的屋主在家,有講有笑可以分享旅遊心得;有的是農村獨立小屋,打開門便是牛群羊群,私隱度高;有的一屋多房專做 Airbnb 生意,似是學生宿舍;有的提供早餐;有的可以煮食;價錢和質素往往未必成正比,因為每個家都各有風格,每次都有驚喜,而且能夠入住當地人的家,已是一個不錯的體驗。

李明熙、Kimberlogic:大西洋航海記——瑪麗皇后 II 號(下)

8 日的 Queen Mary 2 郵輪生活,最擔心吃得太多體重上升,所以每天我都會在節目表中找一些運動課堂參與。由早上 7 時半開始至下午 6 時有各式的運動課堂及健康講座,還有社交舞班,而我選擇了早上 9 時的劍擊班。我從未接觸過劍擊,但在 1 小時的課堂中,已經學會了基本禮儀及簡單攻防,可以自由對戰。

李明熙、Kimberlogic:美國費城日蝕之旅

#Home2HomeTravel 的重頭戲在非洲、南美洲和歐美,打開地圖一看,若要找一個中心點,正好是非洲中部,所以今次主要會坐埃塞俄比亞航空,以埃塞俄比亞的首都阿迪斯阿貝巴(Addis Ababa)為轉運中心,再往世界出發。旅程 9 月才正式開始,我們 8 月中就返美國的原因是想看日蝕。這次橫越美國的世紀日全蝕,在費城雖然只看到 7 至 8 成,但全城都已進入瘋狂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