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

|共13篇|

日本獨男 求愛月曆救村

日本長野縣滑雪勝地小谷村人口外流,全村男多女少,「獨男」求偶苦無出路,村民都擔心小谷村最終會絕後,於是孤注一擲出版「小谷男曆 2018」,以村內的單身男士做月曆模特兒,在全國公開招親,力求救眾獨男出苦海,亦為小谷村尋找一線生機。

成人玩偶:從羅馬古詩到大航海時代的文化遺產

在 150 年前的巴黎,獨身主義盛行,著名的法國自然派小說家龔固爾兄弟(Goncourt Brothers)的編年體作品「龔固爾日記」中,曾記述他們去過一家妓院,並聽到一個謠言,說棲身另一家妓院的機械人,跟人類難以辨別。儘管只是男性在歡場尋樂的輕狂之言,卻是首次有類近「Femoid」——即女性人偶(Female humanoid)的記載。當年的傳言,卻成為 21 世紀的預言。第一家性玩偶妓院,今年初正式在巴黎開業,讓栩栩如生的女性人偶,解決單身男子的生理需要。一個男人愛上一個被製造出來的女人,繼而發生性關係,這些有關性玩偶、性雕塑或性機械人的念頭,其實在人類歷史已存在了數千年,最早可以追溯到古羅馬詩人奧維德在「變形記」所記載,比馬龍根據自己心目中的完美女性形象造了一個象牙雕塑,最後他不但愛上自己的作品,更為雕塑起名伽拉忒亞,或就成了後世所有性玩偶的雛型。

美國女孩在意大利 —— 攝影師的名作,性騷擾的爭議

過去近 70 年,攝影師 Ruth Orkin 的名作 American Girl in Italy 爭議不斷。在這張黑白照中,年青女性獨自走過,周遭男性紛紛注目。由於女的神色繃緊手抓披肩,男的則手掩褲襠笑得輕挑,因此總是有人批評,相片呈現的正是露骨的性騷擾。但相中人 Ninalee Craig 直到上週離世,都向外界強調同一件事:他們並非冒犯,我亦沒有不安。

虛報素食人數,到底有何著數?

以往曾有「非正式」估算,聲稱超過 3 分之 1 的印度人都吃素。印度 3 個大型官方調查亦指,相信約有 23% 至 37% 的印度人是素食分子。但人類學家 Balmurli Natrajan 與經濟學家 Suraj Jacob 的最新研究直指,印度並非素食者為主的國家。他們表示,其實只有 20% 的印度人是素食者,但很多調查基於「文化及政治壓力」,誇大食素者的數目,而漏報吃肉 —— 尤其是牛肉 —— 的人數。

藍即男,紅即女,是從何而來?

顏色本身並無「性別」,一切取決於人,賦予顏色何種「性別」;久而久之,形成集體先入為主的印象。因此人對顏色的定型亦非一成不變。以藍與粉紅為例,紐約時裝學院博物館總監 Valerie Steele 指:「在 18 世紀,上流社會的男孩與女孩,分別以穿粉紅及藍色為主。」原因在當時,粉色被認為是男孩的顏色。

沙龍才女的「愛情輿圖」

歐洲文藝復興時,啟蒙新思潮與種種新潮文藝作品,令社會風俗有變。而眾多有才識的女子,則發覺當時的管治制度和風俗,令女人過分受抑,當時沙龍聚會在各國興起,才子才女就在沙龍中論學說書。而在巴黎,則有才女舉辦沙龍聚會,估計在這些聚會中,眾多富有才學的女子,必常謀計思策,以圖令女子解脫困境。或因如此,到了 18 世紀末期,城市女人已將束腰及束胸服裝視作「老土」,甚或棄之如敝屣。當時有畫家特意為女子新服作畫,亦有思想家將自由及真性情視作美感。不過,衣冠只為外物。男女因對彼此性情的誤解,而令社會民間陰陽違和,才是苦難之源。

德國推「出租男老師」,全因生活中缺乏男性?

男老師是德國小學中的「稀有動物」,對當地的孩子來說,小學生活首 4 年能見到一位男老師是不得了的經歷。為了改變這種扭曲的情況,不來梅大學教授 Christoph Fantini 在 5 年前在當地發起了「租借男老師計劃(Rent a Teacherman)」,學校可以聘請正在修讀教育課程的男學生到校,這樣對教學雙方均有好處:仍在學的男老師也可以獲得寶貴經驗及賺一點薪水,而孩子們看到男性也可以當小學教師,明白職業沒有性別的規限。

印度男女用餐有先後,竟致營養不良?

對大多數人來說,與家人共餐是平常不過的事。但在印度,部分傳統思想根深柢固的農村中,一家人不能齊整坐低食飯。因為在當地的傳統用膳次序下,男人先用膳,小孩再來,最後才是婦女。父權與兩性不平等的狀況明顯,但另有一個更實際的問題 ── 男人吃完飯後,剩下的食物往往不多,導致排在後面的婦女長期無法飽腹,普遍營養不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