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威

|共19篇|

黃背心運動:新一場法國大革命?

馬克龍從競選法國總統開始,從未向示威者低頭過。他與工會對峙,挺過罷工抗議,頂著壓力推行改革。唯獨這次提高燃油稅,令全國自 11 月中起爆發「黃背心運動」。雖然周末的第 3 輪示威演變成暴力衝突,在巴黎市中心,車輛及商店遭縱火破壞,但不少人說看到革命的影子。莫非馬克龍這次招架不住,大禍臨頭?

Moyashi:示威的意義

可能是因為示威者本身也要工作的關係,所以通常是週末時間進行。但在平日的示威中,參加者多數只見年紀較大、應該已經退休的老人。仔細一想,就覺得整件事非常奇妙:在政府要員幾乎都不辦公的週末時間,在狹窄的行人路上一字排開,進行著只有在監視的警察才看見的示威。到底示威是示給誰看?

從血肉戰場到示威現場:催淚彈的演化歷程

催淚彈早自 1920 年代便派來鎮壓示威,縱然至今造成數百人死、數千人傷,但依然被國際認可為「人道」鎮壓工具。英國學者 Anna Feigenbaum 為此梳爬史料,研究催淚彈是如何從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化武,搖身一變成為鎮壓示威的「人道」工具,而生產商又如何鑽研示威者戰術,與示威者暗中對奕,以改良催淚彈設計。

法國罷工難再帶來改變?

曠日持久的法國鐵路工人工潮,時間之長打破 30 年紀錄,仍無阻國會昨日通過改革法國國家鐵路(SNCF)法案,雖然工會揚言繼續抗爭,但參加罷工的人數不斷減少,整場運動已難掩疲態。正當左翼分子紀念 1968 年學運風潮及全國大罷工 50 周年之際,不少人都質疑法國工運是否已然沒落,罷工從此再難左右大局?

越南又反華?

越南胡志明市、芽莊、河內、峴港等地,6 月 10 日爆發反華示威,民眾抗議在當地建立「新經濟特區」,擔心特區會變成中國的經濟殖民地。BBC 越南語部主任阮江指:「越南人對中國的牴觸、懷疑和排斥心理根深蒂固,政府擬定出租開發區時,顯然低估了越南民眾的排華情結。」部分越南人對中國人的怨恨則有歷史因由。

李明熙、Kimberlogic:拉巴斯遇遊行 科帕卡瓦納大啖歎鱒魚

在玻利維亞三週,停留四個城巿:Tupiza、Uyuni、La Paz 和 Copacabana,除 Copacabana 外,我們在每個城巿都遇上遊行,在 La Paz 這個行政首府一週,就每天都有不同規模的遊行。可幸我們遇上的遊行屬於平和,只是叫叫口號,唱唱歌,向路人派發宣傳單張,小則幾十人,多則上千人亦有。有趣的是,一個遊行隊伍中,有不同的組織作出不同訴求,領頭的是工會,中間有動物權益、文化保育,殿後的是宗教團體,總之有橫額有旗幟就可以參加遊行隊伍,而我們看得最多的是「Coca is not Cocaine」遊行隊伍。

鄭立:叮噹——技安教你使用和平手段感化別人

技安是「示威」的專家。所謂示威是甚麼呢?並不是指與法輪功的銀樂隊一起舉牌遊行,而是向對方展示力量和實力,表達自己對一個現狀的不滿,讓對方產生壓力,進而妥協或者讓步。示威之所以重視人數,是因為人數代表了力量,而力量代表了現有的實力,以及潛在的破壞力。和平與暴力,並非相斥,反而是共存的。如果這種潛在可能性並不存在,則和平的手段也只會被無視而已。

動搖普京政權,全靠號召反貪?

過去十年,每逢七一,香港頓變平行時空:一邊是歌舞昇平,慶祝回歸祖國;另一邊萬人遊行,抗議施政不力。活在同一座城,你有你歡唱慶賀,我有我不平則鳴,彼此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在今年的俄羅斯國慶日,當地亦有類似的「奇景」:約 27 萬人在莫斯科參與慶祝活動;全國各地卻有另一批人湧上街頭,在紀念國家成立的這天,對領導國家的人作出激烈抗議。

原人:大媽的五月和廣場

抗爭是阿國的風景。廣場一角都是抗議的橫額和帳篷,工人日以繼夜留守廣場,爭取權益,至今未變。歷史是記憶和遺忘的戰爭,香港的六月有廣場的記憶,阿根廷的五月廣場亦聞名於世,影響世界,而天安門母親運動的意念都參考五月廣場母親運動。

示威的力量

“The most common way people give up their power is by thinking they don’t have any.”
– Alice Walker, American novelist

人們普遍放棄自身力量的方式,就是認為自己毫無任何力量。
- 愛麗絲‧華克(美國小說家)

杯葛力:有用無用你懂不懂?

最近乘客貨車的時候,聽到司機吐苦水,說很痛恨某知名的召喚客貨車 App,全因他們收取高昂回佣:「如果全港客貨車司機都支持,杯葛此應用程式,那就有救,但這是沒可能的。」是啊,要集體對抗一間企業已經艱難,何況是一個政府?以下介紹一些曾掀起改變的杯葛行動。

美國新「福利」:示威可放有薪假?

杜林普就任美國總統後,有幾多人愛他「敢說敢做」,就有幾多人炮轟他「任意妄為」。光是華盛頓婦女大遊行,就有 50 萬人到場反杜林普,同類型活動更陸續有來。面對這波抗爭浪潮,不少公司乾脆向員工發放「示威假」,讓他們在上班時間帶薪抗議。這是非常時期的非常手段?抑或社會撕裂下的大勢所趨?對僱傭雙方又有何利弊?BBC 近日撰文探討。

朴槿惠會如何收場?

首爾連續三周爆發大規模示威,示威組織報稱有過百萬人上街(警方則指有 26 萬人),抗議總統朴槿惠瀆職,容許親信干政舞弊,要求立即下台。最大在野黨「共同民主黨」近日亦加入倒朴浪潮,號召全國示威直至朴槿惠無條件下台。女總統會如何收場?日本經濟新聞分析有如下可能:

風險

“In America, anybody can be president. That’s one of the risks you take.”
– Adlai Ewing Stevenson, American politician

在美國,任何人都可以成為總統。這是美國人要承擔的風險之一。
– 阿德萊·史蒂文森(美國政治家)

日本青年:「沒希望最幸福」

香港青年由從前被指責為政治冷感,到今天走在示威人群的最前線。從前日本同樣有「若者不在」論,意指年輕人缺席一切關於政治的討論,即使是 2011 年轟動一時的反核電遊行也未能召喚年輕人。但近年日本年輕人陸續出現於各種示威遊行,甚至有中學生團體帶頭主辦遊行。

掟嘢事件簿

掟一隻杯就會喪失文明,相反,不掟杯的人想必十分文明,那麼終日閉目養神、與世無爭的議員就一定是文明典範。政治人物掟嘢或被掟嘢,放眼全球司空見慣,由掟鞋掟雞蛋掟避孕套到掟人掟自己掟催淚彈,皆奉抗議之名,或者行為值得商榷,但掟一隻杯就祭出文明,就未免太大驚小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