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片

|共6篇|

Moyashi:遺忘的大都會

The Big O 披著機械人動畫的外皮,所探討其實是現代經濟社會結構對個人生活的影響。穿插全劇的主題是「記憶」。記憶是身體與外部(都市)的連結,失憶是個體經驗的喪失,而社會集體失憶就是歷史的喪失。「模範財團」控制了城市中,包括政治、經濟在內的所有運作,居民遺失了所有的歷史,但對失去主體性的狀況仍毫不在意,如常地在財團建構的都市中生活。

紅眼:「來自星凶的愛」—— 與外星人散步才是平常事

「來自星凶的愛」是一個作繭自縛的故事。外星人奪取了人類世界的「概念」,懂得更多文明事情,譬如「婚姻」和「愛情」,然後他就頭痛,思考回路完全超載了。最初,有外星人說,應該三分鐘就可以侵略地球。最後,他說,會留下來相伴,直到世界盡頭。到頭來,人類的「概念」才是真正的侵略者、破壞者。他反過來困住了自己,停止了散步式的移動,掉在蜘蛛網中,學懂了守護「愛情」,卻淪為一個壞掉的外星人。

Moyashi:Akira —— 30 年前的 30 年後

1988 年 7 月大友克洋編導的動畫電影 Akira 於日本首映。今年迎接放映 30 周年。故事設定東京於 1988 年發生大爆炸,第 3 次世界大戰隨之開始,電影開幕之際已經是 2019 年。其中一樣最令人驚嘆的是,電影預言了 2020 年的奧運,雖然還未完工的場館在劇末決戰中被炸個稀巴爛。距離 Akira 的世界還有一年、奧運還有兩年,場館被超能力者破壞的未來或者不會發生,但分歧點過後的是希望還是絕望,恐怕大友克洋今時今日也說不清。

鄭立:離騷幻覺 —— 香港離擁有自己的科幻動畫電影有多遠?

「離騷幻覺」的「離騷」,正正是屈原的「離騷」,楚國的屈原,而這卻不是古裝劇,而是一套原音軌就是廣東話的科幻動畫。我就在想,這個導演小時候應該跟我一樣,是在 80 年代成長的,受過那個科幻最繁榮的年代洗禮,希望終有一天能拍出香港的科幻,能看到說廣東話的香港人,駕駛著機甲,在星河中穿梭吧?執著用動畫表現出來的原因,就是因為覺得香港文化值得擁有這樣東西。然後,自己盡力去實現他。

林喜兒:Altered Carbon —— 科幻版長生不老故事

Netflix 今年重頭之一「碳變(Altered Carbon)」將於今個星期五播放。這是一個科幻版長生不死的故事,三百年後的世界,人死後可以重生,只要把他的意識備份數碼保存下來,下載到「人格備份」、再植入有「義體」之稱的新身體。近年也有不少科幻、反烏托邦題材的劇集,這齣改編自 Richard K. Morgan 於 2002 年出版的同名小說會否成為另一經典?率先看罷第一季 10 集,不妨看看是否合你心意。

江皓昕:「天煞異降」——數學不是宇宙共通語言,語言才是

去年無意中買下一本短篇小說集「你一生的故事」(Stories of Your Life and Others),作者姜峯楠(Ted Chiang)。猶記得讀完很驚訝,作者想像力非常獨特,寫作行雲流水卻毫不賣弄,故事主題和切入角度彷彿跟之前讀過的所有科幻小說都不一樣。特別是頭一個同名故事,短短 30 多頁,講了一個女語言學家嘗試跟到訪地球的外星人溝通,讀完像顛覆了甚麼似的,儘管不盡明白,仍能從一個新的角度去看這世界。一年後,荷里活改編了這小說,拍成「天煞異降」(Arriv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