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

|共13篇|

唐明:人之生如一樹花

這種虛實掩映,表裡互襯,像影對照的手法,營造出模稜兩可的迷離境界,尤其引人入勝。電影「兩生花」、「黑天鵝」、「沉默的羔羊」、「雙面情人」、「失憶大道」等都不例外:在這茫茫人海裡,有人,可能還不止一個,跟你享有同樣的靈魂,即使因為出身遭遇的分野,展開截然不同的命運之後,很有可能殊途同歸,甚至隔著不同時空,也有恍若照鏡的奇幻感。

陶傑:賈府中另一個政治女強人

林鄭出任女特首尚未上任,慘遭梁振英氣勢打壓。梁振英處處提醒林鄭:不要以為你真是第一號女當家。一帶一路、大灣區謀略都沒有你一份,我是大阿哥,你只是小妹妹。如此處境,女特首如何生存?除了紅樓夢的王熙鳳懂得謀略,也善於組班,明暗多心腹密探,深知人性心理學,此外還有一個重要角色,就是薛寶釵的母親薛姨媽。

陶傑:由紅樓夢卜論女特首

林鄭做女特首還沒就職,先哀歎組班困難。特區二十年來劣幣驅逐良幣,精英人才逐漸在中國人政治的怪圈中消耗殆盡。所謂港英時代,榮任行政局或出任司級官員,形象高貴,今日則個個視之為熱廚房或活地獄。紅樓夢裡的女特首王熙鳳當然也明白在賈府中生存,不論個人多長袖善舞,不能沒有班底。

陶傑:紅樓夢中的女特首

女特首林鄭月娥還未上場,前任的梁振英與特區「太祖」董建華已經雙公蓋頂,一張男性霸權的家長網天昏地黑撒下來,將林鄭月娥的聲威罩住。林鄭之誕生,由「特區太祖」董建華摟抱,再由梁振英這位「特區高祖」含笑加持。其中太祖董建華已經陷入閉目養神的狀態,但梁振英則在「過渡期」內極力奔走,除了「一帶一路」儼然是推行人,更在「大灣區」藍圖以主任級人物自居。此外財政司司長一職,亦暗示早已指定了陳茂波。

唐明:猜猜誰來吃晚餐?

晚餐的最高級別,是家宴,「家宴」兩個字,僅指晚餐而言。如此則不難理解耶穌與十二門徒共進「最後的晚餐」,為何象徵意義格外顯要:共晉晚餐的本來都是自己人,但其中出了一個叛徒,這席晚餐既是情份的決裂,也是命運的離別。如果人生是一場流動的饗宴,有時命運的轉捩點無非是,出席晚餐的那個人以後再不相見而已。

唐明:日長睡起無情思

宋詩「閒居初夏午睡起」,詩題本身就是一幅畫;還有名句「手倦拋書午夢長」,不僅有畫面,還有氣息;蘇東坡也戲作回文詞:「柳庭風靜人眠晝,晝眠人靜風庭柳」,懂得這種享受,顯然先要有一個平靜富足的社會,一間有庭院或者天井的獨立屋,天氣和暖,窗外綠蔭搖曳,蟬聲要低而疏落,稍有涼風拂過,當然有效的防蚊手法也絕不可缺。

唐明:大人物的好名字

政治就是舞台,所以政客的名字,理應跟演員的名字一樣,要有幾分講究:大度得體,最好還能有點好意頭。中國人從幾時起對名字特別有講究,可能只是晚近而來的事,看看三國到兩宋的人名,大多是單名,用字來補充,關係有點像品牌(譬如 Nike)和底下的 Tagline (Just do it) ,這種搭配富有邏輯的美感,當然,如此奢侈的品味並非小老百姓可以擁有。

唐明:大中華大龍鳳

中國人開店,招牌來來去去離不開這些字:龍、鳳、金、皇、帝、豪、福、財,另外取自東主本人的名字或暱稱如旺記、小小胡、老乾媽之類則另計。懂中文的人,看見中文大字的招牌,當然沒問題,但翻譯成英文,就成了足以考起顧客的史芬克斯謎題,簡單一個「金」字就能變化出無盡的「金字招牌」。

解構似曾相識的錯覺

紅樓夢裡,寶黛初遇,黛玉「便大吃一驚,心下想道:『好生奇怪,倒像在哪裡見過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寶玉笑道:『雖然未曾見過她,然我看着面善,心裏就算是舊相識,今日只作遠別重逢,亦未為不可。』」古人大可以為「世間所有相遇,都是久別重逢」,今人則會被指「Déjà vu」--明明未曾見過,但卻似曾相識的錯覺。Déjà vu(既視感)一直被以為是虛假記憶,但最新研究表示,大腦出現「錯覺」可能是健康的象徵。究竟為何會出現這種精神誤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