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

|共59篇|

甚麼福利才能留得住員工?

「打工仔」求職看重薪酬自然不過。假如兩份工作薪酬相若,另一個考慮條件可能是「待遇」。自由撰稿人 Chris Stokel-Walker 於英國廣播公司撰文表示,公司提供的一些員工福利,的確能提振員工士氣、吸引人們留下,但並非全部有效。有時,僱主覺得好的東西,在員工角度來看,卻未必如此。

日企反「傳統」,禁送人情朱古力

若論全球最討厭情人節的國家,日本該是坐亞望冠吧。明明是個西洋節日,這東洋島國卻創立了獨有習俗 —— 由女性給男同學或男同事送的「義理朱古力」。所謂「義理」即是「人情」,無論你與對方熟絡與否,甚至厭惡至極也好,都「應該」送上朱古力,以示感謝平日的照顧。而當這種文化淪為職場壓力,更令男女雙方同感困擾。

不要問工作意義,應問該如何工作

但顯然,明瞭工作的意義,並不會減輕工作造成的壓力,以及僱員對公司的不滿,這也造成了西方現代社會的終極難題之一:無論從事何等高尚或有意義的工作,為何仍然不快樂?公司總裁對於「工作的意義」,常常說得頭頭是道,確實能自創一套有說服力的理念,但這一切,對於前線員工所感到的壓力和疲累,完全於事無補。

Moyashi:社畜寄生獸

生病了本應該休息,何況流感嚴重起來可致命,傳染力亦高,為人為己也應該請假休息、甚至入院隔離。於是,看畢這宗新聞,我們不能不問一個問題:那名染上流感的 OL 為甚麼還要上班?合理思考下,患流感發高燒,即使回到公司也無法工作,就算工作也不可能有效率。到頭來,工作做不好,感冒還變嚴重了。

紅眼:「警察之家」—— 別再「塞錢入你袋」了,這叫職場欺凌

石原已老,景子已婚,新一年可能是高畑充希繼續扶搖直上的好機會。新一季的派台作品「警察之家」卡司不弱,故事圍繞高畑充希飾演的女警新丁牧野,以及一群來歷不明的退休警察大叔。叔父輩雖則退隱江湖,但經驗老到,各有擅長領域,個個都是破案高手。本來以為是小品溫情刑警劇,但結果,完全不是那一回事。

【Soul Monday】這間辦公室,讓自閉症患者自在地工作

自閉症為腦部發展障礙的一種,外表看不出端倪,即使出現如無法進行正常社交、偏執程度異乎常人、缺乏一般身體語言、無法理解他人的說話等病徵,旁人也會歸咎於性格有問題。這種隱形的缺憾,令自閉症患者自小一直吃虧,到了需要求職時,即使有才能,也難以被取錄。幸而近年開始出現專門聘請自閉症患者的公司,讓他們可以在職場上一展所長。

在團隊中獲得安全感,工作表現也更佳

工作佔生活大部分時間,如果整天都戰戰兢兢、如履薄冰,身心俱疲之餘,又不能發揮所長。這不只是打工仔的「無病呻吟」,已有研究表明,工作團隊如果令員工擁有「心理安全感(psychological safety)」,成員可以用自己習慣的方式工作,提出意見或批評而沒有後顧之憂,就可以表現更好、更有效地解決問題。

日本一代育兒男

不少人對日本家庭的印象是丈夫在外工作,每月把掙得薪金都交予妻子,由身為全職家庭主婦的妻子決定丈夫的零用錢。劍橋大學研究員 Hannah Vassallo 在其新作 Cool Japanese Men 中,形容:「全心投入工作,是男子氣概的典範。」但近年來,這種男主外、女主內的家庭分工正漸漸變化。Vassallo 訪問的日本爸爸,正樹立育兒男士的先例,用更多時間照顧孩子。

招聘危機:矽谷專才向 Facebook 說不

貴為矽谷龍頭之一,獲 Facebook 聘用的話,應該生活無憂,然而,對就讀頂尖學府的新一代電腦工程學生而言,他們普遍都不是這樣想。許多學生都表示,他們最不想在社交媒體企業裡工作,甚至點名將 Facebook 列入黑名單。這家幾年前還引領時代的網絡巨人,今日雖然在擁有超過 3 萬名全職員工,形象卻日益崩壞,更漸漸被年輕人視為不求創新、商業主導的腐敗企業。

應徵「客戶服務忍者」:何以要為職位另立新頭銜?

找工作時,不難發現高級職位較以往多,更有不少新職位湧現,但不免為「新瓶舊酒」,像肉檔檔販現稱肉類分割技術員,代客泊車現稱座駕管理專員,在美國出現更為另類職位頭銜,如「客戶服務忍者」、「銷售搖滾明星」,工作範圍與一般客戶服務員及銷售人員無異,那何以要從新為職位改名?

【親情的負擔】帶著父母上班日

養兒 100 歲,長憂 99.9,美國有公司能深深體會這種心情,讓父母有機會參與子女的職場生活,了解子女上班後,一整天究竟在做甚麼,恍如在子女孩提時參與其學校中的大小事一樣。但畢竟昔日的孩子已長大,對於爸媽在辦公室中蹓躂,甚至做出各種本著好心,實質卻令人尷尬的脫序行為,不少員工都覺得困擾非常,但正面去想,這可能也是父母藉此了解子女工作的好機會。

動動腦筋,讓員工老闆全贏的 4 天工作制

餐飲業長時間工作,工時不固定,而且需要體力勞動,經年累月令廚師身體不勝負荷,更甚是犧牲了陪伴家人的時間,香港有些餐廳就寧願沒有晚市,令員工可以早點回家。英國新一代廚師亦正追求打破舊有工作環境,用 4 天工作制令工作及生活得到平衡。

英國打工仔午飯時間減至 22 分鐘,變相每年加班 18 日

隨著辦公室文化變遷,下班時間早已延後,午飯時間往往需要扣起。這並非香港獨有的辦公室飲食文化,在英國,情況甚至更加嚴重,想像中的「嘆茶」時間無疑太過奢侈,因為一般英國打工仔的午飯時間早已縮短至每天 22 分鐘,比起 2012 年的 33 分鐘,在 6 年之內再度扣減了 3 分之 1。大多數受訪者都表示,跟工作直接有關,例如工作量過多或面對超乎想像的待辦事項。儘管人在 Office,身不由己,無法好好吃一頓飯,但還是要好好的讓自己活下去。

遊戲化職場:以「獎勵」包裝的監控

現代人愛以「遊戲術語」形容日常大小事情,諸如過關、升級、完成任務、成就解鎖…… 流行用語以外,形形式式的遊戲化(Gamification)設計,更隨處可見,表面上能讓員工互相提升競爭力和生產效率,但同時是一套借用遊戲設計的無形監控工具。遊戲元素充斥現實生活,甚至用來評核員工價值和社會地位,最終,人們會否完全依賴和利用遊戲手法,解決現實生活中的問題?

Moyashi:快閃飲杯

看過最過分的是某連鎖餐廳的「30 分鐘酒水放題套餐」,網上文章推薦食法是:屁股碰到椅子之前先點一杯生啤,然後一口乾掉,接下來的 29 分鐘還可以吞下兩至三杯,最後才慢慢吃套餐的食物。原則上就是用盡 30 分鐘的時間,喝下最多的酒精。酒好不好喝?Who cares?「快閃飲杯」講究的只是在短時間內,以便宜的價錢,喝下最多的酒水,與香港人食自助餐的哲學有異曲同工之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