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

|共9篇|

希臘賣淫悲歌:妓女窮,恩客更窮

一場債務危機,令希臘元氣大傷。多年過去,不少媒體吹噓希臘經濟正在復甦,加上其移民門檻較其他歐盟國家要低,吸引中國人在當地爆買房地產。但現實呢?恐怕沒誰比雅典的妓女更清楚。很多女性窮得要以賣淫維生,卻因為嫖客比她們更窮更潦倒,結果賣了身體,也沒得到幾個錢。

色情片收費,為何行不通?

據統計,全球互聯網流量中,約有 3 成流向色情網站。對於互聯網,有一個說法是「互聯網為色情而生」。儘管互聯網與色情片的結合,為無數寂寞難耐者迅速提供慰藉,但現時互聯網似乎反過來摧毀色情電影行業。因為網上充斥免費但盜版的成人電影,令業界及從業員收入大不如前。既然夠快、免費,人們便再不願掏錢購買作品。專欄作家 Lux Alptraum 於網媒 Vox 撰文,講述人們何以不願為色情影片付費。

「性都」沒了,中國還有妓女嗎?

因色情行業蓬勃發展,東莞曾被稱為「中國性都」。2014 年,市政府展開大規模掃黃行動,幾天內出動 6,000 多名警員,清洗近 2,000 處兼營淫窟的桑拿房、歌舞娛樂場等場所,一時之間整個行業消聲匿跡,但 4 年後的今天人們依然能夠買到性服務,情況覆蓋中國各地。人們的性交易更加謹慎,整個行業儼然藏於暗影之中。

Moyashi:道德包膠包膠道德

順應 2020 年奧運,日本大搞形象工程,除了之前清洗式整頓色情產業,亦有意規管動漫文化界,來個大掃除,務求外國人來日本眼不見為乾淨。日本便利店的雜誌架上的成人刊物,雖然一般都有用膠帶或者繩子綁住,目的只是為了不讓人站著看。基本上是店舖決定,並非發行商規定。於是,政府就向成人雜誌開刀。

紅眼:園子溫末日狂想曲「東京吸血鬼飯店」(上)

「東京吸血鬼飯店」是園子溫玩得相對有自己味道的作品,在夏帆和客串演出的中川翔子周街開槍殺人之際,我總是在男主角滿島真之介被迫浮誇的肢體動作,以及那說了等於沒說,沒具體內容的末日預言中,對園子溫腦海裡假得來又很有趣的「世界末日」感到萬分好奇。

唐明:糖衣包裹的洛可可病

無憂宮的主人一生完全談不上無憂:少年時跟父親關係惡劣,叛逃被捕,眼看好友被父王處決;然後是婚姻冷淡,得過性病,可能因此成了性壓抑;他又滿懷改良社會的雄心,大力普及教育,但為了保持強大軍隊亂花錢,最終還是把納稅人得罪光了。無憂宮裡最奇葩的是一座中國亭,塑著一群金光閃閃的人像:髮型和衣飾都是中國式的,但臉蛋五官則是歐洲人,在模仿中國人的漁樵耕讀——是不是遙遠的想像才能令這位大帝感到愉悅?

日本——高中女生色情天堂

日本性文化素來予人開放的印象:性教育自幼稚園起推行、40% 高中女生有性經驗、AV 產業蓬勃,估值約五百億日元;不過亦多被批評縱容性罪行、性罪行法例保障不力。日本性文化的陰暗面,特別體現於層出不窮的「JK(女高中生)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