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偽術

|共3篇|

包大人:坦白的公關

馬會不是政府,行政總裁應家柏實在沒有必要加入戰團,大肆宣揚「大館」這項保育計劃的使費。但應家柏卻主動向公眾交代解說,指超出原來的預算是要為香港留下重要瑰寶遺產,為未來保育項目定下標準楷模,鉅額投資也可減少他日保養維修開支,為社區帶來價值。結果翌日傳媒評論也被他說服了,沒有用「超支」的字眼。這些都是勇於承擔的表現,選擇坦白,不單值得敬佩,也往往是最佳的公關。

做官要識講嘢:用名詞 棄動詞

在朝中辦事,即使不能言善辯,最少也要懂得帶人暢遊花園,回答問題識避重就輕。至於被問到自己的母語是甚麼,指斥對方問題無聊,相信這答案絕對「有進步空間」。政客和社會學家均想掌握如何玩弄語言能取得不同的傳訊效果。在以色列的 Herzliya 跨學科中心兩位研究員日前發表的研究,便為此提供新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