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窮

|共11篇|

全球貧富兩極化,但有路可退?

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提最近與全球過百名研究人員,分析過去數十年間全球 40 多個國家經濟數據,包括歐美、中國、俄羅斯、中東等,整理得出貧富兩極化的全球趨勢,成果結集成新書「世界不平等報告 2018」。報告指,雖然經濟不平等是在所難免,但任由貧富懸殊惡化,將會導致社會及政治不穩,務必以政策緩和。

貧窮教育

“The easiest way for your children to learn about money is for you not to have any.”
– Katharine Whitehorn, British columnist

讓你的小孩學習認識金錢,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你沒有任何金錢。
— 凱薩琳.懷特洪恩(英國專欄作家)

鄭立:極道美食王 —— 貧乏產生慾望,慾望令人幸福

一個幸福的人生,並不是一開始甚麼都有,相反,最幸福的人生,是一開始甚麼都沒有,在貧乏中對所有東西都有慾望,而在生命當中一個個爭取,突破困難,最終也全部變得滿足。這樣看的話,贏在起跑線,一開始就有車子房子的小孩,反而對於他擁有的東西毫無感覺。不如等他有了渴求,再協助他,讓他憑籍自己的手,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才是真正的能帶來快樂。甚至這也不僅是個人的人生,去到自尊、民主、自由、正義,也是沒有分別。任何你太輕易得到的東西,人類都會感到麻木,而不會珍惜,用這去解釋我們很多社會現象,看來也說得通了。

樂施會:在旱地與高地 —— 小農求生記

許多小農辛勞栽種,礙於氣候變化和供應鏈層層剝削等問題,卻長期在朝不保夕的漩渦中掙扎,無法脫貧。據世界銀行 2016 年的統計,在全球 8 億極端貧窮人口中,便有 8 成居住在農村地區,以糧食生產為生,當中 95% 居住在南亞、東亞及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區。即是說,為我們提供糧食的人,卻是最貧窮的人群,甚至要每晚餓著入睡,公平嗎?

樂施會:初見玉樹

在高原拍攝,除了擔心高原反應,天氣是最大的挑戰。明明陽光普照,漫天飛雲,突然狂風驟雨紛至沓來,豆大的雨點夾雜著細雪,氣溫即時急降到攝氏零度或以下,我們只能急忙走入牧民的帳篷躲避。我們一身狼狽,牧民從容不迫,笑意盈盈的用他們最珍貴的酥油茶招待我們。身處如此嚴酷的生活環境,每天和大自然搏鬥,仍樂天知命,牧民的堅毅和韌力,令我佩服。

護瞳行動:女人長命也是苦

長壽不一定是福氣。年老就少不免伴隨著各種病症,眼疾就是其中之一。政府曾在 2014 年發表「殘疾人士及長期病患者」報告書,在香港約 17 多萬視障人士中,近六成是女性,而 70 歲及以上的視障人士則佔 65.4%。近四成的視障人士只有小學程度。以上數字是否有關聯,要再仔細考究。不過護瞳行動眼科顧問林傑人醫生,則從社會角度解讀數字。

東京貧民幽谷:看不見就不存在了

由 60 至 80 年代,「寄せ場」內黑幫與勞動者爭鬥等原因暴動頻發,但始終都存在。警察不會取締「山谷」等地,因為那裡被當成「貧民回收場」,將所有「低端人口」趕進裡面,繼而達至隔離效果。外面是文明的國際都會——東京;裡面是不屬於日本現代文明的野蠻風景。簡單說就是將社會問題分離,只要看不見就不存在了。

這國家的人分六等,為何他們想做下等人?

假如你在哥倫比亞首都波哥大問當地人:「你是哪一層(estrato)?」第 6 層(Estrato 6),嗯,他應該屬於上流社會;第 4 層?那他的生活應該屬於中產或小康;第 1 層,他差不多可肯定是個窮人。位於南美洲的哥倫比亞,社會按經濟地位分作 6 個階層,是明明確確的公民身份。

護瞳行動:貧窮,多少頑疾假汝之名而生?

埃塞俄比亞婦女 Fatuma 因為患上沙眼,眼角膜被睫毛刮花而失明多年,只要是一米以外的東西她都看不到。為了醫好眼睛,Fatuma 得騎馬超過一小時才到達眼科外展營,接受手術改正睫毛生長的位置,以免情況繼續惡化。沙眼是一種貧窮病,曾幾何時香港也有沙眼個案,連中國、伊朗、緬甸也在近年宣佈沙眼已經絕跡。可是沙眼仍然困擾著 42 個國家,非洲佔大多數,埃塞俄比亞則是非洲情況最嚴重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