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

|共13篇|

李衍蒨:鐵棺內的女人

鐵棺內的屍體穿著白色袍和及膝襪。這個棺木裡的屍體保存得異常地好,就算皮膚看上去也很細嫩。亦因為屍體保存狀況良好,調查人員當時立刻把現場封鎖成爲兇案現場。不久,隨著調查的展開,知道了眼前的屍體並不是死於最近,而是一位逝世超過 150 年的女士。

羅興亞人身份問題,靠區塊鏈技術解決?

每當提到區塊鏈(Blockchain)技術,大家定必聯想到比特幣之類的虛擬貨幣,與緬甸羅興亞難民似乎風馬牛不相及,但有組織卻研究以相同技術,向羅興亞人發放電子身份證,解決緬甸拒絕給予羅興亞人公民身份所衍生的諸多人權問題。

遺失護照的蓬勃黑市

英國內政部披露,每年有 40 萬本英國護照遺失或者被竊。「每日郵報」近日揭發,西歐的犯罪幫派例行盜取英國護照,並運送至土耳其和希臘,每本英國護照售價可高達 2,500 鎊。而遺失護照的人遲遲不報,也導致入境安全的漏洞不斷擴大,英國公民一般要等到護照遺失 73 天後才報失。

李衍蒨:無名紋身女子

人的身體歷來都是一幅畫布,用作展示我們揀選的或天生的身份。因此,紋身圖案及紋的位置能告訴執法者,或考古學家很多不同的資訊。紋身對幫助身份辨認程度之大,於 2004 年的南亞海嘯可見。泰國炎熱的天氣加速屍體腐化,或因屍體被水浸泡因而不易辨認。幸而,部分屍體根據家人提供的資料,以及屍體上的紋身作比對,加快了辨認進度。紋身師傅就像不同的派別藝術家一樣,帶有個人特色。不同風格及設計都可以至少告訴我們一些有關資料,甚至有機會令執法單位找到該位藝術家,協助調查死者身份!

誰是部落民?

部落民解放由戰後直到今天,已經進行了超過半世紀。如果由 1922 年的「水平社宣言」開始算起,日本近代的人權運動開幕,甚至快達到一個世紀的光陰。然而部落民的平權運動到已進入瓶頸,舊有的平權思維漸漸跟不上社會轉變,需要解放的對象亦在政治與歷史的旋渦中愈來愈難識別。

李衍蒨:80 年後回家的骨骸

雖然於 1977 年,西班牙在結束獨裁統治後,西班牙政府通過了名為 Pact of Forgetting 的特赦令,赦免所有於獨裁統治期間犯下的政治罪行,但受害者的下落依然不明。自此,人民就開始萌生要將埋葬了被殺害的政治犯的無名塚,挖掘起墳,透過法醫、人類學家的研究為死者尋回身份。法律上的污名在被強加後終被除去,下一步就希望利用科學去找回死者的尊嚴:把骨骸號碼換回死者的名字。

李衍蒨:24 年後的盧旺達

本年 4 月底、5 月初左右,法醫人類學家在盧旺達首都基加利的外圍找到了 4 個新的萬人塚。而盧旺達大屠殺一事中,共有超過 80 萬人被殺。屠殺的背景是基於屬於胡圖族的政府軍對少數族裔的圖西族進行種族滅絕大屠殺。相信約有 2,000 到 3,000 名受害者,分別被葬於這 4 個萬人塚裡。

唐明:舊衣冠要來何用?

為甚麼「史記」寫荊軻刺秦王,太子丹率人易水送行,「皆白衣冠」?這四個字絕非閒筆,更絕不是「作預先哭喪的準備」。而是因為白衣就是平民,甚至是身份很低的人,可能就包括荊軻的朋友高漸離,但太子丹身邊都是貴族,都穿上平民衣服來送行,是以示最大的尊重。但白衣白冠,水邊送行的畫面感太美,副作用是引人遐想,添油加醋,索性連車馬也一片白,像甚麼「素車駕白馬」、「素驥鳴廣陌」、「雄髮指危冠」,包括辛棄疾的「滿座衣冠似雪,正壯士悲歌未徹」。

李衍蒨:甘迺迪總統身份辨識

在甘迺迪遇害後,法醫們在解剖時為他的遺骸程序上地照了 X 光。這 X 光隨後收到以上陰謀論的人質疑。有見及此,當時的調查小組就邀請了兩位法醫人類學家 Dr. Ellis Kerley 和 Dr. Clyde Snow,去檢查及考究能否用科學方法去推斷屍體是否真的屬於甘迺迪總統。面對著這個挑戰,兩位法醫人類學家就採用了到現今都經常採用的方法,嘗試核實骨骸的身份:X 光片對比(radiographic comparison)。

個人至上的社會,「大眾群體」是甚麼?

「從前,人們生為群體的一部分,然後從中尋找個人的位置。現在,人們生為個人,然後再尋找所屬的群體。」The Big Sort: Why the Clustering of Like-Minded America Is Tearing Us Apart 一書的作者 Bill Bishop 如此形容這種改變。換言之,如果群體在以前是一幅畫,現在群體就是拼圖,淪為許多個個人的堆疊。勃發的個人主義令我們更專注於個人發展、更熱衷於對事物的追求。然而,這些優點能否讓我們安心接納「群體」的新定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