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共11篇|

東南亞華人過豬年,穆斯林會否感到冒犯?

在以穆斯林為主的馬來西亞和印尼,當地少數的華人社群慶祝豬年時有否遇阻撓?有華人觀察指出,部分穆斯林確實不抗拒豬年裝飾,甚至有穆斯林售賣豬形圖案藝術品,但整體社會氣氛依然壓抑,以致公開佈置豬年裝飾,不時成為當地華人報章大肆報道的新聞。

瑞獸麒麟:又是獨角獸?

麒麟瑞獸,趾定角皆力大無窮,但因有仁心而不用,以免傷殺生靈。但坊間的俗人則「見風使盡艃」,春聯揮春,不過是一紙淺白祝福句語而已,卻句句都寫有「旺」與「財」,或許對他們來講,寫「無財揮春」就是浪費墨汁與紅紙,結果連紙墨也盡用來求財。瑞獸的仁心與俗人「發錢寒」的情態,兩者相映成趣。

陶傑:中國人的春節情結

延長節日,只會令離開城市的旅遊人數和消費更局部更集中,或導致遊客數按時間重新排列組合。年底結算,所謂「五一」、「十一」的集中消費,未能擴大旅遊消費總量,而且更低於 2000 年只有兩個長假時的消費增長。有見及此,中國有專家竟然膽大包天,提出向日本學習,在廢除黃金周之餘先廢除「黃金周之王」,亦即中國的農曆新年長假。

綠色和平:逢節一定要送禮嗎?

剛過去的父親節,你送了甚麼禮物給爸爸?每逢過節,不論在商場、電視、社交媒體,都會收到海量的「孝順必備」、「送禮佳品」、「買一送一」等促銷廣告,鋪天蓋地宣傳及洗版。香港有近七成人多以送禮表達心意,而且逾六成人受社交媒體影響觸發購物慾,節日期間 Facebook 高互動率的貼文竟有逾半是促銷廣告。

紅眼:江湖大忌著紅鞋

新年流流,出門飲茶拜年,問候姨媽姑姐,Head to toe 衫褲鞋襪都著得紅噹噹,最緊要好意頭,並不見怪。不過,新鞋可以隨便穿,但男人就不可以隨便著紅鞋。從小欣賞港產片,教養自然不低,黃秋生曾訓示:「江湖三大忌,著紅鞋,勾二嫂,洗馬欖。」而劉德華又驗證了,原來著紅鞋真的會被人打。勾二嫂和洗馬欖,隨著年紀漸長和豬朋狗友的性教育,都大抵知道是甚麼一回事,唯獨著紅鞋這一條禁忌,當年的「整蠱專家」至今在電視台重播了幾千遍,卻不是人人研究過背後典故。

張鼎源:金,並非全部也是土豪金

農曆新年金紅相雜,喧聲震天,誓要將地球上所有的生靈也吵醒,才得安樂。你可以說這是憤世嫉俗,但機場總是擠滿上飛機到京都的人群,身體最誠實。如果硬要在香港,其實不一定硬食俗套,至少,在顏色上,不一定艷紅耀金,紅可有桃紅,金也有香檳金。自己新年自己過,當然你認為這種一連數天的假期非要經歷聲嘶力竭不可,則無話可說。

沈旭暉國際郵覽台:雞年特備——法國與高盧雄雞

儘管世界各地都熱衷在農曆雞年推出不同以雞為主題的郵票,但畢竟只是 12 年一次,一到明年就會換成下一個生肖,雞頓時被冷落。那麼,有哪個國家是對雞這一種動物「矢志不渝」呢?談起雞,很自然會令人想起法國。很多國家都有其象徵動物:美國是鷹、英國是獅、中國是龍,而法國則是雞。羅馬帝國時期,法國是帝國的其中一部分,當時羅馬將法國地區,連同意大利北部、荷蘭南部等地區一同稱為高盧(Gallia),當地人——高盧人就是「Gallus」。巧合地,在拉丁文之中,Gallus 的另一個意思就是雄雞。現代法國人自視為高盧人的繼承人,不過早期,高盧/法國和雄雞並未有直接連繫在一起,要到約 14 世紀左右,法國人才開始以雄雞為法國象徵。

紅眼:有沒有聖誕節穿新春別注球鞋的八卦?

今年農曆新年比往年來得早,以致過了聖誕,未到除夕,各大鞋商的新春別注款已經爭相塞滿我的電郵以至座位四周。古老哲學之一,新年不可以買鞋,所以過年前就趁早要買了,而且新春別注款多數都是限量貨色,不早不行。酉雞年未到,已迅速弄得一地雞毛,始終「雞」都是一個相對好「做」的生肖,若是蛇和鼠那幾年會相對低調得多。十之八九的鞋商都是外國品牌,鬼佬過新春就像他們去紋身一樣,對中國文化的認知起於文字,也止於文字,穿就免了,一笑則不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