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

|共19篇|

包大人:選戰又開鑼,形象戰該如何打?

香港選戰連連,立法會九龍西補選 11 月 25 日舉行,近日陳凱欣、劉小麗、馮檢基都已相繼報名參選,火辣選戰正式開鑼。選舉工程當然牽涉長期的佈局擺陣、數據分析和合縱連橫,不過最後關頭,形象工程亦至關重要。那選戰該如何打?

委內瑞拉的「蛇齋餅糭」

委內瑞拉周日將會舉行大選,在傳統反對派候選人皆被「禁賽」之下,現任總統馬杜羅可謂穩操勝券,但為表自己乃眾望所歸,連日積極落區拉票。周三,競選團隊來到東部的圭亞那城(Ciudad Guayana)舉行大型集會,馬杜羅聞歌起舞,大批支持者歡呼助威,現場還大派三文治和果汁,一片和樂融融。但很多參加者並未忘記,這是一個缺糧缺藥的國家。他們前來幫忙造勢,嘴上說是擁護,心裡卻另有所求。

Live Norish:「五毛黨」的 Fake News 攻擊

2016 年美國總統選舉爆出「通俄門」事件,便有指是俄羅斯「五毛黨」以 Fake News 於選戰期間攻擊民主黨候選人,最後選舉結果與民調預測出現逆轉。英國政府指脫歐公投上同樣有 Fake News 的攻擊痕跡。北歐瑞典大選在即,如何抵禦外國干預大選,成了瑞典國安一大難題。

大遊行過後:爭取加強槍管的青年,真會投票嗎?

上週六在美國各地發動的「為我們的生命遊行」(March For Our Lives),數以十萬人計上街示威,爭取加強槍械管制,當中絕大部分是年輕人 —— 校園槍擊案的受害者,或更多是潛在受害者。他們高呼「VOTE THEM OUT」的口號,呼籲支持者在 11 月舉行的中期選舉,將反對加強槍管的議員趕出國會。但問題是,這些喊得聲嘶力竭的青少年,很多從不投票,甚至並未登記成為選民。8 個月過後,他們真會付諸行動,以選票來發聲嗎?

FB 洩密:捉到選民心理,不等如捉到選票?

數據公司「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被指借助心理測驗,套取 5,000 萬名 Facebook 用戶的資料,分析選民心理從而操控選舉,影響美國總統大選及英國脫歐公投。 FB 為求賺錢,未有嚴管個人信息,「教主」朱克伯格自然成為眾夭之的。不過,多名數據科學專家均向全國廣播公司(NBC)表示,「劍橋分析」也沒那麼厲害 —— 即使捉到選民心理,也不等如捉到選票。

普京「又」連任:現代沙皇到底有多富?

有些選舉,是無論你有沒有選票,還是你能不能投票,都已經知道賽果。近的自不用說,遠一點就有俄羅斯。昨天舉行的總統大選,普京「毫無懸念」勝出,將會領導戰鬥民族多走 6 年。作為「民選」總統,普京讓資產保持透明,而從公開的資料看來,他只是名頗為有錢的政客。不過實際上,這位將第 4 度出任總統的俄國話事人,有可能才是真正的全球首富。

意國選民的決擇:投廢票還是棄權票?

歐美兩地在本週日均有大事發生,戲迷關心奧斯卡獎項花落誰家,政經人士更著緊意大利大選結果。作為歐洲第 4 大經濟體,是次意國若有出人意表的選情,引發國內金融動盪,將為歐洲帶來新衝擊。但主宰國家甚至全歐命運的 10 萬名意國選民,有一大部分仍在反覆思量。他們猶疑的並非要投哪個政黨哪位候選人,而是該投廢票還是棄權才好。

【穆加貝辭職】非洲尚有多少個「王朝」?(下)

全球最老的統治者,穆加貝統治津巴布韋 37 年,終有完結一天。不過,將「總統」當作「王位」般傳承的非洲國家,其實不只津巴布韋。自 1990 年代,多黨選舉及和平的權力交接,在非洲逐漸普遍起來,部分國家元首卻是繼承父親之位上台,或正有計劃將權力移交予親兒。這種表面民主、實際世襲的「政治王朝」,在非洲除了津巴布韋 ,還有以下好幾個。

【穆加貝不是唯一】非洲尚有多少個「王朝」?(上)

37 年前,穆加貝從其父手上,繼承津巴布韋總統之位,便滿以為自己也可照辦煮碗,讓妻子接任其職。但是上周一場「政變」,不單令其好夢成空,甚至把他本人也趕下台。其實自 1990 年代,多黨選舉及和平的權力交接,在非洲逐漸普遍起來,不過部分國家元首,實及繼承父親之位,或正計劃將權力移交予親兒。這種表面民主、實際世襲的「政治王朝」,在非洲除了津巴布韋 ,還有這好幾個國家。

五毛橫行 30 國:「輸出中國模式」又一例證

眾所周知,中國網絡對外那道城牆愈發密不透風,對內和諧維穩則無孔不入,因而在國際非政府人權組織「自由之家」剛出爐的全球網絡自由調查,中國連續 3 年榮登榜首實在意料中事;然而最讓人吃驚的是,原來全球至少有 30 國利用五毛操縱網絡言論。調查顯示,全球處於不自由網絡的網民,比之自由網的,竟還多 13%。

日本大選以後:還會再增消費稅嗎?

日本周日舉行眾議院選舉,安倍晉三率領的自民黨大勝對手,取得超過 280 個議席,維持「安倍獨大」局面。外界相信,過去數季經濟均有增長,商界信心處於 10 年來最高水平,相信政府將會繼續推行「安倍經濟學」。只是,社會上反映「感受不到景氣轉強」之聲眾多,今後能否提升薪金水平等問題,亦有待當局解決。再者,國民甚至港人更為關注的是,消費稅能否如期在 2019 年 10 月實施。

現代社會過分倚賴精英?

精英政治(meritocracy)這把雙刃劍,自柏拉圖起已爭議不斷,一邊防範民主墮落為「多數暴政」,另一側卻有「1% 政治」之嫌。現代政府由選舉產生,因而造就一班「職業政客」,以專業之名代行議政。制度建基於人民對政府的信賴,然而綜觀歐美今日政壇,大眾對傳統精英的觀感普遍轉差,民粹乘勢抬頭,精英政治陷入信心危機。民眾固然覺得所託非人,但同時亦有聲音指,或者問題源於社會過分倚賴精英所致。

民主的條件(三):官民質素

「反對民主的最大因由,在你與街上一般選民閒談五分鐘就會明悟。」一句長久誤傳為邱吉爾名言,因而廣泛流傳。反對民主的理據要多少有多少,選民質素參差便是其一,亦是最難啟齒的理由之一。去年美國大選希拉莉批評杜林普支持者有一半為「一籃子可鄙之人」(a basket of deplorables),大西洋月刊便評論指「說法就算成立,對其選情依然不利」,可見選民地位神聖不可侵犯。然而有兩位美國政治學者敢冒不韙,直指選民抉擇不循理性,要為民主失敗負上責任,說法背後究竟有何理據?

黑客自白:入侵選舉比入侵 eBay 更易

20 出頭,做甚麼可月賺 10 萬美元?做黑客。Sergei Pavlovich 是活躍於 2000 年代早期東歐與俄羅斯數一數二的網絡黑客。黑客一向予人神秘的形象,甚少人清楚真實的黑客到底在想甚麼,現年 33 歲的 Pavlovich 早前接受莫斯科時報專訪便透露:入侵國家選舉隨時比入侵 eBay 容易。

普京的雙重西方政策

俄羅斯近年針對西方發起一連串政治角力,目的何在,外界揣測紛紜--在 Google 輸入「What does Putin want」,就搜尋到 1,500 萬個結果。誠然,普京本人再難以預計,也不可能懷抱那麼多願望,而就俄羅斯的西方政策來說,不少分析均指向一個解釋:普京一邊削弱西方,一邊與其合作,鞏固俄羅斯的地位之餘,同時要考慮普京的個人利益行事,因此俄羅斯既不會全面開火,亦不會停止對自由民主政體的攻擊。

看似必勝

“Any coward can fight a battle when he’s sure of winning; but give me the man who has pluck to fight when he’s sure of losing. That’s my way, sir; and there are many victories worse than a defeat.”

-George Eliot, British wri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