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材

|共22篇|

我們都是資本主義下的「麥樂雞」?

哪件事物最能代表現代社會?可能是電腦、互聯網或人手一台的智能手機。在著名食物經濟學家 Raj Patel 與紐約賓漢頓大學社會學教授 Jason Moore 合著的新作 A History of the World in Seven Cheap Things 之中,卻認為沒甚麼比一盒「麥樂雞」—— 雞塊(Chicken nugget)更能象徵資本主義與當代人的關係。

美製芝士想外銷?請先「改名換姓」

美國就各項入口產品徵收額外關稅,引發貿易爭議;歐盟甚至指責美國實行保護主義。不過,美國其實早已在貿易市場上吃過歐盟悶棍。美製芝士遭來自歐盟的另類保護限制 —— 禁止外國進口歐盟地區的芝士,冠以歐洲傳統芝士名稱。現在,這項規範正向其貿易夥伴擴展。有美製芝士公司表示,歐盟的限制使行情受阻:「顧客很難從新名字中,意識到它們其實是一模一樣的產品,令銷量增長緩慢。」

除草劑除了除草,還會改變粟米味道和養份?

對農民或打理農圃的人來說,耕種要面對兩大挑戰:除草和施肥。假如只是花園的小耕作,還可以用人手除草,但對於要打理偌大農地的農民來說,使用除草劑是方便實惠之選。有機耕作不使用人工除草劑,代價是降低產量。除草劑除了除草,近期的新研究便證實,農作物還為因此改變味道和營養價值,農作物不只有「量變」,還會因此「質變」。

與美洲探險家無關,番薯靠自己「殖民」世界?

自從哥倫布於 1492 年登陸美洲,其探險隊開始把番薯帶入歐洲,往後番薯亦從歐洲向外廣泛流傳。然而 18 世紀時,英國探險家庫克,於距離美洲超過 4,000 英里、太平洋上的玻里尼西亞群島上發現番薯。番薯的廣泛散佈使科學家大惑不解。雖說番薯早從哥倫布手上流傳,但在歐洲人到達這些偏遠的島嶼前,是誰把它帶到當地?剛發表於科學期刊「當代生物學」的研究,透過分析番薯的基因,得出一項引起爭議的結論 —— 一切與人無尤。早在人類以前,番薯已靠著自己「走遍」全球。

Impossible Burger:有肉味但無肉的植物製漢堡扒

說到頂級牛肉,自然是人間美味。但要生產牛肉,卻難免危害地球。研究指出,肉食是溫室氣體排放的一大源頭,生產過程也耗費大量的水和土地。有些人從此棄肉,更多人卻捨不得。其實要令環境與美食共存,並非不可能的事。美國食品科技公司 Impossible Foods「種出」的牛肉,百分百純植物製造,卻有真肉的色香味,連餐廳員工亦難辨真偽。如此神奇的漢堡扒,現在更可於香港吃到。

法國如何打擊浪費食物?

食法國菜,不一定是奢華浪費。日前,法國駐香港及澳門總領事館推出「好味法蘭西」首個公眾活動,與油街實現的「盛食當灶」實驗計劃合辦「惜食法蘭西五十人宴」,請來 Le Bistro Winebeast 主廚 Johan Ducroquet,利用社區剩材炮製法式午膳,讓街坊品嚐佳餚,並呼籲珍惜食物。事實上,法國近年積極推動食物回收,提高公眾對食品消費的關注,甚至成為首個以立法來減少浪費食物的國家。

「雞有雞味」—— 原來是調出來的?

常言道:「食雞有雞味」聽起來好像是一句廢話,但事實上我們不難聽見老一輩常說吃不回以往的味道,不是他們味覺已變差,而是當食物沒有其該有的味道時,食品商、餐廳乃至一般家庭都會以調味料提升鮮味,雞味的缺失就由人工調味料取替。雞味會流失也是因生產方犧牲了食品的味道和營養,只為追上食品的生產速度與產量,乏味自然再加入調味料,久而久之,形成了惡性循環。

Gloria Chung:海葡萄 —— 可能是世界上最便宜的補品

位於沖繩南部系滿市的海ん道,於 20 年前開始人工養殖海葡萄。很多人不知道海葡萄到底是蔬菜還是水果,實情是海葡萄屬於沖繩海藻類,它的鈣含量較是牛奶的 5 倍,當中的鉀亦有助人體排除多餘的鹽分,是沖繩健康的食材,亦是當地人長壽的秘密之一,又有綠色魚子醬之稱。

基因編輯能解救糧食危機?

最新研究指出,假如全球溫度上升多攝氏 2 度,世上超過 4 分之 1 的土地將會面臨永久乾旱。此外,全球暖化亦加快了植物疾病和感染的擴散速度。而據德國波恩大學發展研究中心的預算,到了 2050 年,全球糧食產量或會減少超過 20%,但與此同時,全球人口將在同年增至 98 億。為迴避氣候引致的糧食危機,現時生產和分配糧食的方式,需要適應環境的轉變。而對農作物進行基因編輯,加強彈性之餘,還能提高產量。這項嶄新技術是否能為人類未來帶來希望?

新年伊始,為何要吃這幾道菜?

新年伊始,不同國家地區都有各自的傳統食物,以圖個好意頭,並帶著對新一年的祝福。不過,年復一年,所藏訊息的典故,大都經過美化和重新包裝,源起之說已不是每個人都記得。時代更替,適逢時節的一碗麵一盤豆,儘管離不開人們對財富、壽命和運氣的奢望,卻應知盤中餐,都混和了無數故人生不逢時的感嘆。

胡椒:來自天堂的萬靈藥

胡椒源於古印度。古羅馬人視胡椒為萬靈藥,止痛食胡椒,遭毒蛇咬食胡椒,傷風咳嗽發燒食胡椒。當時的著名希臘醫學家迪奧科里斯(Dioscorides)曾說,胡椒的美德在於令人體發熱、產生水分,令人決心驅除視野中的黑暗物。迪奧科里斯這番名言和種種胡椒藥方,在民間一直流傳到中世紀。當時在歐洲,胡椒不止是藥,是神物也是寶物。

美國牛大隻了,牛扒卻變薄了?

過去數十年來,美國的政策制定者、學術研究人員和工業科學家,致力讓肉牛的體型增磅升級。但弔詭的是,肉牛變大變壯後,餐廳及商戶提供的牛扒,卻比以前要薄。農業經濟學家 Josh Maples 批評:「大家去買牛扒時,心裡自有標準,牛扒的大小厚薄該是怎樣。若你將牛扒切薄或切半,對很多人來說,這會損害他們的進食體驗。」那麼為何美國牛扒會稍為變薄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