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廳

|共37篇|

石 Sir:港式餐在倫敦

早前我在網上談起在家做港式菜,提到突然想吃茶餐廳食品。有朋友說倫敦有著名的「龍記港式茶餐廳」,我特此到倫敦市中心尋訪,卻發現原來龍記已結業了。唐人街一帶其實還有標榜港式的餐館,但菜單上卻實在沒有幾多港式茶餐之寶。石 Sir 無奈,唯有在家多炒幾次港式豬扒意粉以祭饑腸。

Gloria Chung:割烹 —— 多快好省的大阪精神

好久沒有去大阪了,聽說現在中國人多過日本人,旅遊業興旺,有人滿之患,服務生都愈來愈晦氣。因為這些傳聞,我也沒有刻意再到訪。上個月走了一趟,果然,心齋橋和道頓堀,都水洩不通,簡直有尖沙咀廣東道的感覺。不過,無論在市中心,還是近郊,大阪還是有些抖氣位。服務生當然沒有鄉下的日本人那麼熱情,但是基本的和式禮貌,溫度還是剛剛好。

綠色和平:走塑實錄 —— 走塑達人、食堂與社區

灣仔一間咖啡店甚至推出自備杯 10 元優惠,店長曾在不同的咖啡店工作,試過提供 2 元、3 元的優惠,但覺得反應不算大。因此,為了改變顧客的消費行為,她決定一口氣將優惠提升至 10 元,而且這提議更得到老闆的支持和響應。結果優惠推出至今,幾乎 9 成顧客都自備杯,成效斐然。

Gloria Chung:澳門如何成為真正的美食之都

過去的週末,我去了澳門一趟,主要是為了澳門國際美食論壇。這個活動在南灣雅文湖畔舉行,台上有各國廚師表演廚藝,台下有十多個美食檔攤,市民只需要讚好澳門官方旅遊局的微博,以及玩遊戲就可以獲得美食券,用來換取食物,所以基本上是免費的。老實說,這類型的活動,幾乎每隔兩個月就在澳門舉行,我相信在香港也不乏同類型的,不過身在其中採訪兩天,我有幾個觀察和想法,也許能解釋一下為甚麼澳門雖然這麼小,但是能有與香港在美食界爭一席位的能耐。

綠色和平:唐寧化身環保女神 見證走塑餐廳力量

唐寧近年致力推廣環保訊息,數年前開始更成為素食者,為地球出一分力。除了茹素,她亦身體力行走塑。她最近與綠色和平合作,走訪長沙灣的走塑食堂,更自編自導自演,一手一腳包辦剪接製作短片,向市民表達「走塑一啲都唔難」的訊息。

Burger King 的夢想餐廳

在美國,幾乎事無大小都有 A 餐 B 餐予人選擇。不支持民主黨可以投共和黨、不愛 DC 可以看 Marvel。不喜歡麥當勞的漢堡飽,還有漢堡王…… 但漢堡王還足以與麥當勞相提並論嗎,抑或早已落於時代?儘管近日漢堡王母公司正積極宣傳其「明日漢堡王(Burger King of Tomorrow)」大計,但比起美國國內其他快餐集團,漢堡王的餐飲改進計劃早已落後於人。

Gloria Chung:我是士紳化的共犯嗎?為甚麼我不再吃 $100 的牛油果多士

最令我自己氣憤的是我一直十分喜歡這類型的餐廳、活動、食物,是否代表我一直是士紳化的共犯呢?有沒有因為我喜歡去咖啡店,附近的茶餐廳因此生意減少?有沒有因為手工啤酒酒吧太受歡迎,地產商加租,令周邊的文具舖五金舖都幹不下去?我想起屋企附近明明有 3 間中學、1 間小學,但只有一家 100 呎的文具店,餐廳卻佈滿一街。

動動腦筋,讓員工老闆全贏的 4 天工作制

餐飲業長時間工作,工時不固定,而且需要體力勞動,經年累月令廚師身體不勝負荷,更甚是犧牲了陪伴家人的時間,香港有些餐廳就寧願沒有晚市,令員工可以早點回家。英國新一代廚師亦正追求打破舊有工作環境,用 4 天工作制令工作及生活得到平衡。

綠色和平:尋找走塑食堂

都市人一日三餐,難免要外出用膳,不難想像即棄塑膠消耗量有多高!不少支持走塑的市民也分享,曾要求食肆走塑膠,或自備器皿去買外賣,也不是百戰百勝。市民往往要避開繁忙時間,否則很容易招來一種「咁麻煩」的眼神。相反,去過某些小店吃一頓晚餐,全程用不著一件即棄塑膠餐具,即便冷飲也可以提供不鏽鋼飲管,甚至直接不提供飲管。這樣一頓飯吃下來,安心又安樂。但回想起來,使用可以洗滌重用的餐具,本來是最基本的事吧。

Moyashi:口腹之欲的等價交換

排隊等食飯某程度是時間與金錢的妥協,也是資本的互換。高級餐廳有機會早一年已滿預約,但不會讓人在門外排隊。他們一方面知道自己的顧客不會願意在門外風吹雨打幾個小時,另一方面也不想建立這種形象。普通人用時間省錢,有錢人用錢買時間。如果有錢,有多少人還會去排隊?

Moyashi:快閃飲杯

看過最過分的是某連鎖餐廳的「30 分鐘酒水放題套餐」,網上文章推薦食法是:屁股碰到椅子之前先點一杯生啤,然後一口乾掉,接下來的 29 分鐘還可以吞下兩至三杯,最後才慢慢吃套餐的食物。原則上就是用盡 30 分鐘的時間,喝下最多的酒精。酒好不好喝?Who cares?「快閃飲杯」講究的只是在短時間內,以便宜的價錢,喝下最多的酒水,與香港人食自助餐的哲學有異曲同工之妙。

菲律賓快餐王 Jollibee,五年內挑戰麥當勞和肯德基?

吃慣了麥當勞和肯德基,在營養不良的連鎖快餐選擇中,偶然都想嘗試新口味。但哈迪斯早已不再,漢堡王又不是隨處相見,你可會想起 Jollibee(快樂蜂)?來自菲律賓的連鎖快餐店 Jollibee,在香港或只是少眾之選,但其實在菲律賓本國,該公司的銷售額遠遠超過所有連鎖快餐店對手,包括全球最大的麥當勞和肯德基。公司創辦人兼董事長 Tony Tan Caktiong 重申,他的目標是將 Jollibee 業務擴張到東南亞、中國、美國和歐洲等發達國家,並希望在五年內讓 Jollibee 躋身全球五大連鎖快餐店品牌。

想食客放下手機,擺個鐵盒就得?

智能電話出現至今,很多人已經意識到自己機不離手的問題,然而實際要解決上癮的問題,卻極少人做到。在紐約東村的餐廳 Hearth,老闆 Marco Canora 加入一件小工具,希望人們能夠放下手機,好好享用自己的食物,以及和進餐的人交流。但你萬萬猜不到,那件小工具只是一個鐵盒。

消費心理學:罐不如杯,容器影響味道(還有售價)

「支飲管有咁粗得咁粗、冰有咁大舊放咁大舊、杯汽水咪啅一聲飲完買過第二杯囉。」電影「食神」的對白,或多或少體現了現實的餐飲管理策略。除了飲管可下功夫,假如客人點了飲品,餐廳老闆還應該考慮用甚麼器皿呈上飲品:用杯、用樽、還是直接遞上鋁罐?客人會因此願意消費更多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