駕駛

|共5篇|

Moyashi:老人與車

當腦袋退化,無法作出合理的判斷和反應時,就失去駕駛的權利。理由很簡單,也容易理解,因為會危害其他道路使用者。由於潛在的交通意外風險,直接涉及人命,很難反對剝奪這項權利。但同時間有人會問,其他權利又如何?患老人痴呆的應不應該擁有投票權?

壞孩子.新世界:美式飛車黨的沒落

曾幾何時,飛車黨是讓美國政府深感頭痛的青少年問題。一紙駕駛執照,亦意味著從童年過渡到獨立自主的成年人,需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更有著長大成人的象徵意義。不過,時至今日,一切情況都變得不同,美國青少年的整體潮流已變了樣。上一代熱愛飛車或研究古董跑車的美國人,或無法理解新一代何以對瘋魔他們少年時的汽車提不起興趣。

忘我的駕駛態度,不是只有司機一人

在九巴意外,涉及危險駕駛的,理應不只司機。一家巨型專利交通運輸公司,就如一輛載滿乘客的雙層大巴,無止盡衝成本下限的紅燈,其實也屬危險駕駛。九巴 2015 年及 2016 年均錄得巨額盈餘,當然可喜可賀,但如果從整個都市的安危考量,則未必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