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胎

|共11篇|

李衍蒨:沒有被遺忘的徒安嬰兒

在愛爾蘭徒安市(Tuam)的一個聖母瑪麗亞的雕像前,放著很多善眾送來的花及毛公仔。如果不知情的,必定會以為是信徒奉獻給聖母的。但如果對徒安過去的歷史有點了解,就會知道這些都是送給以前位於同址的未婚媽媽收容所。這些未婚媽媽當時是被視為「墮落的女人」。

多國熱議墮胎,天主教勢力退潮了?

近年天主教國家接二連三討論墮胎合法化的議題,愛爾蘭在今年 5 月通過墮胎合法化,類似議案在阿根廷國會卻遭否決,但支持女性墮胎權的社運力量仍然旺盛,相關議題在巴西和智利同樣鬧得熱烘烘。大家想當然覺得,連串事件標誌著天主教勢力退潮,但研究拉丁美洲的學者 Amy Erica Smith 有另類觀察,她發現天主教國家忽然熱議墮胎問題其實另有原因。

【公投以後】唯一反墮胎的郡,沒有青年人的城

上星期五,66.4% 的愛爾蘭選民支持廢除憲法第八修正案,正式向這條嚴禁墮胎的法例說不。全球媒體報道這個壓倒性的公投結果,形容是次為歷史性創舉。但在全國最北的多尼戈爾郡(Donegal),難見歡呼振奮的場面。只因唯獨在這選區,大多數選民投下反對票,堅拒墮胎合法化。表面看來,這個「與眾不同」的投票結果,突顯當地的民風保守,卻沒想到,竟也反映了城鄉發展問題。

30 多年的「道德內戰」:愛爾蘭墮胎公投

今年的 5 月 25 日,將會決定數十萬名愛爾蘭女性的命運。當天這個天主教國家會以公投形式,決定是否廢除憲法第八修正案 —— 該條文規定,未出生的胎兒與其母親擁有同等的生命權,婦女只有在性命受到威脅時,方能合法終止懷孕,違者最高可被判入獄 14 年。正方宣揚「同情」、「關懷」與「改變」,反方呼籲「愛孩子」、「拯救生命」和「拒絕持牌殺人」。惟臨近投票時刻,民意仍有巨大分歧,在道德、自由與宗教之間,激辯從上世紀持續至今。

保守南韓,墮胎仍是禁忌?

墮胎議題充滿爭議,各地社會文化背景有別,更令各國制定相關法律時,需要面對不同訴求。繼杜林普本月中直播支持反墮胎遊行的演講、波蘭民眾上街爭取相對寬鬆的墮胎法案外,韓國女性亦發起聯署,要求政府廢除實施多年的反墮胎法。有人認為,現行的墮胎法例嚴格,並包含輕視女性的思想,同時為選擇墮胎的女士帶來罪惡感。而藉著左翼總統文在寅上台執政,是次聯署,正好考驗總統是否願意尊重女性的個人選擇。

教廷喜事:最開明的慈悲禧年

最近天主教教會有兩件大事:教宗方濟各日前宣布無限期延長神父赦免墮胎罪的權力,被稱為驚喜教宗,他選擇在杜林普勝選總統後才公布,背後的用意惹起大眾臆測。同時間盧旺達天主教在教主宣布「慈悲禧年」結束前夕,公開為曾參與盧旺達種族滅絕的教會人士的行為道歉。

續寫六十年代的性革命

今天人類繁衍後代的最主流方法是:找到真愛、結婚、行房,然後生子;就像在 1960 年代的性革命之前,「避孕」還未成為女性自我保護的基本措施的時候,利用(或被利用)自然賦予的繁殖能力,都是理所當然的事。不過,美國 startup 「Prelude Fertility」卻狂言要將人類繁殖後代的任務與性行為脫鉤,這會是性革命的延續嗎?

由墮胎到育嬰 扭曲的中國計生幹部

中國的一孩政策推行 35 年,後遺症不斷浮現,不僅男女比例嚴重失衡,更導致人口老化,社福負擔沉重,勞動力嚴重不足,中央於是改變策略,今年起從「一孩」變「兩孩」,由過去「打出來,墮出來,流出來,就是不能生下來!」,變成如今「懷上來,生出來,養起來,就是不能打下來!」。而一批計劃生育幹部,亦由「致力消除」多出來的下一代,變成「栽培照顧」極珍貴的下一代。

墮胎藥:還子宮政治中立

2000 年,當墮胎藥「米非司酮」( Mifepristone)合法化時,普遍以為美國墮胎爭議即將成為歷史。相對於墮胎手術,「藥用流產」安全、方便而隱私,爭議隨之較少,理論上能夠還女性的子宮一個選擇權。不過,只需看日前杜林普揚言「女性墮胎應受懲罰」,就知美國女人依然身不由己--連科學也敵不過美國人將子宮政治化的決心?

在這裡,無神論是死罪

在不少伊斯蘭國度,政教不只合一,而且宗教至上,「妄議宗教」可被視為褻瀆,輕則體罰,重則處以公開斬首。例如,沙特月前判處一名於 Twitter 宣揚無神論的人監禁 10 年,鞭刑 2000 下。致命風險亦來自民間私刑:孟加拉三名無神論 blogger 公開質疑宗教後遇害等等。在以下 13 個伊斯蘭國家,無神論者隨時遭處極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