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共22篇|

綠色和平:逢節一定要送禮嗎?

剛過去的父親節,你送了甚麼禮物給爸爸?每逢過節,不論在商場、電視、社交媒體,都會收到海量的「孝順必備」、「送禮佳品」、「買一送一」等促銷廣告,鋪天蓋地宣傳及洗版。香港有近七成人多以送禮表達心意,而且逾六成人受社交媒體影響觸發購物慾,節日期間 Facebook 高互動率的貼文竟有逾半是促銷廣告。

紅眼:打廣告都要講時機

古有燕國少年,今日則有中國翻拍的「深夜食堂」。由中國男星黃磊主演,改編自經典日劇「深夜食堂」的同名電視劇,六月在中國開播。兩劇豈只名字一樣,中國版幾乎是照板煮碗,將日劇的角色和場景再拍一遍,黃磊的造型甚至完全抄足日劇版的小林薰,山寨味極濃。

摩通的啟示:網上廣告,貴精不貴多

曾幾何時,摩根大通也相信,在網絡世界打廣告,最好是漁翁撒網,不怕你看到厭,最怕你看不見。那時候,每月出現摩通廣告的網站多達 40 萬個,惟不少濫竽充數。部分是假新聞網站,有些附帶廣告的影片亦富爭議性。摩通只好放棄自動化,派人精挑細選,將發放廣告的網站減至 5,000 個。神奇的是,廣告的曝光率下跌甚微。

「假聞業經濟」:Facebook 能杜絕嗎?

或許你在網上看過,「FBI 探員調查電郵門期間身亡 疑被佈局成自殺」的報道,而你不知道 Jestin Coler 是誰。沒關係,你只需知道報道純屬虛構,而幕後黑手正是這位 Coler。在網上,他是「非資訊媒體」(Disinfomedia)的創辦人兼 CEO,管理多個偽新聞網站及廿多名「作家」,當中一人就在名為「Denver Guardian」的假網捏造,不要看少該篇「假聞」,10 天取得 160 萬次點擊率,是「假聞業經濟」的經典案例。

梁迪倫:台灣年輕人如何看待創意,香港又如何?

今早看了一個「台灣大學生呼喊最想見的名人」人氣票選,第一名是林俊傑,第二名是蔡依林。當你以為台灣年輕人想見的 Top 10 都會是明星的時候,你會發現從第五名開始,那些人都不是明星,而是在各個界別有傑出成就、創意和在業界形成革命之風的創意巨人。

江皓昕:The Hire——十五年後,繼續頭搖又尾擺

一輛 BMW,一個司機,付錢,約定時間內,司機總能夠把乘客安全送到目的地。不論你是普通乘客,抑或是被警察追捕的銀行劫匪,上車前,下車後,司機都不會理會——這乍聽是洛比桑的 The Transporter,洛比桑卻曾在不止一次的訪問中指出,這意念實際上來自曾幾何時 BMW 所拍攝的一系列行銷短片 The Hire。

紙媒萎縮:不靠廣告靠甚麼?

全球報業早已步入寒冬。美國三大報業集團(Gannett、McClatchy、Tronc)在 2016 最新季度的廣告收益都錄得雙位數跌幅。美國報章整體廣告收益亦由 2000 年時的 600 億美元減少至 200 億美元,跌回 1950 年水平。收入萎縮,報章唯有轉型為一種「新」的營收模式。

報告隊長,喵星人佔領地鐵!喵~~

香港地鐵廣告密集,不過真係悶死人,唔係豐胸,就係美白,雪肌豐乳多到令視覺麻木。英國地鐵站的廣告版本來也是借貸、消費廣告密佈,不過最近因為一名為 CATS(Citizens Advertising Takeover Service)的項目,讓地鐵站全面給喵星人佔領!貓奴們到倫敦,又多了一個新的打咭地點。

紅眼:三分鐘神射手

廣告這回事,有時真有點超乎常人想像,愈不合理,反而愈是有趣。前陣子收到杜蕾斯的新聞稿,未打開 email 時已覺驚奇,杜蕾斯都要請 PR 公司做宣傳?原來是杜蕾斯與牛仔褲潮牌 Evisu 的聯乘產品,出門走到便利店都會見到。兩星期之後,這次甚至是打開 facebook 便見到岡本的新廣告。杜蕾斯找 Evisu,岡本卻找「鹹蛋超人」來聯乘?

無痕上網,仍能偷窺你的網絡行蹤

要安全上網,不留痕跡,以為使用瀏覽器的「無痕式視窗」,或完事後清除 cookies 就一了百了?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發表的研究就揭示,這些小把戲不足以讓你遁跡於網絡,因透過監察裝置的電池狀態、瀏覽器的字型組合等特徵,仍然可追蹤網絡行蹤,例如最終仍可投其所好,向目標提供特定廣告。

江皓昕:「夏之一冊」——閱讀吧!世界會變得不一樣

也許你不需要懂日文,也不需要理解她的獨白在說甚麼,只要看見飾演大學生的蒼井優,拿著村上龍的「69」在校園裡走來步去,在陽光和樹影下發呆,你就會下意識要跑去書店,也買一本「69」的文庫本來裝文青。

Chester Ho:從來都沒有的網絡私隱

美國有大學教授懷疑 Facebook 會監聽用戶生活,並分析資料推送廣告。類似的懷疑時有聽聞,Facebook 亦明確承認其手機應用能夠紀錄聲音,並重申早於 2014 年為美國用戶增設的功能,在張貼個人狀態的時候,可以開啟「聆聽」功能去辨認周圍環境的音樂、電視節目資訊。不過,Facebook 聲稱所得的資料並不會用於廣告推送,因為從統計數據已足以做到準確的廣告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