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共30篇|

【不再網紅】由 KOL 迎合市場起,KOL 就開始過時了

「KOL / 網紅」這個本應凡事平心而論、以事論事的「行業」,剛崛起時,也有過一段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風光日子。直到有 KOL 接廣告接到寧濫勿缺,不論所言所行一概「睇錢份上」,始露出馬腳,受眾看穿其商業本質,根本不是所謂「純分享」。於是當「如何活用 KOL 的力量」才剛成為行銷新課題時,研究已經發現 KOL 的號召力正逐漸退潮。

廣告應該給誰看:活於騙局的廣告業

傳統廣告當初出現時志在從普羅觀眾荷包吸金,隨著互聯網受歡迎程度超越紙媒電視,廣告商轉攻網上行銷;但它們敲竹槓的對象,竟也從零售消費者,轉移到向其落廣告的品牌公司。美國有調查公司揭發,大型廣告交易平台與空殼網站巧取豪奪騙取廣告播放機會,長期欺詐廣告費,受欺詐公司數目更在 100 家以上,包括大牌福特、迪士尼、莊生公司等等。

第一塊衛生巾:現代女性生活與廣告宣傳業的轉捩點

不少女人笑說來生希望做男人,原因是不用抵受月事之苦。畢竟每逢經期來襲,總會連帶各種痛楚,影響日常生活及個人衛生。然而,想歸想,月經來臨,也唯有注意個人衛生,準備好衛生巾,以免尷尬不便。即棄衛生巾其實是近代發明:1920 年代前,女人都要各自製作布料,所以當 Kotex 推出第一塊即棄衛生巾,立刻改變了現代女性的生活,並連帶廣告宣傳業一起迎來重要的轉捩點。

包大人:體育明星做公關

人類愛美本是自然,靚仔靚女模特兒或明星演員做商品代言人,必定非常吸睛,能增加消費者的購買或採用服務的意欲。近年運動員成為廣告界新寵兒,即使他們未必樣子標緻,但勝在面孔夠新鮮感、形象健康、負面新聞少,又可帶出勇於拚搏的精神,有助提升企業形象。不過,別以為運動員形象健康,做代言人一定「play safe」,採用運動員做代言人,還要留意幾項條件。

綠色和平:逢節一定要送禮嗎?

剛過去的父親節,你送了甚麼禮物給爸爸?每逢過節,不論在商場、電視、社交媒體,都會收到海量的「孝順必備」、「送禮佳品」、「買一送一」等促銷廣告,鋪天蓋地宣傳及洗版。香港有近七成人多以送禮表達心意,而且逾六成人受社交媒體影響觸發購物慾,節日期間 Facebook 高互動率的貼文竟有逾半是促銷廣告。

紅眼:打廣告都要講時機

古有燕國少年,今日則有中國翻拍的「深夜食堂」。由中國男星黃磊主演,改編自經典日劇「深夜食堂」的同名電視劇,六月在中國開播。兩劇豈只名字一樣,中國版幾乎是照板煮碗,將日劇的角色和場景再拍一遍,黃磊的造型甚至完全抄足日劇版的小林薰,山寨味極濃。

摩通的啟示:網上廣告,貴精不貴多

曾幾何時,摩根大通也相信,在網絡世界打廣告,最好是漁翁撒網,不怕你看到厭,最怕你看不見。那時候,每月出現摩通廣告的網站多達 40 萬個,惟不少濫竽充數。部分是假新聞網站,有些附帶廣告的影片亦富爭議性。摩通只好放棄自動化,派人精挑細選,將發放廣告的網站減至 5,000 個。神奇的是,廣告的曝光率下跌甚微。

「假聞業經濟」:Facebook 能杜絕嗎?

或許你在網上看過,「FBI 探員調查電郵門期間身亡 疑被佈局成自殺」的報道,而你不知道 Jestin Coler 是誰。沒關係,你只需知道報道純屬虛構,而幕後黑手正是這位 Coler。在網上,他是「非資訊媒體」(Disinfomedia)的創辦人兼 CEO,管理多個偽新聞網站及廿多名「作家」,當中一人就在名為「Denver Guardian」的假網捏造,不要看少該篇「假聞」,10 天取得 160 萬次點擊率,是「假聞業經濟」的經典案例。

梁迪倫:台灣年輕人如何看待創意,香港又如何?

今早看了一個「台灣大學生呼喊最想見的名人」人氣票選,第一名是林俊傑,第二名是蔡依林。當你以為台灣年輕人想見的 Top 10 都會是明星的時候,你會發現從第五名開始,那些人都不是明星,而是在各個界別有傑出成就、創意和在業界形成革命之風的創意巨人。

江皓昕:The Hire——十五年後,繼續頭搖又尾擺

一輛 BMW,一個司機,付錢,約定時間內,司機總能夠把乘客安全送到目的地。不論你是普通乘客,抑或是被警察追捕的銀行劫匪,上車前,下車後,司機都不會理會——這乍聽是洛比桑的 The Transporter,洛比桑卻曾在不止一次的訪問中指出,這意念實際上來自曾幾何時 BMW 所拍攝的一系列行銷短片 The Hire。

紙媒萎縮:不靠廣告靠甚麼?

全球報業早已步入寒冬。美國三大報業集團(Gannett、McClatchy、Tronc)在 2016 最新季度的廣告收益都錄得雙位數跌幅。美國報章整體廣告收益亦由 2000 年時的 600 億美元減少至 200 億美元,跌回 1950 年水平。收入萎縮,報章唯有轉型為一種「新」的營收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