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美

|共30篇|

廖康宇:行人專用區殺無赦(上)

以文化政策角度,行人專用區的問題不在於表演項目本身,而是在於部分歌舞表演者以「生人霸死地」、使用大型音響,甚至向黑社會交保護費等方法,令其他表演者無法公平地使用公共空間,造成資源運用的不公義。行人專用區的表演亦由以往百花齊放,逐漸趨向單一、大堆頭、互相鬥大聲,劣幣驅逐良幣。如果各方自律,表演者與觀眾、居民之間互相尊重,行人專用區本應是香港社會珍貴的藝術資源。

唐明:紳士只是一個傳說

直到維多利亞時代之前,紳士一直是作威作福,紈褲子弟的代詞,此一現象在18世紀末、19 世紀初的攝政時代(The Age of the Regency)到達巔峰,英文「Toff」這個字,可以說盡顯平民對於紳士的蔑視:他們只是一群四體不勤,五穀不分,花天酒地,還打扮得娘娘腔,戴假髮貼假痣,塗脂抹粉的一群公子哥兒。

解構戀物:達爾文的鬍子、濕疹與進化論

時尚雜誌不時都會撰文教導男士如何打理自己的鬍子,讓少男洗脫稚嫩,加添幾分成熟和瀟灑。面孔上濃密旺盛的毛髮,是男性魅力的象徵。然而,吊詭之處在於體毛和魅力兩者之間的連結,是人類的生物天性嗎?抑或,只是上流人士為樹立時尚而費神姿整?關鍵人物是達爾文 —— 那個歷史上最能以一把大鬍子讓後世銘記的生物學家。因為鬍子與男性魅力的曖昧關係,很可能是其進化論的附加內容。

青少年化妝潮流的商機和危機

令少女感到壓力的還有社交媒體的回應,如今她們衡量人生成敗的標準,不是做成了甚麼,而是獲得了多少 Like。讚好變成了一種競賽,對她們的自信有決定性影響,有學者認為,這一代年輕人最怕上鏡不夠完美,而為數不少的網上化妝教學課程等都加劇了她們對於上鏡的沉迷。

【有答案嗎】神明皮膚是黑還是白?

長久以來,印度社會彌漫著一股崇白的風氣,以淺膚色為尊貴代表,膚色愈白,則血統愈優良,就連宗教神祇的顏面,於後世都塗得愈來愈白,彰顯地位神聖。不過,在近年的膚色歧視爭議中,一眾著名神祇的形象也逐漸得以回溯。名為 Dark is Divine 的計劃,就聘請了一批擁有黝黑皮膚的模特兒,讓他們模仿各種印度神祗。「當我們環視四周,99.99% 的情況下都只會見到淺膚色的神。我的皮膚是深色的,我所有的朋友也是深色的。我們如何把自身連結到這些白色的神祗?」

保持牙齒潔白,不等於健康

受廣告、雜誌和電影上的明星效應影響,閃亮的白牙不但乾淨好看,而且形象健康。不過,觀感上的討好並不代表牙齒狀況真的良好,形象健康與牙齒的實際健康是兩碼子的事情。牙齒有漬,未必代表健康異常,甚至有研究認為,兒童乳齒上的黑色齒漬,其實有護齒作用。

唐明:人醜衣服更醜

因為羽絨服平白造成了個人空間的突然膨脹,穿羽絨的人有沒有想過擠地鐵、搭電梯的問題?就是因為自私的你們穿了羽絨服,本來可以站 15 個人的空間,現在只能打個七折?如果冬天的時候經常造成地鐵慢駛,路面擠塞,上班遲到等經濟效益損失,別忘了,羽絨服其實難逃干係。

陶傑:不忘初心說著褸

甚麼叫 Decency?其實很難定義。有諸內而形諸外,內在的修養,述於外表,自然散發出來的一層「光彩」(Aura),而不是權力賦予的光環,就叫做 Decency。身為世界公民,要時時注意 Decency。出外旅行,去不同的國家,須配襯不同的表著。例如去到法國北部的城市聖馬羅,看見周圍的建築物是灰黃的磚石,則不可穿著大紅大綠的廣場大媽式衣裝。

紅眼:你老竇才不會買的 Dad Shoes

Dad Shoes 大行其道,還成為 2017 年潮鞋的代名詞,Raf Simons、Balenciaga、LV、Gucci 以至風頭躉 Kanye West,都爭相推出這些又笨又蠢又過時兼老土的球鞋,如今,從時裝秀到潮流達人的 IG 以及狗仔隊拍到的明星街頭照,都會見到一系列 Dad Shoes 的存在,愈出愈醜,也愈醜愈貴。讓我退一萬步去想,都想不明白,真的有人會打從心底覺得「這些」鞋好看?明知有醜鞋,偏穿醜鞋行,背後或者充滿著商業計算。一線奢侈品牌的行銷方向也明顯地放棄了大路好看的款式,專攻醜之美學。Dad Shoes 所象徵的那種醜和舊,其實是偽裝的醜和假的復古,一個憑空捏造的美學概念。

唐明:鬍子是個大問題

鬍子長短大小,有沒有那麼重要呢?答案顯而易見,鬍子反映的是一個時代的男性審美價值觀。我們現在很少看到男人留小鬍子,(好像絡腮鬍更為常見)如果閣下不是像波洛這樣養尊處優,對衣著和外表格外講究,每天像貴婦一樣至少有兩個小時的奢侈打理自己的一張臉,留小鬍子完全是自找麻煩。

唐明:中國君子比紳士差了一點點

「君子可欺以其方」,忠實誠信是君子的必要條件,因此君子都符合老實人的條件,曾國藩生來也是個典型的老實人,甚至天資十分平庸。但「老實」絕不等於愚昧,也不可以一成不變,必須不斷升呢 —— 但不是變成狡猾奸詐,而是將老實修煉成渾厚、大度、博實,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就是「忠信篤敬」。曾國藩的神奇,在於很多老生常談的道理到了他身上:甚麼笨鳥先飛、將勤補拙、大器晚成、愚公移山,居然都是真的。

唐明:紳士男色的全線崩潰

紳士最大的過人之處是克制自我,本能反應、當下感受、一時情緒,都不可衝破理智的堤壩,冷靜從容的風度,就是他們閃亮的盔甲,這並不代表他們都是無情的自了漢,或反人類的精神變態,壓抑情感是為免有損體面,即使心裡翻江倒海,腦內五雷轟頂,一切愛恨悲愁,頂多像一顆小草那樣從岩石的夾縫裡掙扎冒出,怎可七情上面,還當著別人面,喝醉了酒哭鼻子?

為何有動物又醜又可愛?

日本人酷愛大王具足蟲,真心覺得「很萌」,為牠製作大量周邊商品(例如攬枕),但台灣人只覺「有病」。弔詭的是,日本人也覺得這種深海節肢動物相當噁心,卻又不自禁被吸引,他們將矛盾心理稱之為「キモ可愛い」(キモい即噁心,「気持ち悪い」的撮寫)。看到醜樣動物心生憐愛,究竟是出於甚麼邏輯?

美感要從小培養:把教科書重新設計

日前,「香港設計之父」石漢瑞(Henry Steiner)受訪時狠批,當今香港多數設計猶如垃圾,客戶只求平價,設計師又視港人為小童,現況令人十分失望。相比香港,彼鄰的台灣已注視到設計的重要性。繼早前有總統蔡英文在競選時重用設計師聶永真,現在再有大學畢業生組成「美感細胞團隊」,掀起一場小學生教科書的「美感革命」,務求讓小孩子長大後有美的鑑賞能力。

唐明:Mandarin,一個過時品種

Mandarin 其實有點審美的意思,是「中式」的當然總稱,但凡甚麼黃花梨木的明式傢俱,龍紋或雲紋御製水洗,琉璃廠古玩店,茶館裡聽評書吃點心的消遣,如果有必要翻譯成英文,加上一個 Mandarin 的前綴,可能更易於對方理解——Well,也需要看對方是甚麼人。